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族的,但是非常有孝心的未成年幼崽胡歡歡,非常的有興趣。尤其是對胡歡歡尋寶的所在地,野蠻森林表現出濃厚的擔憂。莫迪尼奧上將,通過芙喏妮娜上尉,傳達了自己的訴求:讓尖牙堡壘也能看到現場直播,否則將與卡彭在軍事法庭上見。卡彭苦逼了,皺著臉,十指紛飛埋頭苦敲光影螢幕。托米記下了這難忘的畫麵,打算有機會給胡歡歡觀看。最後的最後,自以為離家出走勇敢冒險尋寶的胡歡歡,實際上已經被全程直播,並且觀眾從安朵拉斯星有...-

蔣篤?有些耳熟!

“粘粘,你說過蔣篤嗎?”胡歡歡詢問。

“冇聽過,貔貅族死去的太多了,隻有那些回到傳承地,將一身血肉回饋給傳承地的,纔會在傳承記憶裡出現”,粘粘歎口氣:“我的傳承記憶裡,有名的貔貅族隻有十名。唉,貔貅族從傳承地吸取能量成長,死後將血肉回饋補充傳承地能量。”

“我那些祖宗,寧可成宇宙塵埃,也不願意回來傳承地完成生命的閉環。”胡歡歡恍然大悟:“果然是我的祖宗,有個性!”

粘粘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清醒點,歡歡,你長大是需要能量的。”

胡歡歡悟了:“我的祖宗,冇有責任心。”

粘粘讚同的點點頭,然後歎口氣,憂心忡忡的說:“歡歡,祖宗靠不住,隻能靠自己。幸好我們之前儲備了許多能量。可有點過多了,我要壓製不住那些能量了,明天我們必須進去育兒區。可你怎麼擺脫那些人,獨自自己進去呢?”

粘粘說的儲備能量,是指在盲流星群叵爾剌狄星匪駐地武器倉庫薅的那些。

“我為什麼要擺脫他們獨自行動”,胡歡歡堅決的否決了粘粘的提議:“我的祖宗們有多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祖宗們,那可真是一言難儘啊,誰知道他們會在育兒區給我挖了什麼坑?我可不想變成困獸之鬥,到時候連個搭救的人都冇有!”

粘粘揉了揉眼睛,歎了口氣,妥協道:“你說得對,貔貅族的家底確實冇什麼值得人惦記的。育兒區環境適合幼崽生長冇錯,但其他的東西都是破爛貨。既然你這麼堅決,那我就聽你的吧。”

得到了粘粘的認同,胡歡歡在大家吃早餐的時候,將自己打算去育兒區的計劃全盤托出。她深吸一口氣,磊落地問:“有誰想陪我一起去育兒區嗎?我得提醒大家,我可不保證會遇到什麼。”

莫因越正啃著雞腿,聽了胡歡歡的話,抬起頭,眼中滿是詫異。他放下雞腿,擦了擦手,問道:“歡歡,這可是你的老家啊,你們家就冇給你留下點什麼提示嗎?比如說,到了育兒區後你要做些什麼,注意些什麼?你在成長的這段時間內,有冇有什麼忌諱的?”

隻因為見識了貔貅族的不靠譜,莫因越為胡歡歡的成長是操碎了心。剛纔聽胡歡歡說,找到育兒區睡一覺,他就認為不靠譜!睡覺,哪裡不能睡,為什麼一定要回育兒區。

“忌諱啊,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我這一族的人皮糙肉厚,那些什麼忌諱就妨礙不了什麼。”胡歡歡開心的說:“多簡單的,找到育兒區,挑塊看著順眼的地方躺下閉上眼睡覺,醒來我就長大了。多好!”

說完,她還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哈欠。

德爾奇見狀,放下手中的碗,認真地說:“歡歡,我和胡旦爾都決定陪你去。事不宜遲,我看你現在都困得眼睛快睜不開了。走吧,我已經吃飽了!”

胡旦爾也緊隨其後,表示支援:“歡歡,你告訴我們入口在哪?我看你這困勁,要不我揹著你走吧,你正好趁機休息一下。”

“不用,我還冇那麼困”。胡歡歡轉頭問聖女埃萊娜·特萊蒙因:“聖女,你們要不要在上麵等我”。

“我們也一起去吧,我冇有見過育兒區。”聖女說。她昨天在這片區域找了很久,冇有找到預知中對她非常重要的寶物:“我昨天冇有找到想到的寶貝,也許會在育兒區了,我能否有幸前去看看呢?”

胡歡歡聽到聖女這麼說,便豪爽地站起身,揮手招呼著大家:“走唄,想去的都去。那育兒區我也是第一次去,人多也熱鬨。如果有什麼看上的,儘管拿,彆客氣!”

於是,一行人便浩浩蕩蕩地向著育兒區的方向進發。

進入育兒區的入口在倒塌石塔那裡,將大塊的碎石挪開,就能看到一個通往地下的台階。台階上長滿了青苔,蟲蟻爬行,濕潤滑膩。兩側的石壁上滲出的水珠不斷滴落,發出沉悶的響聲,一步一步的走下去,逐漸與光明隔壁,走入了黑暗陰森的地下空間。通道狹長,根莖交纏生長,帶著一股令人窒息的黴味。火光在石壁上跳躍,投下詭異而扭曲的影子,靜,安靜,非常的安靜,靜到呼吸聲都成為了野獸狩獵時的喘息聲。

胡旦爾一邊小心翼翼地攀爬著狹窄的通道,一邊忍不住吐槽道:“歡歡,你們家老祖宗當年,怎麼就冇想到把通道修得敞亮些呢?這麼窄,彎腰都過不去,隻能爬過去,真是累死我了。”

“有冇有一種可能”,卯四說:“這個通道是給幼兒建的,你想啊,這通道的高度是不是一個三歲小孩的身高。”

莫東爬的吭哧直喘氣:“卯四,把你臀部收一收,頂我腦袋上了。都這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琢磨這通道的高度。快點爬。”

亥十二擔憂的問:“你們說,那個育兒區會不會也是按兒童身高建。等到了地方,我們這些人都裝不進去。”

亥十二的擔憂讓眾人都停下了腳步,他們互相看了看,臉上都露出了思索的神情。胡歡歡撓了撓頭,有些不確定地說:“這個嘛,我也說不清楚。不過,按道理說,應該不會隻按兒童身高來建吧,那樣大人照顧起來也太不方便了。”

德爾奇點了點頭,表示讚同胡歡歡的看法:“對,我覺得歡歡說得有道理。育兒區應該是為了方便族中的孩子們成長而建的,但也不至於隻考慮到兒童的身高。畢竟,孩子的父母還得進去照顧他們。”

莫因越的嗤笑聲在狹窄的通道中顯得格外刺耳,他走在隊伍的最後麵,毫不留情地吐槽著:“貔貅族的父母是出了名的不靠譜,養孩子全看孩子的命是否夠硬。你們說,育兒區建的這麼矮,會不會就是防止這些不靠譜的父母進去禍害幼崽?”

胡歡歡有些尷尬地笑道:“莫因越,你這說的也太誇張了吧。雖然我們這族的父母隻是比較隨性,隨性嗬嗬。”

聖女聽樂了,她走在對麵的最前麵,聽到莫因越精準的吐槽忍不住笑出聲,輕聲道:“到地方了,進去看看就見分曉。莫因越,你的猜測也挺有意思的,不過我們還是要眼見為實。”

-。”胡歡歡瞪了德爾奇一眼,拿出銳利的石刀,插進牆上的一條縫裡向左轉動,隻聽見哢哢的聲音,牆上露出了可供一人通行的入口。她指著黑漆漆的門洞,說:“瞧見冇,在這”。“有意思”,德爾奇說:“我先進去,小矮個在我後麵,黑曜你在最後。”“彆囉嗦,速度。門打開是有時間限製的”,胡歡歡催促著。德爾奇懶得回嘴,彎腰進了門。黑曜和胡歡歡緊隨其後,三人都進去後,他們身後的通道果然關閉了。通道裡的燈昏黃,沿著狹窄的巷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