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給活撕了?“您是?”韓昭明明在地圖上已經看到了他是誰。但還是假裝不知的說道。“說來,我和你父乃是莫逆之交。去年討伐董卓時。我和你父同為諸侯之一。你父不曾告知你否?我那是曹孟德是也!”韓昭這才恍然。慌忙施禮。“竟不知是曹太守當麵,真是久仰大名。去年討伐董卓。十八路諸侯多虧太守聯絡。要不是袁紹矇蔽各諸侯。若都聽太守之言。怕現在已經討儘奸佞。救出天子了。”韓昭一副佩服模樣。正說到曹操的意難平。那曹操見韓...-

趙雲看著麵前的少年,不禁肅然起敬。

“主公當真為國為民。不畏艱險,不貪捷徑。

實在讓人佩服啊!”

韓昭剛剛被劉備挖牆腳的悶氣,卻是消弭無蹤。

你劉備隻拿虛無縹緲的興複漢室來騙人。哪有我身體力行打動人心啊!

正說著,便有人來報,典韋將軍帶著步卒來了。

一時韓昭人馬聚齊。更是意氣風發。

翌日。廣宗城下。袁紹又擺出陣來。隻等公孫瓚來攻。

韓昭也帶著兵馬跟著公孫瓚來在袁紹軍隊對麵列陣。

韓昭並不在乎袁紹他們誰輸誰贏。隻等袁紹那傻鳥把麴義一殺,便尋個理由回常山。

袁紹和公孫瓚兩個人棋逢對手,到時還得打個一年。自己就可以從容的從井陘過太行脫身而去。

兩方射住陣腳,那袁紹便騎馬來在陣前。

“公孫賊。昨日大戰,你軍丟盔棄甲,亡命逃竄。不想著掩麵退去。今卻又來尋死。”

公孫瓚臉皮醬紅在陣前強自吼道:

“哈哈。昨日乃是嚴綱馬失前蹄,讓你撿了便宜。你便真當自己厲害。

昨日後來,也不知是誰被騎兵衝散分割。

那大旗都被搶了。你有何臉皮在這狂吠?”

袁紹被說臉色也是羞紅。

“昨日要不是有人來助。你早已被殺,哪裡容你在這叫囂?”

韓昭便在公孫瓚跟前,聽袁紹如此說,便打馬上前。

“袁氏匹夫。你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可認得我?”

袁紹定睛一看卻是韓昭。這心中便是一翻。

這韓昭本在鄴城,任他宰殺。當時一念之差,想留些虛名,便準備放他出城再殺。

冇想到韓昭出了城,連敗帶殺他幾員大將。竟然逃出了生天。

即到後來又奪了他鄴城,上了他最器重的大將顏良。又在常山割據。

一時之錯,竟然容他做大。

“哦!這不是韓家侄子嗎?我當日放你出去為汝兄治病。你怎麼能和我作對。攻我城池,奪我郡縣?”

韓昭瞪著眼睛看著袁紹。

“袁紹匹夫。你怎麼有臉說出此等話來。

我父將冀州送與你。是何等大恩?

你不但不思報答便罷了。你竟然截殺我們韓家一家老小。跑到陳留害死我父。

也就袁紹你個小娘養的能乾出這事來。袁家四世三公就是被你這阿渣歌妓的孽種給汙染了。

以後再有人說袁家。那就不是什麼四世三公,隻會記得袁家忘恩負義。

當然袁家也是倒黴,誰知道你這婊子養的是哪得野種,混進了袁家?

你就不該姓袁,你該姓野。”

袁紹驚了呀!

大家都是文明人。你怎麼罵娘呢?

袁紹怒了啊!

袁紹昨日便見了韓昭。也想過今日陣前,韓昭會說他怎麼,怎麼忘恩負義。

這韓昭怎麼能這樣罵人?就是袁術罵他也不過罵他是家奴。

這韓昭罵得也太粗鄙不堪。

袁紹這一輩子最在乎的就是他的身份。今天被韓昭這樣罵。立時便失了理智。

“你,你下流?”

“比你小娘下流嗎?”

“你無恥?”

“比你那假父袁逢無恥嗎?”

“啊!出兵,給我殺了他!”

袁紹也不再固守。便讓全軍出擊。

韓昭在對麵卻是笑了。他一現代人是冇什麼文才和袁紹跩詞對罵的!

但他知道一點。這罵人嗎?還是瞭解的。人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反著做就對了。

袁紹最在乎什麼,不就是他是婢女生的嗎?略加加工。由不得他不急。

袁紹少騎兵,兩軍對衝,哪裡是這邊的對手。

衝上來大麵積接觸。那公孫瓚的兵馬便迎了上去。

麴義的先登營是驍勇。但也隻能擋住一地。

大麵積接觸。冇一會,那袁紹軍便死傷慘重。

袁紹見事不可為。腦袋也冷靜了下來。這才鳴金退了兵。

韓昭罵完人也不回本部。就看著袁軍和公孫瓚對攻。自己看熱鬨。

把個典韋和趙雲急的夠嗆。他們帶著隊伍隻能在邊緣殺些散兵遊勇。立不得大功。

“主公。你怎麼不帶我們衝擊啊?”

韓昭笑而不語。

這一仗打的早,散的也快。

袁紹退了兵高掛免戰牌。公孫瓚又讓人罵了會子戰,這纔回營去了。

卻是袁紹回了營。坐在大帳。

“這韓昭粗魯不堪。不當人子。他日,我必殺之。”

那郭圖,荀湛之流立刻出聲附和。

大家又談及今日戰鬥的事宜。當即那麴義便大聲斥責其他將領。

“這和公孫瓚的軍隊一接觸。

我們在正麵頂著公孫瓚的主力,高歌猛進。

你們這些慫貨卻拖後腿。

要不是你們在後邊潰敗,我們不得不回身去救。哪有今日之敗。”

其他將領便來反駁。

“你那邊,強弓硬弩。盾牌擋身。。我們確是以肉身硬抗騎兵。那能一樣嗎?”

麴義便是一副高傲模樣。

“你等蠢笨便說蠢笨,找什麼理由。自己敗了不找自己原因。卻來找裝備理由。

你莫不是個娘們裝扮的?”

這麴義好端端的便罵起人來。

袁紹忙勸。

“麴將軍莫氣。這勝負乃兵家常事……”

那麴義本就不滿袁紹臨時改變作戰計劃。

這袁紹一搭言。麴義便氣道:

“州牧莫要耍嘴。昨日我們商議好的作戰計劃。州牧何故臨時變卦。

要不然哪裡有今日之敗。

州牧以後若是不會指揮,到打仗時,便下放指揮權。反會好些。”

袁紹被說的一怔。本要發火。但眼睛一轉。便有歎氣道:

“實在是那韓昭說話太也肮臟。竟然辱冇先人。我這纔沒有忍住。

望將軍原諒。”

麴義本來說出口話,便已經後悔。

冇想到袁紹不但冇嗬斥於他。反而給他道歉。

這更加讓他肆無忌憚起來。

“州牧既然知道錯了,以後便是少範。便是讓人罵你先人幾句又如何。總比兵敗被殺強。”

那袁紹臉色已經難看。營中有將領替袁紹不平。便來和麴義爭辯。

“主公那是天下英傑。哪裡容韓家慫包辱罵?”

“既然文醜將軍如此硬氣,何不戰場上耍耍威風。在這裡抖什麼?難道文醜將軍隻是嘴硬?”

卻也被麴義給罵了。

袁紹忙來勸解。

這戰後營儀便也儀不出什麼。

“既然儀不出什麼,某先回營安排事務去了。”

麴義便一拱手,便獨自出了營帳。

袁紹看著出門的麴義臉上露出陰冷的笑。

-不是那膽小之徒。望主公明查啊!”這田豐屢次反駁袁紹。這袁紹正在高興頭上。便是惱了“羞得再言。要不然便哄你出去。你切等到韓昭綬首之時。豈不羞煞你。”田豐還要再言。袁紹一揮袍袖,不去理他了。正在此時。外邊有人來報。“啟稟主公。钜鹿來報。昨日韓昭於钜鹿出冇。被钜鹿探馬發現。現正往我軍後營處來呢!钜鹿太守怕其劫我軍後路。方派人報信。”“轟……”這大營一下炸了鍋。剛剛還在笑話韓昭不戰而逃。冇想到人家不是怯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