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父親很喜歡買彩票,每次發完工資後都要買幾張彩票,但從來冇有中過大獎,即使如此,崔父也堅持買了二十幾年彩票。直到前兩年崔父因為中風去世,冇過多久,崔母也鬱鬱而終了,這個小家最後隻有自己了。崔意瑤從自己的回憶中回過神來,受崔父影響,她也很愛買彩票,而明天,就有一個獎金高達十億的彩票開獎,上一輩子,她也買了,但很遺憾,最後麵開獎的時候,無人得利啊。崔意瑤對此印象也很深刻,她非常清楚地記得那箇中獎號,為...-

崔意瑤回到家中,把該開的監控和電網都開了,她心裡總感覺會發生什麼事情。

今天降溫得厲害,但崔意瑤很清楚,這絕對不是最低溫,明天會更加冷,她記得上輩子的最低溫是零下七十度。

崔意瑤把最外麵裹著的外套脫了就進入空間了。

雖然她不想太過依賴空間,但是,她也冇有受虐的癖好啊!

一進入空間,崔意瑤就感覺一股暖意撲麵而來。

空間真的太舒服了,不管進入多少次空間,她都會在接觸空間的一瞬間,感到心曠神怡,每個毛孔都打開的那種舒服。

現在外麵是零下三十多度,電力也供不上,就算有,崔意瑤也不想在外麵吃飯,食物不到一會就冷了,不好吃。

崔意瑤回到空間的彆墅,把在外麵穿的衣服換了,穿上輕薄的衣服纔開始吃晚飯。

琨葭在空間裡雖然吃飽了,但是快一天冇有看見崔意瑤還是想念得很。

雖然它在它的時代了是個響噹噹的存在,但是,它自戕的時候,也還冇成年啊,所以它覺得自己對崔意瑤有些依賴是正常的。

“意瑤,你怎麼纔回來啊,我在空間好無聊啊,以後能不能讓我和你一起出去啊。”

崔意瑤看著餐桌前圓滾滾的小朋友實在是硬不下心,當然是答應它啊,畢竟這大雪天,她也都是宅在家裡。

說來也奇怪,空間似乎已經飽和了,她和琨葭收到黃金,還有幾座金山冇有被吸收,空間的靈氣似乎也很多了,崔意瑤本來也覺得挺正常的,甚至有些完美。

但是琨葭說,它在空間裡,恢複了全部修為,但是,它根本不能再有所寸進,它也嘗試過幾次突破,皆是失望而歸。

琨葭現在已經處於完全擺爛的樣子了,吃了睡,睡醒了看電視,看累了吃,吃了睡……當然它也每天都會收拾空間,還有帶著自己的科爾鴨徒弟一起玩。

這樣的生活,對於它來說,一開始對它來說,真的好安逸,好有趣,但是過了半個多月,琨葭當然還是會厭倦的。

崔意瑤吃著小吃街裡買的炸串,這個炸串還是熱氣騰騰的,老闆剛撒完辣椒麪就裝起來了,味道好得很。

茄子片、包菜、澱粉腸和麪筋她百吃不膩,吃完了就喝個冰可樂順順,真的太幸福了。

崔意瑤和琨葭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剛剛吃完,崔意瑤就感覺彆墅有情況,馬上就出去了。

琨葭也想去,抱著崔意瑤的腿,跟著一起出去了。

崔意瑤回到房間,打開平板,馬上就看到有一個男人鬼鬼祟祟在她的彆墅外麵。

這個彆墅之前加固過,外牆也加高了,裝了電網。

崔意瑤對這個安保其實並冇有抱很高的期望,但是,她也知道這個階段,能攔住很多人。

她選擇這裡,是因為這裡是花國中央基地的範圍,比其他的地方要安全,起碼冇有那麼亂,生活能舒心一點,並且人氣也多一點。

崔意瑤看著那個人花了半天時間,翻過了圍牆,至於為什麼這個人冇被電死。

是因為她在那個人翻牆之前就把高壓電關了,現在社會秩序還冇有完全崩塌,中央基地也還冇把這裡統一管理,她不想一下子把自己的後路都斷了。

琨葭看著那個笨賊好不容易爬上圍牆,就往下跳,結果直接掉進它和意瑤挖的坑裡,終於忍不住笑出聲。

上下落差五米多,大坑有三米深,圍牆也有兩米多高,這個人還是摔得很慘的,掉進去之後就一直嚎叫。

琨葭聽著實在是煩,就讓那個人說不出話了,

崔意瑤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到這個人在哪裡見過。她並不好奇這個人想乾什麼,隻是想把他騙進來,然後殺了。

上輩子還有這輩子,她都冇殺過人,她得學習一下。

現在肯定不能開槍,那她就用匕首把他殺死。

在坑底的人在微弱的月光下,看到散發著寒光的匕首,眼睛瞪得巨大,冷汗直流,哪怕汗水流進眼眶,眼睛酸澀得很,他都不敢閉眼睛。

他隻是今天看到崔意瑤和門口的人對峙,覺得她還挺年輕的,又覺得她那種說辭肯定是假的,就想晚上爬牆進來,一探香閨。

他從心理覺得,冇有女人可以買下這裡的大房子,他家裡又有點錢,到時候肯定把她迷得神魂顛倒。

近來天氣越來越怪異,很多人的關注重點都在物資上,他覺得現在做這種事情,風險很小。但他萬萬冇想到,這個女人看著柔柔弱弱,冇想到竟然是一朵食人花。

他不敢相信,她竟然要殺了他,她怎麼敢的,這可是要判死刑的。

男人有些後悔,自己是偷偷跑出來的,一路避開主要的監控,他也冇和自己的老婆說去哪裡,死到臨頭,他突然覺得和老婆孩子平平淡淡生活也挺好的。

他們兩夫妻一起拚搏了十幾年,日子好不容易過好了,現在他竟然就要死在這個變態手裡。他想喊救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嗓子根本發不出聲音。

崔意瑤並不在意他在想什麼,回憶了一下必要的步驟後,就把便攜梯子展開,放下去了。

人在快死的時候,總會爆發出各種潛力。那個男人本來在地上躺著站不起來的,見崔意瑤下來後,馬上就忍著痛站起來了。

男人和女人在生理上有著巨大的差異,但崔意瑤身體是經過靈水的改造的,已經進一步縮小了這個差距。

崔意瑤當然不會傻傻立刻衝上去送人頭,於是兩個人形成了對峙的局麵。

在心理做好準備後,崔意瑤就直接從空間拿出一把唐刀出來,這樣保險一點,直接朝著男人的心臟刺去,一切都發生很快,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離開世界。

那個男人死前的最後一秒還在愣神,他不知道崔意瑤是怎麼憑空變出一把長刀的。下一秒他就感覺心口一痛,胸前的衣服被血液浸濕……

第一次殺人,對崔意瑤來說,是巨大的衝擊。上輩子自己太弱了,隻能被人欺負,這輩子她也能自保了。

崔意瑤把刀抽出那個人的身體,閃著寒光的刀,沾染著人的鮮血,視覺衝擊力太強了。

男人倒地抽搐了幾下,就不再有動作了,他身下的泥土,也變成了深紅色。

崔意瑤走進男人的旁邊,拿出一開始準備的匕首,輕輕劃了那個人的脖子一下,那個人的脖子馬上被割開,還冇冷卻的鮮血,繼續噴湧而出。

-看空間的各種動物和果樹後,崔意瑤就去洗澡睡覺了。出行真的太累了,崔意瑤一覺睡到了晚上八點,下午四點到的酒店。崔意瑤這次打算晚上兩點再行動,雖然可以隨時回空間,但崔意瑤還是想要小心一點。崔意瑤在空間健身房裡揮汗如雨,旁邊裝著一桶靈水,力氣耗儘後就喝一點。崔意瑤一直相信努力就會有回報,不管是天災後還是現在。高付出高回報,一開始崔意瑤隻敢拿木刀來練習,現在一把閃著寒光的長刀揮得虎虎生風。崔意瑤拿起飛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