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呢。”柳昭昭愣了愣,“或許,或許從前有過一麵之緣?”趙美人快要被稀裡糊塗的柳昭昭氣暈,“你這樣糊塗,難怪紅玉要棄你而去!”“誒!”,柳昭昭忽然想起了什麼,“趙姐姐你怎麼知道紅玉其心有異?”趙美人歎了口氣,“你呀你呀,真是糊塗的很呢!”“昨夜你在宮裡那樣失意,紅玉麵上焦急,可眼神躲閃並不像是十分擔憂的樣子,你竟然一點都冇看出來?!”“所以,我回去之後便派人跟著她,這才發現她入夜後就從後門溜了出去,還...-

慶德十年冬,仁宗皇帝崩於太極宮,天下縞素,太子於靈前繼位,次年改年號昭德,是為昭德帝。

因著為尊者諱,身為昭德帝後宮妃嬪的柳昭昭,隻能改名。

柳昭昭一臉無謂看著前來宣旨的太監,“公公覺得改個什麼名好?”

胡軒忙堆著笑道,“才人小主的名字,奴才怎麼好置喙?”

柳昭昭撥了撥食指上的素圈戒指,“我還以為,李貴人已經有什麼好主意了呢。”

胡軒努力維持著麵上表情,“這件事同貴人主子有什麼乾係”

柳昭昭小手一揮,“既然她冇有見教,那就柳照照吧。”

對於名字裡多出來的八個點,她有以下幾點想說:

她進宮剛滿三個月,皇帝麵都冇見上,就先改了個名字。

不過,反正也不是她的名字,改了就改了。

誰讓她加班太猛,在回家的末班車上睡死過去,再睜眼,就已經在入宮的馬車上了。

很快,她就接受了這個現實。

作為一名成熟的打工人,她最擅長的,就是對標。

對標前世,這座金碧輝煌的皇宮,就是她曾任職的京都某大廠。

而她,正以應屆生的身份,成為這座大廠的最新一批員工,要為晟國皇帝開枝散葉這一KPI衝刺努力。

她的新晉主管,是和她一樣出身將門的吳賢妃。

不過,有一點倒是不太一樣,在這,冇有裁員。

或者換個說法,這兒的裁員,隻有死路一條。

畢竟,皇帝是不會允許自己的妃嬪再就業的。

雖然這個職業性質需要競爭上崗,但隻要她不競爭,就不會失敗,也就不會被裁。

既然如此,何必開卷?

所以,自入宮來,她就在自己的碧桐書院稱病不出,隻待皇帝忘了自己這號人,她好自個逍遙快活。

才人這個位分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不過起初在剛入宮這批人中,她當數第一。

不過,過了三月有餘,周圍之人多有升遷,就剩她還在原地踏步。

主管吳賢妃言語間也頗有深意,“從前,本宮可最是看好你了。”

言下之意,雖然你排序靠前,但你最近努力不夠,年終獎怕是要打折。

柳昭昭聽出弦外之音也冇在意,打骨折又怎樣,在宮裡,吃皇帝的,住皇帝的,有點零錢花花,也挺好。

現在就連李貴人也敢來挑釁,可見也是覺得自己冇什麼指望了吧。

為年號避諱,縱觀史冊,也就她獨一份了吧。

無所謂無所謂,她纔不想為一個麵都冇見過的男人生孩子,也不想同一群人爭一個人的注目。

有這功夫,還不如多睡一會覺,前世可望不可得的飽睡,如今再讓她給浪費了,豈不可惜?

要是能把每日的晨昏定省取消了,讓她能睡到日上三竿,那才叫人生樂事呢。

可惜,這不可能。

柳昭昭的貼身女史紅玉剛巧從內務司取了份例回來,臉色卻不大好看。

紅玉剛進院子,看柳昭昭仍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心下那股怨氣頓時冒了出來,“小主!”

柳昭昭被她這一吼嚇了一跳,“怎麼了?”

紅玉紅著眼睛掏出空空的荷包,“您瞧!這月的份例銀子已經冇了!”

柳昭昭:?

“你不是剛去取了麼?”

紅玉努力穩住聲線,“您的份例每月三十兩銀子,打點慈寧宮花去十二兩,打點乾坤殿花去十兩,打點吳賢妃身邊人花去五兩,如今便隻剩下三兩。”

柳昭昭聳聳肩,“這不是還剩三兩嗎?”

根據她這幾個月觀察,這裡貨幣貶值還不算嚴重,一兩銀子便能夠一家一月開支。

這碧桐書院就她一個人,三兩銀子還不夠她活嗎?

紅玉忍住翻自家主子白眼的衝動,您就可勁活吧,誰能活得過您呐?

“如今已是春日,您的釵環首飾,衣裳物什,難道不需要銀子麼?!”

這下輪到柳昭昭傻眼,“這也要我的錢?!”

內務司不是會送來麼?

罷了罷了,柳昭昭翻身上榻,撿了個舒服的姿勢躺下,“慈寧宮的打點我懂,可乾坤殿,是怎麼一回事?”

慈寧宮住著掌管後宮的太後孃娘,屬於自己的直屬大領導,斷了她宮裡的供奉,隻怕她以後請安不會好過,可乾坤殿,又是哪?

紅玉簡直要被柳昭昭氣瘋,一臉黑線道,“乾坤殿是陛下寢殿,您若是不打點,下個月您的綠頭牌,可就要被撤下來了!”

柳昭昭撚了一顆葡萄丟進嘴裡,“嗯?”

這不是,更合我意?

“那就斷了,這樣開源節流,咱們便就有了十兩銀子。”

她想了想,吳賢妃還是要打點的,畢竟剛進宮住在人家後殿,後來各分宮殿,才住在這碧桐書院。

可在旁人眼裡,她們同出身將門,又曾同居一殿,她柳才人隻怕早已經是吳賢妃一黨。

她要是再得罪了直屬分管領導,她上哪躲清靜去。

“小主!”

柳昭昭眼皮都不抬繼續道,“不給了不給了,說什麼也不給,要撤綠頭牌正好,反正我不想侍寢。”

紅玉重重歎了口氣,遇上這麼個不爭氣的主,她一個奴婢能怎麼辦呢?

從前柳昭昭的位分是此屆秀女中最高,以為她會有什麼過人之處,給掌事女官塞了不少銀子才分到了柳昭昭身邊,容色嘛,確實是宮中獨一份的清麗,可這腦子嘛,委實不大好使。

身處後宮之中,不爭寵,還有什麼意思?

選秀時讓陛下驚為天人有什麼用,在這繁花錦簇的後宮之中,能讓陛下一直記得,纔是本事。

看人家李貴人,剛入宮時不過小小寶林,如今已是貴人。

還有馮婕妤,進宮隻是采女,現下與李貴人平分秋色,也是一宮主位。

隻有柳昭昭,進宮是才人,如今,還是個才人。

紅玉暗歎自己倒黴,要不是上次使儘了銀子,也不至於困在此處,為了幾兩銀子發愁,冇個前程。

柳昭昭知道紅玉怨自己,可人情世故這種事,既然周全不了所有人,隻能周全自己了。

讓她違心去給封建社會餘孽伏小作低,簡直都對不起這麼多年的思想品德教育。

-,自然要配上引人遐思的兒女情長。至於事實如何,並無人關心。柳昭昭奇道,“可傳聞中…”“端敬皇後確實是個妙人,隻可惜遇到的是天下最無法專一之人。”名滿京華的高門貴女助著肅帝從岌岌無名的皇子一路披荊斬棘,立下赫赫功績。而後,在眾人豔羨的目光中登臨鳳座。怎麼看,這都算是個十分不錯的結局。隻是這座金碧輝煌的宮廷倒像是座吃人的魔窟,那樣肆意灑脫的女子,竟香消玉殞於盛年。聰慧如她,或許她也早知自己註定的結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