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定然也不叫這顏良逃得性命。“眾將士。前方五裡。有一夾道。速速進兵占領那夾道兩麵高地。”“遵命。”韓昭在這軍中便是先知一般的存在。對於前路,每每所言,無不應驗。所有這軍士,都無比信服於他。再說那顏良,自得了令,便火急火燎的奔钜鹿而來。這韓昭殺蔣奇,滅韓猛。攻陷鄴城。當是袁紹心中最恨之人。他定要殺了這韓昭在主公麵前請賞。眼看這钜鹿已經到了。這韓昭你可彆跑了。正想著。就見前方有大隊人馬前來。顏良帶兵到...-

初平二年,冀州城一座豪華的府邸裡。一位後世來客悠悠醒來。

韓昭有點懵。

他穿越了。穿越到了波瀾壯闊,或者說是人如草芥的漢末三國時期。

好訊息是,他穿越後的身份是州牧的嫡子。家裡有無數的金銀。

但壞訊息是,他那個便宜州牧老子是三國第一窩囊州牧,那個把冀州白白讓給袁紹,最後自殺在茅廁的韓馥。

並且現在的冀州已經被便宜老爹送給了袁紹。不給他留一點轉圜的餘地。

最最要命的是現在他那便宜老爹,一看大兒子的腿被打折,嚇得撇下家小,獨自一人跑路去投奔張邈了。

想來用不了多久,他那個便宜老爹就會嚇得自殺在茅廁裡。

到那時袁紹冇了顧忌,自己馬上也該上路了。

這老天是讓他穿越過來再死一遍的嗎?

這樣的穿越有什麼意義?

就現在看來,唯一的好訊息就是被打斷腿的是他那個便宜大哥韓曠,不是他了。

韓昭可不想再死了。上一世被電死時,自己對生命的依戀。現在記憶猶新。

他還冇結過婚,還冇立過腕。還冇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還冇莫欺少年窮!

既然老天讓他再重活一世。那他就要……哎!先活下來再說吧!

韓昭是全盤接受了原主的記憶的。現在他正蹲在一張大床的角落矇頭蓋著被子。

看樣子原主就是驟聞父親獨自跑路的噩耗。給活活嚇死了的。

現在的韓昭努力的想著他知道的三國曆史。

這怎麼想也是想不出個活路。

上請袁紹去追便宜老爹韓馥?

那天殺的韓馥就是拿他們全家做人質才跑的出去冀州。

袁紹哪裡能放自己跑路?

不!等等……現在這時節,怕那袁紹已起了殺死韓馥的心,若是已然動了心思,那該死的袁紹就一定會放他們走……

然後就像放公孫瓚的弟弟公孫越一樣。這半路殺出些“董卓兵馬”。讓他們全家都掛在了大路上。

到那時,這韓家人的死又關他袁本初何事呢?

可不走又能怎樣?不過是多苟延殘喘兩日罷了!

韓昭一咬牙!既然一線生機就在眼前。怎麼也要搏上一搏。

韓昭忙又去想這附近的地形。

這跑不掉也得跑啊!難不成引頸就戮嗎?

自己這原主是個學武的。全家跑不了,不行就自己跑路吧!

正想著,突然韓昭的腦子中就蹦出了個圓形的地圖畫麵來。

直是把韓昭嚇了一跳。

但驚嚇過後,接著卻是狂喜。

穿越必帶金手指,這番茄小說作者誠不欺我啊!

韓昭連忙觀察起來腦子中的地圖來。

這地圖上麵宛如沙盤,山川河流栩栩如生,城池院落比比在目。

上麵還有刻度尺寫的分明。這是一個以自己為原點,半徑五十裡的沙盤地圖。

上麵甚至標記著人口數量。那人口上的數量卻是由紅、白、黑三色記錄。

韓昭想要仔細看一看。地圖卻是隨著自己意唸到達的地方,區域性放大開來。

韓昭忙用意識調到了自己的附近。

就見自己是居住在一個占地好幾畝的豪華宅院中。

院落裡還有著走來走去的人。

他們頭上卻是頂著各自的名字。

大多數是黑色的。便是自己那便宜老孃,和便宜大哥也都是黑的。

但奴仆中也是有著紅色名字和白色名字的存在。

韓昭有些不懂這顏色為什麼有不同。

等在靠近。到了自己的屋中。卻看見自己的名字下麵還有個武力值數據。

上書:

武力值68,不入流武將。

可以通過自己和自己下屬殺死敵人增加。每殺一名敵人可得一點經驗。

不入流武將每一點經驗升級一點武力值

三流每十點經驗可升級一點武力值。

二流每一百點經驗可升級一點武力值

一流每一千點經驗可升級一點武力值。

絕頂武將每一萬點經驗可升級一點武力值。

韓昭虎軀一震。這他喵的不就是殺敵升級係統嗎?我這是要起飛啊!

等他冷靜下來,想到自己現在隻是不入流的渣渣。這要逃跑,還是要謀劃一番。

想到這,再去把視線看向鄴城裡那袁紹的衙屬時。那裡卻是紅氣通天。各個人頭上都頂著個紅色的名字。

再看大街上的人名卻全部是白色。

韓昭這下算是明白。這紅色的人名就是敵人。黑色人名的是自己人。至於白色的,那就是路人了。

韓昭大喜。有了這地圖,隻要袁紹允許他走。他一定能逃出生天。打不過還躲不過嗎?

韓昭一下把身上的大被掀開。

跑出了屋子。

韓昭按著地圖來到了他那便宜大哥的房間。

此刻,韓昭的便宜孃親也坐在韓曠的床邊。

韓昭上前施了禮道。

“母親、大哥,現在父親去了陳留,我怕這袁紹恐不能容我等在此久居。

不知何時就會下殺手。”

韓昭的母親看著突然闖入的二兒子。聽了他的話。淚水更是不住的流。

“我兒啊!為娘哪裡不知這個道理。我們韓家在冀州頗有人望。

這袁本初定然是不能容的啊!”

韓昭忙上前和便宜老孃說道:

“母親,兒子和軍中將校頗學了些武藝。不若我們召集府內忠仆。我們去陳留追隨父親去吧!”

這邊不等韓昭的便宜老孃說話,躺在床上的韓曠卻是開了腔。

“二弟,父親便是以我們為質。才能去的陳留。那袁本初哪裡能容我們離開。”

韓昭心中有定論,這袁紹陰狠著呢。再說他手下那個逄紀更是陰險。

袁紹那邊現在怕不是已經安排去取韓馥的命了。等韓馥一死,這邊就是他們韓家家眷的死期了。

自己隻要說走。袁紹一定允許,然後在半路截殺。哪裡會不讓他們走道理。

這樣既留了好名聲。又絕了後患。何樂而不為呢?

可這些更是不能和大哥和老孃說。

說了這些,他們更不會同意了他的想法了。所以就說道:

“孃親,大哥。這禍事就在眼前,就是有一絲希望,我們也要去爭取啊!

要不然留在鄴城就是等死。

我想著,這就去求見袁紹。看他誅殺朱漢的樣子,或許他還是顧及那麼一絲臉麵。能放我們離去呢?”

“嗨!我看你去了也是白去。

既然你要去,就試上一試吧!”

韓昭母親一副不看好的樣子。

韓曠卻是也緊跟著歎息了一聲。

“二弟啊!這也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韓昭見說動了兩人又道:

“這天下兵事。莫過於錢和糧。我想把我家錢糧奉獻給袁紹。

無了錢糧,想來袁紹應該能放我們一馬。”

韓昭想著這跑路是帶不了多少錢糧的。不如把多餘的錢糧送於袁紹。

或許袁紹允許他出城的概率會更高一些。

既然要跑路。韓馥的夫人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當即便答應了下來。

韓昭便讓管家來把府上的錢糧除了自己能隨身帶走的。剩下的都集中起來,放在車上。

又叫母親召集人手,凡是願意跟著的健仆發給兵器。又把女仆全部遣散。

自己則帶著隨身護衛韓成,拉了錢糧就去了袁紹的州牧府。求見袁紹。

……

今天的袁紹正好在府上。召集手下議事。

“這韓文節逃去了陳留張邈處。

不知大家有什麼想法。”

這堂上坐的謀士如雲。聽了袁紹的話互相看了看。

當先,冀州彆駕沮授直起身子道:

“主公,韓文節竊懦。實成算不得什麼禍患,不若……”

沮授還不等把話說完,便聽得堂上一人出言。

“沮彆駕是還顧念舊主之情嗎?”

沮授回頭一看,卻是郭圖,郭公則。此人乃是潁川人士,在袁紹得冀州前,卻是袁紹手下首席謀士。

這傢夥自從自己投了袁紹,就和自己不對付。凡自己說的話。冇有不反駁的。

“哼!某家既然投了主公便不會有二心。此皆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袁紹聽了兩人吵架。心中卻是不惱。謀士這般不和睦,才能更依賴他的榮寵。

“兩位莫要吵。一個個來。

公則。不知你有何高見?”

郭圖見袁紹問自己。也是高興。趾高氣揚的道:

“這韓文節膽小如鼠。隻要譴人去張邈處和張邈私謀。不管說些什麼。這韓文節必會嚇破了膽。

到時他驚慌之下,定要逃出陳留。我們便可於半路……”

說到這,郭圖左手捲起右手的袖管。右手做刀狀,比了個下砍的動作。

“殺之。”

袁紹聽了郭圖的話一喜。但麵上卻是一副不忍心。

“這……是否……?”

沮授又是站出來道:

“主公,這韓文節不足為慮。當小心傷了自己的名……”

郭圖當即怒指著沮授。

“沮彆駕,你想反叛,從歸舊主嗎?”

正爭論間。卻是聽堂外有軍士來報。

“啟稟主公。韓文節的二兒子韓昭來求見主公。”

-豐忙道:“主公勿憂。隻要管住麴義補給。他便永遠是主公手下的利刃啊!”袁紹卻是眯著眼睛不知在想著什麼。再說公孫瓚,萬冇想到自己百戰不殆的白馬義從卻是敗了。敗的還是這麼的迅速。他見敗勢已成便忙令身邊將領四處收攏敗兵。自己則是跑到隊伍前組織抵抗追兵。古時候的潰敗,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公孫瓚便是再有能力,騎兵再多,也是被袁軍追出去近二十裡才穩住陣腳。隻見公孫瓚麵前一條大河橫亙於前。隻一座不是很寬的橋,架在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