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胡歡歡喜滋滋的提要求。有了這一個億,她的債務就結清了,無債一身輕的日子正在向她招手。“成交。”緹爾笑嗬嗬的答應。又不是自己掏錢,而且也不確定能不能拿到的錢,有個傻丫頭想要,他有什麼拒絕的理由。胡歡歡和緹爾相視一笑,愉快的達成了暫時合作的意向,既然是合作了,那麼四捨五入就是同伴關係。胡歡歡有了八卦的心思,她指了指坐在貴賓席的蕾菲齊布爾,問道:“瞎米盯著不放的那個妞是誰?眼光不錯,長得真正點。”“蕾...-

胡歡歡揹著聖女埃萊娜,在隊伍的最前麵帶路。穿越山林石頭組成的巨大迷宮,前往貔貅族位於北方的墓地,迷宮中,山石嶙峋,道路曲折,彷彿是一個天然的難題。每遇到岔路,胡歡歡都會停下腳步由埃萊娜感知往哪個方向走。

他們一行十一人不斷地在錯綜複雜的路徑中繞行。不知道已經走了多久,時間的概念在這片迷宮中似乎變得模糊起來。但幸運的是,迷宮內的生態環境十分優越,水草豐沛,使得飛禽走獸都長得膘肥體壯。相比於之前在輪胎山和蝴蝶林中隻能吃蟲肉,或者在巨龜棲息的湖旁啃食水草根,現在的夥食簡直是有了質的飛躍。他們可以捕獵到肥美的野獸,采摘到鮮嫩的野果,這讓他們的體力得到了極大的恢複。

走累了就歇一歇,冇有智腦,冇有飛艇。一切迴歸到最自然的樣子。迷宮的道路非常崎嶇難走,自從胡歡歡揹著埃萊娜趕路後,之後每天她都揹著她。

走著走著,胡歡歡一行人終於走到了迷宮的儘頭,眼前的山坡似乎就是通往最終目的地的最後一道屏障。

聖女埃萊娜突然驚喜地說道:“我們快到了,翻過前麵的山坡就是目的地。我能感知到,我要找的寶物就在那裡。歡歡,放我下來,我要自己走過去。”

胡歡歡聞言,將埃萊娜輕輕放下。

埃萊娜的雙腳落地後,她開心地跳了起來,臉上洋溢著孩子般的純真笑容。她轉身招呼著隊伍中的其他人:“藿蒙,過來扶著我。子一、卯四、戌十一和亥十二,你們也過來,我的安危就交給你們了。”

藿蒙笑著走上前,扶住了埃萊娜的手臂。子一、卯四、戌十一和亥十二,也開心的簇擁上前,他們圍著聖女埃萊娜。

亥十二更是激動得眼淚汪汪,她抽噎著說道:“聖女,我還害怕你不理我們了。”

埃萊娜溫柔地安慰他:“怎麼會呢,你們是我在這世間最重要的人了。”

胡歡歡扭頭,不想看著那邊的戲精。那六人,每天相距不超一米,每時每刻都能見麵的,就因為埃萊娜好幾天冇和他們說話,現在被埃萊娜使喚就感動的冇眼看。全知教真是洗腦神教啊,胡歡歡感歎道,再一次為埃萊娜這種無形之中牽動人心絃的本事歎服。

翻過山坡,貔貅族墓地終於出現在一行人眼前。放眼望去,數以千計的墓碑殘存在這裡,貔貅族的前輩們,能回來這裡的都安葬在這裡了。在這片墓地中,破敗與生機並存,構成了一幅獨特的畫麵。地麵坑窪不平,一些墓碑傾斜斷裂。石碑經過風吹日曬,上麵雕刻的碑文已經變得模糊不清,甚至貔貅圖騰和先人的名字都被歲月抹去了痕跡,隻留下淡淡的輪廓。

然而,就在這片看似荒涼的土地上,卻也有生命在頑強地生長。石碑周圍,雜草叢生,野花肆意綻放,它們在無人照料的環境中依然綻放著絢麗的花朵。這些野花野草雖然微不足道,卻在這片破敗的墓地中顯得格外耀眼,彷彿是大自然對生命的頌歌。

在墓地的中央,那座高大的石塔雖然已經坍塌,但它的基石依然堅固,彷彿在訴說著曾經的輝煌。石塔的周圍,也有一些頑強的植物在生長,它們的根係深深地紮入石縫中,展示著生命的頑強與堅韌。

環顧四周,墓地的景象更加令人震撼。夕陽的餘暉灑在墓碑和石塔上,為它們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微風拂過,草叢中的野花輕輕搖曳,彷彿在向過往的行人致意。在這片墓地中,生與死、繁華與衰敗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幅永恒的畫卷。

歲月無情刻斑駁,生機頑強野花紅。

胡歡歡望著眼前這片空曠的墓地,隻見一片荒涼,除了雜草叢生和散落的墓碑,再無其他遮蔽之物,忍不住歎了口長氣,對身旁的粘粘抱怨道:“這些祖宗們啊,真是讓人搖頭歎息。這麼大的地方,竟然連一間簡單的石屋都冇有留下。他們當年在這裡建造墓地時,難道就冇有想過後世子孫可能會來這裡尋找些什麼,或者至少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嗎?這腦子,怎麼就不多轉幾個彎呢?這大晚上的,讓我們躺石碑上呢?”

莫因越對於晚上休息的地方並無過多要求,他隨遇而安,心境平和。站在山坡上俯瞰這片平坦開闊的墓地,視野之內一覽無餘,空曠而寂靜。然而,在這廣闊的視野中,他卻並未發現任何與寶藏相關的跡象。那個傳說中的古德曼大帝的榮光,更是如同幻影般無蹤無跡。那麼,聖女埃萊娜要找到寶物會是什麼呢?真的是越來越令人好奇了!

德爾奇見莫因越對墓地的探險興致不高,而身為莫因越心腹的莫東,確實對墓地探險非常有興趣。於是,莫東找了同道中人,胡旦爾。

兩人結伴而言,莫東的性子活躍,難得遇上對吃喝玩樂都精通的胡旦爾,兩人相談甚歡。胡旦爾甚至對莫東提出邀請,首都星家財萬貫的胡旦爾,邀請叵爾剌狄星匪莫東前往首都星的做客。莫東當然是冇有拒絕,他是被叵爾剌狄星匪劫持後倖存的小孩,後來因緣巧合遇上了莫因越養大,這才從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中走出來,過上了天天吃肉的好日子。

莫東與胡旦爾結伴而行,兩人一路上談笑風生,氣氛融洽。莫東性格活躍,善於言談,而胡旦爾則是個精通吃喝玩樂的行家,兩人的話題自然少不了這些方麵的趣事。

胡旦爾對莫東頗為欣賞,覺得他不僅機智過人,而且性格豪爽,於是心生邀請之意。“莫東兄弟,我看你為人豪爽,性格又與我相投,不如隨我去首都星做客如何?”胡旦爾笑著對莫東說道。

莫東聞言一愣,隨即大喜過望。他雖然是叵爾剌狄星匪劫持後倖存的小孩,但自從被莫因越收養後,便過上了安穩的日子。他心中對莫因越感激不儘,但也渴望能夠見識更廣闊的世界。如今胡旦爾邀請他前往首都星做客,自然是個難得的機會。

胡旦爾哈哈一笑,拍著莫東的肩膀說道:“莫兄弟放心,到了首都星,一切有我。我保證讓你吃得開心,玩得儘興。走,和我一起去探險。”

-竟近年來首都星的結婚率持續走低,得知第一美女蕾菲被求婚成功的媒體們早已經圍住了登記處,更有甚者,扮演成即將要結婚的情侶潛入了開具單身證明的辦公區,準備獲悉那個帶著粘粘麵具男士的真實身份。冇錯,在星網傳得沸沸揚揚的麵具男,經過媒體們一夜的挖掘,至今身份不明。媒體們走訪了商業街販賣粘粘麵積的所有商鋪,都冇有拍下麵具男的身影。嗯,這事不怪媒體們,胡歡歡為了找個便宜的雜貨鋪,特意選了個寂靜衚衕的雜貨鋪,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