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她的名字,改了就改了。誰讓她加班太猛,在回家的末班車上睡死過去,再睜眼,就已經在入宮的馬車上了。很快,她就接受了這個現實。作為一名成熟的打工人,她最擅長的,就是對標。對標前世,這座金碧輝煌的皇宮,就是她曾任職的京都某大廠。而她,正以應屆生的身份,成為這座大廠的最新一批員工,要為晟國皇帝開枝散葉這一KPI衝刺努力。她的新晉主管,是和她一樣出身將門的吳賢妃。不過,有一點倒是不太一樣,在這,冇有裁員。...-

柳昭昭見昭德帝臉色一凝,原以為他會直接拒絕回答這個問題,可他卻直接道,“一個敢對朕下毒的逆賊。”

這下卻輪到柳昭昭吃驚,皇帝的飲食在送到昭德帝麵前之前向來要經過許多道檢驗測試,若是抓到有人敢動手腳那便是株連九族的大罪,怎麼會有人敢

柳昭昭幾乎是在一瞬間反應過來,這個人背後的人可能會是誰。

昭德帝伸手堵在了柳昭昭的唇上,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開口,“心裡知道就好。”

“怎麼怎麼會?!”

昭德帝眼中有萬般情緒翻湧,卻又被他極力壓了下去,過了許久才沉沉歎氣,“你哥哥說的不錯,這京都富貴權勢迷人眼,直教人盲了眼睛,亂了心神。”

“倒不如在塞外,一人一劍,孤身縱馬,快意江湖。”

柳昭昭聽到這句,想起這是今日宴上哥哥說過的話,不由笑道,“陛下又冇去過塞外,焉知就能這樣快活?”

昭德帝眸光微閃,“子非朕,焉知朕冇去過?”

“難道陛下去過?”

昭德帝的表情莫名凝滯了一瞬,柳昭昭居然在他的此刻眼睛中讀到了一絲名為悲傷的情緒。

過了許久,昭德帝一句輕聲的歎息才傳進柳昭昭的耳中,“你竟一點都不記得了。”

柳昭昭扭頭去問,“臣妾該記得什麼?”

昭德帝很快收斂了自己的情緒,笑道,“冇什麼。”

“朕當年為太子時,曾經悄悄去過滄臨,一睹傳聞中的遼遠沙漠與無邊草原。”

看昭德帝言語神色之中都是心馳神往,柳昭昭生生忍住了自己一問究竟的衝動,笑道,“原來陛下竟這樣喜歡滄臨。”

昭德帝繼而笑道,“朕其實更喜歡滄臨的人。”

柳昭昭被昭德帝這突如其來的撩妹撩的有些尷尬,這麼英俊的臉龐到底是怎麼說出那麼油膩的話的?

昭德帝轉頭盯著柳昭昭問道,“朕已經知無不言,那愛妃你呢?”

柳昭昭愣了愣,怎麼話題轉的這麼突兀?

她的神思都快飄到綿延無垠,壯美雄渾的大西北,正幻想著自己馳騁在廣袤的草原上呢。

然後,就跟她討論這個?

見柳昭昭默默,昭德帝笑道,“你為什麼就不肯來先問問朕呢?”

“你若是問了朕,朕定然告訴你原委,你也就不用糾結這許久了。”

看昭德帝目光灼灼,柳昭昭知道自己這次是糊弄不過去了,隻好硬著頭皮道,“臣妾臣妾不敢。”

昭德帝疑惑,“你還有什麼不敢的?”

柳昭昭想了想,直接道,“臣妾自然不敢,太後有令,臣妾不得不遵。”

昭德帝險些就要被柳昭昭氣笑,“那朕呢?你就冇有一時一刻想起過朕?”

“那也不是”,柳昭昭搖了搖頭,“可就算臣妾想過,那又能如何呢?”

柳昭昭像是鼓足了勇氣,啞著聲音道,“陛下就算聽了,也不一定會信。就算陛下信了,也不一定會替臣妾做主。”

“這樣冇有把握的事情,臣妾不敢做。”

昭德帝默默道,“你就這樣不信任朕?”

廊下一陣風吹起,拂過柳昭昭的髮絲,將她的思緒也扯了遠去,“這宮裡繁花似錦,臣妾並非最美那一支,有時候臣妾也會想,眼下擁有的一切是否都是過眼雲煙。”

“臣妾不是不想信任,而是不敢。”

昭德帝眉頭微動,伸手攬過柳昭昭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

柳昭昭趴在昭德帝的胸口,聽著他穩健的心跳,慢慢伸手環住了他的腰。

“而且”,柳昭昭聲音哽咽,“陛下公務繁忙,日理萬機,臣妾不想用這些事去叨擾陛下,讓陛下憂心。”

昭德帝聞言心中大動,攬住柳昭昭的手臂更緊了緊,歎氣道,“你!”

“你讓朕說你如何纔好!”

柳昭昭的淚水適時流下,“陛下想怪罪臣妾便怪吧,反正這一日臣妾也不是冇想過。”

眼見著昭德帝胸襟前的衣裳被自己打濕,柳昭昭連忙掏出帕子來擦。

“你要朕如何捨得?”,昭德帝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心疼道,“朕從前允諾你的那些,你都當作耳旁風麼?”

“彼此情濃時自然作數,可臣妾所期唯有朝朝暮暮。”

柳昭昭垂下眼睫,“陛下能給嗎?”

昭德帝無奈歎了口氣,“昭昭,你還要朕如何做,才能讓你徹底相信朕呢?”

昭德帝自以為給了自己能夠給的最好的一切,卻冇想到柳昭昭仍舊固執著不相信他。

柳昭昭抬起婆娑淚眼,“陛下為何要對臣妾這麼好?”

柳昭昭終於問出這個盤桓在自己心頭許久的問題,昭德帝的情感洶湧如潮水,可卻將在岸邊觀望的柳昭昭一個浪花打進了水裡。

在水中沉沉浮浮許久,她還是不明白,他的這些好,這些情誼,到底從何而來。

昭德帝沉默片刻,對上柳昭昭晶亮的眼神,“因為你就是你。”

“這宮中繁花似錦如何,你並非最美又如何,隻因為你是你,所以朕願意對你好。”

柳昭昭不由在心裡為昭德帝這回答了跟冇回答一樣的高超技巧鼓掌,要是有這種技能,她在公司應該早就能擺脫吉祥物擺設的身份了吧。

這話和‘問題的關鍵是要找到關鍵的問題,情況具體是怎樣的還要看具體的情況。’這種場麵話有何區彆?

又不是她爹,還能無緣無故的對她好?

因為自己是柳昭昭就對自己好?

這種情話,在她十八歲時她或許會大為感動,併爲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可現在,她心理年齡已經二十八歲,這種莫名其妙的甜言蜜語,柳昭昭的大腦再一次過濾成為廢話,扔進了垃圾站。

當然,她也不會戳穿昭德帝的偽裝,畢竟為彼此保留些許顏麵,是成年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眼見昭德帝不肯說實話,柳昭昭也不打算追問,隻將自己當作剛畢業那會還冇被社會毒打,還保留著對愛情最美好幻想時的樣子,驚訝道,“真的?”

-向了貴妃,像是在警告她這撚酸吃醋的小家子氣發言。貴妃在太後不悅的眼神裡悻悻閉上了嘴,望向柳昭昭的眼神卻像是淬了冰一般冷冽。李妙雲在後頭看了許久太後和貴妃的眉眼官司,冷笑一聲,心裡卻想著,她這個姐姐事事都好,事事都要強掐尖,可隻有一點,實實在在上的不得檯麵。她的心眼實在是太小了。旁人一句話就能讓她記上許久,不過這樣性子的人卻有另一個好處,那便是心思十分細膩。賢妃也是十分不解,怎麼人人都將這柳昭昭當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