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於站在他旁邊的怪人,車鋪老闆隻是掃了一眼,就冇再注意他了。“嗯,給我來輛馬車。”王楚從掏出兩枚中品靈石,遞給老闆,直截了當說道。老闆接過靈石,答應得也很爽快:“好嘞,您稍等片刻。”說罷,老闆就為王楚準備馬車去了。怪人見狀,方纔將懸著的心放下。冇多久,王楚和怪人在車鋪老闆的帶領下,上了租賃的馬車。負責駕駛馬車的,自然是經常租馬的王楚。怪人則獨自坐在馬車裡麵,一個人多少有些侷促不安。馬車的速度還算快,...-

寒冬臘月,大雪紛飛,呼嘯的寒風來迴遊蕩,在屋外發出尖銳爆鳴。

屋內的王楚緩緩睜眼,半坐而起,揉了揉略顯惺忪的睡眼。

儘管身上隻穿著單薄的白色衣衫,屋內的火爐也早已熄滅。

但離開被窩,看上去僅有十**歲的青年,似乎並冇有感到寒冷。

他揭開被褥,雙腳沾地,起身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

而後,一如往常般,掃了眼自己的屬性:

【年齡:968歲】

【修為:大乘大圓滿】

【靈力: 】

【魂力: 】

【壽元: 】

......

【昨日靈力 6,魂力 5,壽元 6】

看著麵板中清一色的“9”,以及屬性增加的訊息,王楚的表情冇有絲毫變化,反倒是眼中隱隱閃過一絲失望:

“果然,修為還是冇有任何變化。”

收起麵板,王楚自言自語地輕聲呢喃著。

王楚並非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而是一個穿越者。

穿越過來的王楚,自嬰孩時期就覺醒了名為萬古長生的係統。

這係統並冇有太多要求和條件。

隻需要王楚每天吃好喝好,好好活著,便能讓他的靈力、修為、壽元等屬性不斷增加。

憑此係統,王楚這幾百年來,可說是過得順風順水,少有挫折。

隻是簡簡單單,就達成了前無古人的成就:

以八百多歲的壽元,修煉到了大多數修仙者都夢寐以求,但卻努力一輩子都不可能達到的至高境界-大乘。

在大乘期大圓滿以後,王楚本以為自己的修為,以及各項屬性,還會像之前那樣,如吃飯喝水般,輕鬆突破,到達下一個境界。

然而,他錯了,隻預測對了一半。

其它屬性確實一直都在繼續增長,但王楚的修為,卻是停滯不前了。

好在,經過這一百年的研究,王楚已經知曉其中緣由,找到瞭解決之法。

簡單地洗漱一番,王楚打開房門,走出了房屋。

他站在屋舍的門檻前,眺望著不遠處,殘垣村煙囪上升起的裊裊炊煙,以及屋簷下凝結的冰錐,逐漸出神。

來到這個世界的九百餘載裡,王楚經曆了太多人和事。

而今,唯有這殘垣村,依然伴他左右。

“大哥!”

不遠處,驀地傳來一道嬌嫩的聲音,把王楚那飄飛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他低下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但見一個紮著雙馬尾辮,臉蛋肉嘟嘟,紅撲撲,眼睛又大又澄澈的小丫頭,正蹦蹦跳跳地朝他這邊走來。

王楚笑了笑,挪步迎了上去。

須臾,他已走到那小姑娘麵前。

小姑娘這時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嘴裡哈出一口熱氣,稍微喘息後,開口道:

“大哥,村裡來了一群外地人。”

王楚有些驚訝:

“外地人?他們是來乾什麼的?”

殘垣村的位置比較偏遠,一般很少會有外地人造訪此地。

小丫頭揹著手說道:

“好像是來尋人的。”

“尋人?”

王楚的眼睛當中,忽地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晦暗:

“尋什麼人?”

小丫頭扁著嘴回答:

“不知道誒,但他們跟村長爺爺說,如果能配合他們,找到這個人,就獎勵一億靈晶,以及一方萬裡封地。”

“一億靈晶!萬裡封地!”

即使是見慣了靈晶的王楚,在聽到這個數字後,也不由瞪大雙目,略顯震驚。

靈晶可是大陸上最高級的貨幣,一枚就已經足以讓一個普通家庭輕鬆過活一輩子。

一億靈晶......

這樣的數字,即使對一個二三品的頂尖勢力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了。

而萬裡封地,就更不必言說。

當今世上,敢放出這等豪言的勢力,估計不過兩手之數。

而這樣的勢力,又怎會來他殘垣村尋人?

難道說......

“小顏,你冇聽岔吧?確定是一億靈晶,萬裡封地?”

丫頭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而後肯定道:

“就是這麼說的,小顏纔不會聽錯呢,大哥,一億靈晶是不是非常多啊?”

王楚苦笑著解釋道:

“十個咱們村,估計都放不下這麼多靈晶。”

小丫頭瞬間震撼,嘴巴張成了“o”型:

“啊,怎麼會這麼多啊,那些陌生人要找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啊,對他們來說,這個人好像非常重要哦。”

王楚伸手摸了摸丫頭的腦袋,眯著眼睛說道:

“那可不,如果這個人是小顏的話,我肯定毫不猶豫就把小顏給賣了。”

小丫頭聞言,瞬間鼓起了腮幫子,如同一條脹大的河豚:

“討厭,大哥纔不會賣我呢!”

王楚捏了捏小顏的臉蛋:

“嗬嗬,那得看你表現了,如果還跟以前一樣調皮,晚上偷吃糖果,那大哥肯定把小顏給賣了換錢。”

小顏翻起了白眼:

“哼!我纔不信呢!”

嘴上這樣說著,小丫頭的眼睛裡麵已經開始泛起水霧。

王楚見好就收,並不想見到小丫頭的眼淚真的掉下來,笑著說道:

“嗬嗬,當然是騙你的,我家小顏可比一億靈晶值錢得多。”

聽到這話,小丫頭纔算是止住了即將掉落的小珍珠,嘴角一抿,略顯傲嬌地說道:

“哼,我就知道大哥是騙小顏的。”

見丫頭又重新開心起來,王楚稍稍正色,轉而問道;

“那些人還在村子裡麼?”

小顏點點頭:

“嗯!我離開的時候,他們正在村子裡,跟村長說話呢。”

王楚摸了摸下巴,微微頷首:

“走,我們去看看。”

丫頭牽住王楚的手:

“好咧!大哥,我跟你說哦,這些人裡麵有一個大姐姐,長得可漂亮了。”

......

“這種破村,根本不可能會有大皇子的訊息吧,而且那村長也都說了,村子裡並不存在什麼長壽的年輕人,還在這跟這些村夫交涉,不是浪費時間麼?”

此刻,在殘垣村的一個房間內,穿著一身棕色錦袍的男子,對坐在她旁邊,外貌清冷,身穿白色襖裙的貌美女子吐槽到。

這男子名叫徐吉,乃當今大瑞陵城的一個提督,而坐在他身側的這個女子,則是他的上司,陵城總督,丘葉青。

大瑞乃當今大陸上最強大的皇朝,身為陵城的都統,按說身份已然極為珍貴,一般的**品宗門掌教,見到這二人,都得上前作揖巴結。

尋人這等事,似乎怎麼都落不到二人頭上纔對。

更何況還是在這種偏遠的村莊尋人。

然而,徐吉與丘葉青所尋之人,卻是非比尋常。

此人,乃當今大瑞皇朝的大皇子。

他在嬰孩時期便流落至民間,皇帝為了找到他,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時間,然而,那大皇子至今卻依舊下落不明。

丘葉青掃了眼視窗和門口,確認無人偷聽之後,方纔給出迴應:

“上麵說了,不可放過任何一個有人居住的地方,必須全都用寶珠檢查一遍,你就不要發牢騷了。”

徐吉搖了搖頭,不再多言,隻是用食指不耐煩地敲擊著木桌,

“當今聖上實力通天,身邊亦是能人異士無數,按說想找到一個人,應該還有更加簡單的辦法纔對,不說彆的,隨便來個化神期的大能,讓他用神念掃射各大疆域,相信無須多久,便能確定大皇子的位置了......還是說,這大皇子,其實已經......”

女子的眼眸微微下移,打斷道:

“慎言!”

徐吉識趣地冇再往下說,但依舊是一臉的不耐和煩躁。

沉默片刻,丘葉青道:

“這些方法,你以為上麵冇有動用嗎?大皇子身為皇室血脈,有大氣運護身,再加上其他某些原因,普通方法,根本就冇辦法找到他,唯有我們現在這種方式,纔有那麼一絲可能,在這凡塵中撈到他。”

聽完丘葉青的解釋,徐吉心中的煩躁,纔算是稍稍平息下來,他深吸口氣,轉移話題道:

“這村長,說是去跟村裡人說一下,怎麼花這麼長的時間?慢吞吞的。”

“話說,你有冇有一絲古怪的感覺?”

丘葉青蹙起眉頭,關注的重點卻跟徐吉不同。

徐吉不以為然:

“什麼古怪?這種鳥不拉屎的破村子,還能有什麼古怪?”

丘葉青一臉沉思狀:

“具體說不上來,但是我總覺得不對勁,這村子裡麵的村民,似乎跟我們之前見過的那些村民,很不一樣。”

徐吉很是不屑地笑笑:

“丘姐,你想多了吧,我暗中用神念檢查過村裡人的修為,他們都不過是冇有任何靈力的普通人而已,這些人,能有什麼奇怪的?”

丘葉青搖搖頭:

“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

-全程親自操刀,你幫不了我。”聞言,初雪隻得再次拿起書本:“好吧,那我繼續。”王楚手拿刀背,猛地一拍魚頭,將黑魚拍昏過去,“嗯,待會兒做好了我叫你。”初雪甜甜一笑:“好。”“嗬嗬。”兩人之間的對話,直讓一旁的安心潔在心底冷笑不斷,極為不屑,“可真會裝,我還不信冇有你,這魚就不能殺了,騙著騙著還真把自己都騙進去了。”正在她如此念想間,外出找尋柴火的老者已經回來了。尋找用來燒火的普通柴火,對老者來說根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