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一國之王我也會讓他退場。按克羅的話講,這或許算是不講情麵……不過要我來說,克羅和其他的六王都太天真了。危險分子這種東西,就像是火鍋的肉沫子一樣,會一個一個永無止境地冒出來。光靠一些漂亮話,世界是無法運轉起來的。所以,為了維持世界的和平,必須要有人來把那些肉沫子舀掉。隻不過,對於親近的人,我還是會變得好說話一點,特彆是有恩於我的克羅……在勇者召喚的前一天,我根據部下給我的情報,前往了魔法陣所在的地...-

第十三卷

閒話

夏羅法娜爾~散落的未來~

事情發生在友好條約之後的

1020

年——也就是第

102

次勇者祭的那一年。

從異世界的召喚已經重複了百餘回,由各國輪流舉辦,今年則是阿路克雷西亞帝國負責……這一年首次發生了異常。

一般來說,勇者召喚隻會招來一名異世界人,而這次則出現了兩名。一名是這次的勇者冇錯,另一名則是各方麵都很異常。

友好條約締結以來,應該都將召喚魔法陣的召喚對象調整成了與初代勇者剛招來時年齡相近的人,到來的異世界人應該都是大十幾歲纔對。

然而,出現的另一個人年齡是『23

歲』……原本他應該是不可能出現的。他的名字是『宮間快人』……從友好條約以來,首次出現的明確異常……

這名名為宮間快人的存在,讓負責這次召喚的阿路克雷西亞帝國侯爵非常煩惱。這次史無前例的情況,讓侯爵不知道如何應對。

儘管是異常,但也不能怠慢了和初代勇者同鄉的異世界人。然而,麵對那明確異常的存在,侯爵並不知道該如何接待。

結果來說,侯爵家戰戰兢兢地將快人慎重保護起來。

說好聽點,就是很關心他。快人絕冇有受到不正當的對待,不如說受到了過分鄭重的招待。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吧。那種戰戰兢兢的態度,使得突然被轉移到陌生異世界的他心裡非常受傷。

並未受到不當的待遇,卻也冇有得到歡迎,周圍的環境不由分說地讓他感覺到自己是異常,這更加劇了他內心的孤獨。

最諷刺的是,他有著連他自己都冇注意到的感應魔法這一魔法的才能……

他理解到……自己並冇有得到歡迎……

他理解到……自己遭到了疏遠……

他理解到……這裡並冇有自己的棲身之處……

結果,快人就把自己關在宅邸的房間裡,幾乎不出門。暫時收留他的侯爵也對此視而不見,隻要不出問題,撐過這滯留的一年就好。

然後,快人就那樣忍受著孤獨的痛苦度過一年——事情並冇有發展成那樣。

是的,有人對在侯爵家半自閉的快人抱有興趣,那就是這個世界的神,創造神夏羅法娜爾。

夏羅法娜爾對身為異常者的快人產生了興趣,將他招來神域——不,是強製帶來,和他一起喝茶。

然後,或許是心血來潮,夏羅法娜爾告訴快人:『想要力量的話,我可以給你』……

麵對這一提議,心靈已經變得脆弱的快人伸出顫抖的手,對著夏羅法娜爾露出渴望的眼神……卻仍『拒絕了』這一提議。

快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隻是他隱約覺得,如果接受了提議,就一輩子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

然而,這一回答給夏羅法娜爾帶來了劇烈的變化。她中意起了快人內心的存在方式,又對快人提議說:『要不要留在神界?』

提議的內容很突然,但快人……接受了提議。

起初,快人對夏羅法娜爾的無表情和冇有抑揚的聲音感到困惑,但好也不好的是,夏羅法娜爾天然呆到了誇張的地步。

那種毫不顧慮踏入內心的措辭,讓之前被戰戰兢兢地對待的他感到非常愜意。

從滯留在神界開始,快人也逐漸有了變化。由於是夏羅法娜爾邀請來的人,神族對快人都以禮相待,但那禮節絕不會過於誇張。

尤其是三名最高神,都很關心被召喚捲入的他,用友善的方式來對待。

最重要的是,夏羅法娜爾雖然有些脫線,但很直白地表明瞭好意,在和她一起生活的日子中,原本關在殼子裡的快人內心也得到了救贖。

而逐漸變化的快人也讓夏羅法娜爾更加中意他。和快人獨處的時候,夏羅法娜爾有時會展露笑容了。

不知何時,快人成為了夏羅法娜爾的『特彆』,而夏羅法娜爾也同樣成為了快人的『特彆』。

徹底解開心結,內心完全恢複到原來的堅強之後,快人藉由夏羅法娜爾的介紹認識了六王和各位人界的王,給眾多人帶來了變化。

對快人抱持好意的人也增加了。即便如今在這個世界度過的生活對他而言充滿了幸福,快人內心的最深處總是有夏羅法娜爾的存在。

然後……心意相通,決定留在這個世界的快人身邊,是夏羅法娜爾微笑著的模樣,那柔軟的微笑,彷彿她麵無表情的那段時間根本不存在一樣。

……那是原本應有的未來——是某人所希望的未來之景。

原本應該成為這樣纔對,應該會朝著這個結果運轉。

然而,命運『由第三方的介入撥動了時鐘』。

偏轉的齒輪,將原本會到訪的未來,變成了大相徑庭的模樣。

例如——宮間快人並不是『唯一的異常』,而是被捲入的三人之一。存在著和自己境遇相同的人,這給他的內心帶來了巨大的安心。

例如——進行召喚的莉莉亞·阿爾伯特,不是個很有貴族氣質的貴族,而是個心地善良的女性。她完全冇有戰戰兢兢地對待快人,帶頭以朋友一般的方式與他談話,真摯地麵對他。結果來說這大幅地緩解了他感受到的孤獨。

例如——拯救快人的不是夏羅法娜爾,而是克羅姆艾娜。這一點毫無辦法,因為當夏羅法娜爾注意到快人的存在時,他已經得到拯救了……

* * * * * *

中央塔立於作為六王祭的會場的都市中,夏羅法娜爾在那頂點,注視著快人行走的模樣。

好幾次期許……無可救藥地追尋……為了實現而行動……想要成為……快人的——

然而一切都為時已晚。夏羅法娜爾期望的未來……從她手裡散落。

「……快人。為什麼你……不能在……二十年後……再出現呢?」

夏羅法娜爾以無人聽到的聲音細語,然後消失了。

她所看到的未來,並非從頭到尾都不一樣。就如現在,快人也獲取了夏羅法娜爾的興趣。

然而,也存在決定性的不同。那是對她來說無論如何也無法放棄的東西……

冇有人注意到。不,是無從注意到。因為她隻有對快人,纔會說出『那句話』……

快人也無法注意到。不,他不知道:夏羅法娜爾會說出那些話——『隻有克羅太狡猾』這種含義的話,是在快人出現在這個世界之後……

是的——宮間快人,成為了夏羅法娜爾的——。

然而——夏羅法娜爾……並冇能成為宮間快人的——。

因為,她想在的地方——『有自己的半身在那』。

(第十三卷

完)

-『最好的辦法就是你負起責任照顧它……如果要這樣的話,你首先得確定未來的方針吧?』「啊,關於這個……已經決定好了」『……嗯,那就好。你不用在這裡回答。若對自己的決定問心無愧,那麼昂首挺胸,闊步前行就好』馬格納威爾詢問我的,就是……我過了一年之後,是回到原本的世界,還是留在這邊的世界。在被愛西絲表白的時候,我相當迷茫,但現在我心裡已經理清了。現在,知道這一點的……隻有我曾經找她商量過這事的希羅。而且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