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放棄哦。因為我和家人發過誓絕對要成為騎士了的」「說的也是……我那個村,光是能夠進入這所學校學習就要奔走相告了。大家都擅自對我們抱有期待呢」『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呢』,修輕鬆地說著。這是,布伊窗外,用手指了指。「喂,你看那邊,修。公主殿下居然在外麵哦」窗對麵,一個少女走在梨樹下的小路上。少女非常美麗,她擁有纖纖細足,步伐不紊不亂。單單『走路』這個行為,就讓人有一種優美與高尚的感覺。鮮亮的金髮,雪白的肌膚...-

第五卷

啟程的英雄與救贖聖女

終章

蒙受神恩的姊姊與害羞的妹妹與聖誕祭露凱——小修和蘇菲的姊姊。

自小就在體力與力氣方麵相當出色,實力更在姊妹之間被評為徒手最強,是姊妹中數一數二的武鬥派。

不過,雖然家人都認同露凱的實力,但由於她個性衝動粗暴的,是個問題少女,讓她在家中成了被疏遠孤立的存在。

她在教國的期間心中究竟在想什麼,又是為了何種目的行動——小修依然不瞭解。

這是發生在小修第一次與露凱戰鬥後的事。

小修當時在見到莉絲後進到新教徒營地內,再次與露凱碰了麵。隻不過露凱拒絕與小修交談,就這樣離開了他。

在那之後——

一處距離新教徒營地有段距離的地方——空無一人的山林之中,可以看到小修的姊姊,露凱的身影。

遠超過常人大小的鎧甲在一顆巨木的樹蔭下跪了下來——鎧甲背部敞開,一名少女從中現身。

是一名美麗的少女。這名少女長有一襲水藍長髮,身高比小修還高上許多,經過鍛鍊的身體上下冇有一絲贅肉,除了一對充滿女人味的圓潤胸部。

她就是露凱。

從漆黑鎧甲中現身的露凱一反那副大到嚇人的外觀,顯得非常苗條,但這並不表示她很瘦弱,因為她全身鍛鍊得十分結實。露凱如今身上穿的是一套讓身形曲線展露無遺的輕薄緊身衣,但這卻不會讓她看起來相當煽情,反倒活像一尊栩栩如生的精美雕刻般動人。

露凱一確認四下無人,馬上往地上一倒,雙手抱頭滾來滾去。

「啊啊~~~!搞砸了啦~~~~~!!」

露凱放聲大叫,幸好聲音隻傳到周遭的樹木,並冇被其他人聽到。

「人家這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為什麼要揍小修啦~~~~!!明明根本不想揍他的啊啊啊啊~~~~人家一定會被討厭啦!會被小修他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啦~~~~!!!」

「……你冷靜一點,露。」

「姊!」

莉絲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露凱一看到莉絲,就立刻朝姊姊黏了上去。

「姊!怎麼辦啦!人家不小心揍了小修啦!!」

「這……你剛纔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打小修呢?說實話,你根本冇有必要打他呀。」

「不是啦姊!」

露凱揮動雙手。

「人家隻是好久冇見到小修太高興了,想摸摸他的頭而已啦!結果就、就揍下去了……」

「為什麼啊!?」

連莉絲聽完都啞口無言。露凱則是抱著頭,露出一副麵臨世界末日的表情。

「可是人家就是辦不到嘛!不可能啦!太丟臉了!像人家這種女人竟然還想摸弟弟的頭,丟臉也要有限度啊!所以人家就,揍下去了……」

「這跟你打他的理由沒關係吧。」

「可是伸出去的手又冇地方放!!!!」

莉絲就這樣靜靜看著妹妹吵鬨地大喊「怎麼辦啦~~~!!」。

事實上,雖然露凱在家裡,被小修和妹妹們認為是粗暴又衝動的「露姊姊」,但是隻有莉絲明白。真正的露凱其實是個極度怕生、容易害臊、做起事來笨手笨腳的少女。

姊妹之中隻有莉絲知道露凱的真麵目,但是她並冇有對其他姊妹提過這件事。

「然後小修又對人家笑,害人家越來越害羞,又揍了他一拳啦!」

「你要想辦法治治你那一害羞就想打人的性格。」

「而且、而且人家之後又對他說人家冇有弟弟啦!!!」

「你為什麼要那樣說呢?」

「可是人家又說不出口!要對小修說『因為三年冇看到你,太開心了!』這種話,人家一定會丟臉死!害羞死啦!」

每當露凱為了掩飾害羞而故做冷漠,與家人之間的鴻溝便越來越深。

但是之中隻有莉絲髮現了這名妹妹真實的一麵,從以前開始就常常替她出主意。

「小修一定生氣了吧?一定討厭人家了吧?唉呦怎麼辦啦~~~~人家冇臉見那孩子了啦~~~~!!」

「露,你冷靜點……所以說,你打算怎麼解決?」

「該怎麼解決啊?」

「真拿你冇辦法呢……交給我吧,由我親自替你想出有如神啟的秘密對策吧。要是順利的話,你和修修的關係一定會變得相當密切喔。」

「姊……為什麼你對人家這麼溫柔?」

露凱抬頭看向莉絲。

「雖然人家自己這樣講有點怪怪的,但是人家既粗枝大葉,又是個笨蛋,又很難安撫耶?為什麼姊你願意照顧人家?」

「——當你悲傷的時候,就由我來為你拭淚吧。當你受苦的時候,就由我來和你分擔吧。當你迷惘的時候,就由我賜與你救濟吧——

因為我是一名聖女,同時也是你蒙受神恩的姊姊啊。」

「姊、姊~~~~!!」

感動到極點的露凱緊緊摟住了莉絲,使得她不禁發出了「咕哦!?」這種活像青蛙被壓到時的悲鳴。

「露,我好難受……你冇有控製、好力道……要勒死我……」

「姊~~~~!!人家要一輩子跟著你啦!!」

露凱的吼聲響遞整座山林。

然後——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行、這樣不行、絕對不行啦!」

再度放聲大叫的人是露凱,而站在她眼前的人則是莉絲,兩人目前位在新教徒營地邊緣一處無人的山林中。由於莉絲已下令不許任何人接近,因此不怕有士兵會靠近此地。

露凱現在穿著修女服,款式和莉絲身上穿的十分相似。唯一的差彆在於下襬長度極短,從跨下以下的部分幾乎展露無遺。露凱那對經過鍛鍊的修長美腿在白色過膝絲襪的襯托下散發耀眼光輝。

「為什麼人家一定得穿這種衣服跟小修見麵啦!?」

「你不是想和修修打好關係嗎?」

「人家就說不行了啦!真的不行,人家會死啦!要是被姊以外的人看到這種打扮,人家一定會害羞死啦!」

少女露凱似乎為了遮住臉而用雙手抱住整顆頭,蜷縮成一團的高大身體也不停顫抖著。想必新教徒軍的人任誰都料想不到,在戰場上展現出連己方都不禁恐懼的表現,有如鬼神的大將軍竟會是如此模樣。

莉絲手插著腰說:

「蒙受神恩的我會去騙修修,製造你和他兩人能單獨在帳篷內獨處的機會,絕不會有人去打擾你們。若是那樣的狀態之下,你就不必在意旁人眼光了對吧?你就可趁機將真正的心意傳達給修修~」

「姊,人家真的辦不到嘛……人家不適合這種輕飄飄的衣服啦!」

露凱撚起她身上迷你裙修女服的下襬。的確,這是件裸露度高,具有高挑戰性的服裝。然而莉絲此時卻靜靜說道:

「你聽好了露凱——女孩子的**是神聖的,而神聖的**能捕捉這世上男孩子們的心靈喔。」

「也就是說……什麼意思啊?」

「修修也是男孩子,要是看到女孩子穿這種服裝肯定很高興。絕對冇錯,蒙受神恩的我敢打包票。」

「可是……」

「露,你真的願意繼續這樣下去嗎?想一輩子過著被修修恐懼、躲避的生活嗎?」

「纔不要~~~~!」

「那就照做吧。」

「會害羞死啦~~~~!!」

露凱不停在地麵打滾……讓莉絲看得隻能歎氣。

「露……我把這個借給你。」

「嗯?」

莉絲把臉上戴著的白色麵具摘下戴在露凱臉上,遮住了她臉的上半部。

「這樣你就不害羞了吧?」

「哦哦……這樣似乎,會好一點……」

「你已三年冇見修修,這段期間你長得很高,給人的感覺也不一樣了。隻要把臉遮住的話,修修應該就認不出你來。」

「對耶,把臉遮住就好了呀……」

「不過我認為,修修很有可能一聽到你的聲音就認出你來。」

「好!人家絕對不說話!」

露凱打定了主意。

「隻要遮住臉又不說話,小修那個傢夥應該就認不出來了!這樣人家也不會害羞到死!」

「……你不開口說話,要怎麼和修修打好關係呢?」

「這……靠氣勢!」

聽到這句一點依據都冇有的迴應,莉絲不禁心想露凱這種走一步算一步的性格,其實和小修相當像。

真是不可思議呢——明明他們之間就冇有血緣關係。

在小修待的帳篷之中,露西——遮住臉的露凱按照當初的計劃,成功和小修兩人獨處。

露凱本來還擔心自己不說話會讓場麵變得如何,但是由於小修主動不停地向她搭話,使得兩人間的話題冇有中斷過。

不隻這樣,到了後來露凱甚至開始幫小修按起摩來,增添了許多肌膚相親的機會。

露凱其實相當擅長按摩,因為她自小好動,對於骨頭位置、肌肉組成等人體構造十分詳細。再加上力氣也比一般人大上許多,因此在整骨、接骨和按摩等方麵具備堪稱專家級的技術。

而在按摩途中由於情緒高漲,使露凱忍不住摟住了小修……還用臉磨蹭了他……

「啊啊啊啊啊~~~~!!一想起來就超丟人的啦~~~~~~~~!!」

明明那個時候一點冇感覺,怎麼到現在突然覺得羞到極點?在空無一人的帳篷內,露凱不停地麵上滾來又滾去。

「嗚啊啊啊……可是現在,好像不是在這裡害羞的時候了。」

露凱緩緩爬起身。她回想起小修剛纔用魔導終端機通話之後,便慌慌張張地衝出了帳篷。

露凱的耳朵其實還算靈,所以清楚聽到了小修和另一頭的對手通話的全部內容。

「要姊交出她的首級?彆開玩笑了,人類要是冇了頭不就死了嗎!」

露凱氣憤地咬牙——雖然她生氣的原因有些奇怪,但她是認真的。

「教皇那傢夥……饒不了你!」

露凱很喜歡莉絲,十分尊敬這名一直照顧著她,也願意替她出主意的莉絲。

所以說,現在是時候換她報恩了。

「姊就由人家來保護!」

露凱大吼一聲——整個身體立即被憑空出現的漆黑鎧甲給吞噬。

這副鎧甲正是寄宿著鋼鐵之神「鋼鐵夏恩特·瓦爾」權能的「滅神咒具」——「要塞鎧冑」。其最大的特征就是擁有媲美銅牆鐵壁般防禦力,能替使用者抵禦任何外在事物。

『RUUUUUUUUUUAAAAAAAAAAH!!』

露凱在鎧甲中繼續大吼——她從以前就十分喜歡這副鎧甲。

這副鎧甲能隔離外界事物保護露凱,加上全身被鎧甲包住的感覺是難以置信地溫暖,簡直就像被已經去世的媽媽抱住一般。

露凱很強,她在所有姊妹之中的戰鬥實力可說數一數二。

而且事實上,露凱強悍的理由在於她不需仰賴「滅神咒具」。

「要塞鎧冑」充其量是一個用來保護使用者的「滅神咒具」,除了防禦力以外那驚人的怪力、速度及格鬥技巧等等,全都是露凱自身努力之下的產物。

講白一點就是,露凱無需使用「要塞鎧冑」也能戰鬥,實力更不會相差到哪去。

即使是這樣,「要塞鎧冑」對露凱而言仍是必要的。

她不是想靠「要塞鏜胄」替她抵禦外來的攻擊,而是他人的視線。

極度怕生又內向——性格如此的露凱,幾乎不可能在陌生人包圍的環境下生存。

但是若穿上這副「要塞鎧冑」,就能不去在意他人的視線。

「要塞鎧冑」為了保護好內向的露凱而不斷進化,結果不隻成了一副讓彆人認不出穿的人是露凱的巨大鎧甲,就連聲音都變得不一樣。

當露凱變成這身裝扮的時候,她個性中凶暴的部分遭到強化並顯露出來,到頭來就讓她成了連我方都畏懼的狂戰士「巨神騎」。

化為漆黑巨人的露凱衝出帳篷,一路撞毀營地內的設備往前狂奔。

『看老孃殺了教皇!』

露凱下定決心。

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姊姊莉絲,露凱什麼都願意做。

露凱一直線朝聖地衝去。

冇想到,途中竟有人現身擋住她的去路。

是小修。

小修不知為何,竟打算阻止露凱。

「露姊姊,你要去哪!?」

露凱無法理解,明明不殺掉教皇就會害莉絲被殺,為什麼小修要出來攪局?難不成他認為莉絲被殺也無所謂嗎?露凱百思不得其解。

露凱雖然很喜歡小修,但是她更喜歡莉絲。

因此要是小修執意攪局,即使他是弟弟也不能放過。

露凱和小修展開了戰鬥,因為笨拙的她隻懂得透過戰鬥表現自我。

打到一半時蘇菲也加入戰局,和小修兩人聯合起來對付露凱。

露凱在戰鬥的途中不斷狂吼,因為她為了姊姊必須打倒自己的弟弟妹妹。當然,露凱並冇有要殺小修和蘇菲的意思,隻想讓他們陷入無法動彈的狀態,她纔好前去殺掉教皇。

結果——露凱輸了。

「要塞鎧冑」遭到粉碎,露凱的肉身就這樣彈出鎧甲之外倒臥在地。

露凱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她有生以來頭一次敗北。她同時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怎麼可能會是如此?

因為要是她在這裡倒下了,莉絲又該怎麼辦纔好!?

「站起來吧,露,你應該還站得起來纔是——因為你可是和我這名聖女同受神恩的妹妹呀。」

聽到這陣聲音,讓倒地的露凱張開了雙眼。

『你有在聽嗎兄長?我叫你快點離開那個國家呀。』

梅露突如其來的警告使小修愣住了……莉絲是最惡質的姊姊?小修一時之間無法相信梅露說出的話。

「哥哥,怎麼了嗎?」

「咦?啊、嗯、我在想些事情。」

小修如此回答身旁的蘇菲。他其實是滿頭霧水,但現在折回聖地也不是……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吼聲使小修轉頭一看,看到的是站起身來的露凱雙手大張不停咆嘯。失去漆黑鎧甲露出肉身的露凱一頭水藍色頭髮甩得亂七八糟,仰望天際放聲大吼。

「啊啊啊啊啊!!人家還冇輸!!人家怎麼可能會輸啊!!!!!人家絕對不能輸啦!!!!」

隻見鮮血從吼叫的露凱嘴角溢位,不知是不是傷到了內臟,如今的她是一邊吼叫一邊吐血,情況明顯不太妙。

「蘇菲!我們得快點阻止姊姊!」

「好的。」

「我也來幫忙。」

小修和蘇菲站了起來,和一旁的繆絲嘉合力想壓製住大吼的露凱。

「人家!!人家變強了啊啊啊啊啊!!這次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死掉啦!!怎麼能因為這點小傷倒下啊啊啊啊啊!!」

「姊姊,你冷靜一點啊!」

「她的力氣果然還是這麼離譜呢!」

「等等……這孩子她已經昏過去了吧!?」

繆絲嘉不禁哀號,因為仍然站著的露凱此時已翻起白眼,卻不僅冇有因此倒下,甚至還不斷髮出淒厲吼聲。

「快隨便拿些布堵住她的嘴!這樣下去她可能會咬斷舌頭喔!」

「好!」

小修使勁一把扯下身上製服的袖子揉成一團,想塞進露凱那大大張開的嘴中,誰知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吼的露凱開始甩動身體,驚人的怪力使得想壓製住她的小修等三人被甩了開來。

「露!!!!!!!!!!!!!!力量!!!!給人家力量!!!!更多的力量啊啊啊啊啊!!!!」

【明白。啟動「神霸融合」模式。】

「咦?」

小修聽到了一個聲音——一個直接在腦海中響起的莫名聲音。

同一時刻,周圍發生了變化。

散落在四周的黑色碎片——剛纔小修和蘇菲兩人合力擊碎,露凱身上那副鎧甲的碎片浮了起來,直直飛上空中。

這些碎片開始朝大吼的露凱身上集結,再次形成了一副鎧甲。

然而,這次和過去的模樣韭不相同。

不是那名大到誇張的巨人。金屬製的鎧甲……一副會不停脈動的鎧甲如今正緩緩包覆住露凱修長的身體。大小和正常人類差不了太多,鎧甲表麵卻流竄著無數道紅光,簡直就像動脈在跳動一般,散發極度詭異的氣息。

同一時刻——地麵開始轟隆作響。是地震,還十分強烈。小修等三人瞬間就站不住腳,紛紛跌坐在地。

大地上的一切都在震動。山崩樹倒、土石坍崩、川河氾濫,一切都逐漸遭到破壞。

但是,站在震地中心的露凱卻是動也不動。

「難不成這起地震是露姊姊引起的嗎!?」

「這種感覺……露凱姊姊她也啟動了『神霸融合』嗎?」

「不會是真的吧!」

小修感到恐懼。

「神霸融合」乃是藉由使「滅神咒具」與自身合為一體,來引發其更大威力的絕技。

因為「神霸融合」的效果十分顯著,導致覺醒前和覺醒後的戰鬥能力,甚至以天差地彆來形容也不為過。

如今的問題在於,露凱是現在才正要啟動「神霸融合」。

而露凱剛纔隻用她一般的狀態,就與進入「神霸融合」狀態的小修及蘇菲打得不相上下!

要是等會再讓她啟動了「神霸融合」,天曉得露凱的力量會變強到什麼地步?小修等人根本阻止不了那種狀態的露凱!

心中充滿絕望的小修徹底啞口無言。

「你是……」

「可恨的魔女!竟然不知悔改,再度出現在寡人的麵前!」

教皇激動的聲音在大聖堂中迴響,平時沉著冷靜的她難得會如此放聲大吼。

大聖堂的入口處出現了一名女子。女子身著黑色修女服,一雙修長美腿從開到腰際的高衩中外露,是名看似煽情,卻又帶給人神聖氛圍的女子。她臉部戴著遮住上半臉的麵具,手禮則是握著一把像是長型十字架的法杖。

「難不成她就是……」

「唉呀,看來在場有幾位與我是初次見麵,請容蒙受神恩的我向各位自我介紹。」

戴著麵具的女子揚起嘴角微笑,同時大張雙臂。

「我的聖名是莉絲·裡姆尼歐·利稚堤·琳各——人稱『曙光聖女』,為了拯救蒼生而降臨於大地之上的存在。」

「你這魔女給寡人住嘴!你是如何突破這座大聖堂的結界的!?」

「這個聖地內的確設有強力的結界呢。要是冇有經過教皇狔下的許可,或者不屬於克羅聶堤亞世遺教的人,根本無法進入這層特殊的結界之內。」

原來還設有這種結界嗎?安裘聞言瞠目結舌,因為她絲毫不知情。

「不過,我如今能自由進出結界,因為我是聖女啊。」

「就算全世界認同你是什麼聖女,寡人也絕不認同!」

「真是哀傷,人為什麼要憎恨彼此呢——但是不要緊的,壟罩在這個世界上的悲傷及憎恨都即將消失殆儘,因為有我這名聖女在啊。」

「聖騎士隊!你們在做什麼!現在立刻給寡人拿下那個魔女!不,直接殺了她也無妨!」

教皇這道命令下得倉促,從表情和語氣中都能得知她十分焦慮——然而,在場卻冇有人迴應她這道命令。

「如果您是要找聖堂內的騎士們,由於剛纔他們不願意讓我通行,所以我請他們進入神的懷抱了。」

「你難道殺了他們!?」

「怎麼會呢,我隻是請他們進入神的懷抱啊。」

看到用形同歌唱的語調如此說話的莉絲那張帶有笑容的臉,安裘的背部不禁竄上一陣惡寒。

這個人……究竟是怎麼搞的?

雖然蘇菲已在先前跟安裘提過一些事蹟,但是眼前這個人太詭異了,甚至直接用「異常」形容也不為過。

安裘或許是忘了。

過去和蘇菲及小修等人交好,並聽了琉莉希亞的理想之後,安裘也有了夢想。

就是自己能創造出一個世界大同,多數的人民都能和平生活的美好世界……

但是這時,她總算回想起來。

回想起真正的魔族與人類之間從本質,充滿了足以令人感到絕望的異質隔閡。

「來人!把那個人給寡人拿下!」

隻見教皇手一揮,聖堂之內的教國方人員便站起身來與莉絲對峙。

「安裘大人,我等該如何是好?」

羅修這時詢問安裘——他這麼問,是因為莉絲是小修和蘇菲的姊姊。其實安裘當然不想加入戰局,隻是如今教皇方看來戰意十足,就算安裘想讓雙方停手,又該怎麼做才……

「蒙受神恩的我不喜與人爭鬥,請諸位退開吧。」

莉絲靜靜表達,而想當然教國方的人根本不會聽她的話——她的身體就這樣遭到大量的刀劍劈砍。

「這……是?」「怎麼可能!?」「為什麼你冇事!」

明明身體受到千刀萬剮,莉絲卻隻是麵帶笑容站在原地,傷口處更是連一滴血都冇流出來。眾人眼見身處如此狀況,臉上仍浮現微笑的莉絲,無不對她的異常感到恐懼。

「冇用的喔,因為我是聖女啊。」

莉絲這時揮舞手中的十字法杖——室內瞬間颳起了暴風。

「這是怎麼回事啊!?」

暴風威力驚人,簡直就跟颱風冇兩樣,聖堂內的桌椅都被吹飛並撞到牆壁後毀壞。就連人類也不例外,隻見成年人們一個個毫無招架之力被風捲起,重重撞到牆上後便癱倒在地。

安裘和其他裘雷努大使團成員比較幸運,因距離莉絲較遠而冇被吹飛,但是艾修奴方的人員幾乎全軍覆冇,隻剩呆站在祭壇前的教皇一人。

「好了,教皇狔下,能否請您將頭上的寶冠交給蒙受神恩的我呢?」

莉絲緩緩用法杖指向教皇頭上的那頂寶冠。

「最適合教皇這個位置的人定會是我吧,因為我是聖女啊。」

「閉嘴!魔女!就算寡人冇了這條命,也絕不會屈服在你的威脅下!」

教皇這時雙手拿起裝飾在聖堂牆邊的沉重金屬長槍。從揮舞的動作意外流暢這點來看,可以得知她具有一定水準的實力。

教皇大喝衝向莉絲,而提著法杖的莉絲卻絲毫冇有要閃躲的意思。

教皇的槍「唰!」的一聲劃破虛空。

碰咚,莉絲的頭顱跟著彈飛出去,最後掉落在地。

「天啊!?」

安裘不禁捂住嘴——她是一名騎士,已親眼目睹過數次拚死廝殺的場景,因此平時就算看到一個人的頭顱在眼前被砍下,也不會驚訝到發出尖叫。

然而就連這樣的安裘,此刻仍是差點尖叫出來。

莉絲的頭顱確確實實被砍了下來,但是從脖子的切口處冇噴出任何一滴血,冇了頭部的身體更是依然站得好好的。

「有點痛呢。」

最令人不可置信的,就是莉絲掉落在地上的頭顱竟還能開口說話。

「儘管如此,教皇狔下,蒙受神恩的我會饒恕您,畢竟人孰能無過呢?即使您現在殺了我,我也不會跟您計較的。」

隻見莉絲持續開口說話的頭顱緩緩浮至空中,讓安裘還以為自己在作夢……因為眼前發生的景象,真的隻能以「異常」二字形容。

「對了對了,教皇狔下,據說您提出的談和條件就是我這顆神聖的頭顱對吧?這樣一來條件就達成了呢,您會信守承諾,饒恕所有追隨我的信徒們吧?」

「這種、事……」

這時即便是教皇,臉上不禁也滲出冷汗,並一邊盯著浮在空中的莉絲頭顱,一邊往後退了一步。

莉絲的頭顱就這樣飛到依然站立著的身體上,若無其事地接了回去。

詭異噁心到簡直就像在看一部B級爛片。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是區區一顆頭被砍下來,是不會讓我死的,因為我是聖女啊。」

莉絲開始和剛纔一樣動起身體,白皙的脖子上一絲傷痕都看不到。

「你到底……到底想做什麼!?」

教皇出聲大叫,幾乎已經等同於哀號了。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過去曾有一名被稱為『魔王』的魔族。」

莉絲靜靜述說起來。

「『魔王』帶著十二種『滅神咒具』與數千萬名的魔族攻入巴岡特,她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統一併支配這塊大陸。」

「難道你打算成為第二個『魔王』嗎!?」

「怎麼可能——蒙受神恩的我,並不會去做這種愚蠢的事。」

莉絲聳了聳肩。

「征服、支配、君臨——蒙受神恩的我,是和這些**最扯不上關係的人。在我眼中看來,世上冇有比『魔王』還要愚蠢的存在了。因為即便她擁有那般強大力量,卻執著於征服世界這種空虛的幻想。」

莉絲麵露一副近似苦笑的微笑。

「我追求的神聖目標隻有一個——

就是由我來成為廣佈神恩的聖神。」

「你瘋了嗎!?」

「我一直都很認真,因為我是聖女啊。」

「你這個人……根本不正常啊!」

「我十分正常喔。拯救天下蒼生乃是我之聖願,為了達成聖願,隻能由我親自站上神這個頂點,廣佈神光呀。」

「這種事怎麼可能辦到!」

「辦得到喔,因為我是聖女啊。」

莉絲這時緩緩將法杖對準教皇。

「為了這個目的,我需要得到封印在這塊聖地下的『末日果實』。」

「不行!隻有那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千萬不會交給你!」

教皇發出哀號——的瞬間,一陣地震侵襲了聖堂。

「怎麼回事!?」

這陣地震相當強烈,連安裘等人都因此站不穩而紛紛跌倒在地。整座大聖堂都在劇烈晃動,充滿曆史氣息的牆也開始產生嚴重龜裂。

明明搖晃得如此厲害,在場卻隻有莉絲一人若無其事地站在原地。

「啊啊~真是不敢相信,露,你終於也達到『神霸融合』的境界了嗎?」

莉絲雙手大張,仰望天花板說道。

「雖然修修會來到教國是個偶然,但是看來他似乎帶來了好的影響,讓我操心許久的露總算也遵循神意覺醒了呢。」

莉絲說著說著,露出了一副甚至該用「爽朗」來形容的微笑。

「被評為姊妹中最強的露終於獲得了『滅神咒具』真正的力量。這樣一來露——不,我就等同擁有能夠一瞬間消滅整個巴岡特的力量。」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一切已經準備就緒的意思喔。」

莉絲用宛如歌唱的語氣繼續說道:

「來到這一階段足足花了三年的歲月,但是總算把所有零件都湊齊,最後隻剩我自身的進化了呢。啊啊~真是不敢相信~就在露覺醒的此時此刻,我登上聖神之巔的準備也完成了!」

陣陣刺眼強光開始朝莉絲手中舉的法杖聚集。

「多麼美好!多麼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神聖啊!

今日就是聖神(我)誕生之日!」

(終)

-一個球狀物體,往地上砸。下一個瞬間,純白色的煙霧從三人的腳下噴出,煙霧饑渴瀰漫了整個廣場。正所謂是一瞬間內發生的事情。「怎麼回事!?」「煙霧?」「到底怎麼了!」「敵人在哪!」被莉莉西亞的登場嚇到了的騎士們還冇反應過來,就被煙霧打了個措手不及。他們驚慌失措。「彆慌!這不過是小小的障眼法!」貝爾蒂大喊道。「這不過是些騙小孩的玩意兒!敵人會趁此混亂衝向斷頭台!所有人加強斷頭台的戒備!」在貝爾蒂的指揮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