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要王楚每天吃好喝好,好好活著,便能讓他的靈力、修為、壽元等屬性不斷增加。憑此係統,王楚這幾百年來,可說是過得順風順水,少有挫折。隻是簡簡單單,就達成了前無古人的成就:以八百多歲的壽元,修煉到了大多數修仙者都夢寐以求,但卻努力一輩子都不可能達到的至高境界-大乘。在大乘期大圓滿以後,王楚本以為自己的修為,以及各項屬性,還會像之前那樣,如吃飯喝水般,輕鬆突破,到達下一個境界。然而,他錯了,隻預測對了一半...-

王楚剛走進大殿,軒轅東恒的臉上就溢位微笑,心中也充滿了期盼。

他的這個外孫,會覺醒出什麼樣的本源之力呢?

元素、聖靈、聖物......還是時空?

如此想著,軒轅東恒對王楚說道:

“孩子,你快到老夫麵前來。”

王楚聞言,麵無表情地走到了軒轅東恒麵前。

一邊走,他還一邊觀察著周圍。

除了軒轅東恒之外,他還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麵孔。

比如軒轅懷瑾、東方離,以及那天坐在軒轅東恒旁邊的那兩個人。

他發現不管是誰,此刻的眼睛裡麵,都隱含著期待。

須臾,王楚來到了軒轅東恒麵前。

軒轅東恒在這時朗聲說道:

“聖子已到,大典開始!”

話音落下,但見一位站在軒轅東恒旁側的中年男子,在他後麵宣佈:

“祭祖!”

說完,這男人將三炷香遞到王楚麵前,以和藹的語氣對他說道:

“聖子,請將這三炷香,插到那邊的香爐裡。”

說話間,男人側身,用另外一隻手指向了大殿後方。

王楚將香接過,而後看向男子手指的地方。

他看到那地方矗立著眾多神龕牌匾,在這些神龕牌匾前麵,有一座香爐。

王楚點了點頭,而後拿著香燭,朝那香爐走去。

此間,周遭圍觀的眾人,一邊看他,一邊私下裡議論道:

“你們說,這位聖子需要花多久走到那香爐前,將香燭插下去?”

“之前的聖女花了整整兩個時辰,我估計他也差不多。”

“那可不一定,之前的聖女可是在剛剛歸來,舉行大典之前,突破到了人仙境,眼下這聖子,應該還停留在大乘期吧?他能跟那聖女一樣?”

......

軒轅懷瑾有些緊張好奇地盯著王楚的背影,此刻也很想知道,王楚要多久才能將香燭插進香爐裡。

須知這香爐周圍可是設置了極其強大的壓製陣法,這種陣法,不僅能壓製一個人的修為,還能壓製一個的精神。

當初的軒轅懷瑾,可是花費了好大力氣,方纔插香成功。

除了她以外,軒轅東恒等軒轅家族的人,也是拭目以待。

在眾人的注視下,但見王楚緩緩走進了壓製陣法中。

強大的精神威壓和修為壓製猛然襲來,讓王楚的動作微微一滯。

見此情形的眾人,本以為接下來,他的步伐一定會慢下來,走起路來一定會變得極其艱難。

然而,讓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王楚僅僅是稍稍停頓了一下,便繼續按照先前的步調,向前走去,似乎冇有受到絲毫影響。

片刻過去,三炷香已經被王楚插在了香爐當中。

此舉,頓時在大殿當中掀起一陣風浪。

原本還對王楚不怎麼重視的各大修士,紛紛開始正視起眼前這個新聖子來。

“我去,強啊,他看上去竟然冇有受到絲毫影響。”

“他要是再快一些,估計都能打破我們東恒一族的記錄了。”

有人忍不住惋惜:

“哎,可惜,這樣的人,若是生在彆的時代,將來一定能讓我們一族更加強大,但卻運氣不好,生在這個時候。”

......

軒轅東恒有些木愣地看著插完香,轉身走回來的王楚,顯然也有些吃驚。

他在心中暗道:

“這小子,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類型。”

如此念想間,王楚已經回到他身邊。

這時,先前那大聲宣佈的男人又開口道:

“賜姓!”

所謂的賜姓,便是軒轅家族將會給迴歸的聖子聖女,賜予一個聖族姓名。

當然,這並非強製,獲得姓名的聖子聖女,也可以選擇拒絕接受,繼續沿用原本的姓名。

不過,很少會有被賜姓後的聖子聖女這樣選擇。

畢竟,獲得軒轅族姓,既是家族的認可,也是地位的象征。

有此姓名,幾乎可以在永恒聖域橫著走,所以幾乎冇有誰會拒絕這種誘惑。

“賜軒轅清之子軒轅姓,名琬琰!”

軒轅琬琰麼。

聽到自己的這個“新名字”,王楚稍稍感到新鮮。

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王楚這名字,他早就用慣了,可不願隨便更改。

更不會因為軒轅是聖族姓氏,就更改。

正這樣想著,台上的男子看向王楚,莊嚴肅穆地發問:

“軒轅清之子,你可願接受此名此姓?”

台下觀眾皆是興致缺缺,心中期望眼前這一步驟快點過去。

因為他們都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個毫無懸唸的結果。

這天下間,又有誰會拒絕軒轅族姓呢?

然而,讓他們想不到的是,王楚卻並非常人,隻聽他回答道:

“我不願意。”

此話一出,遠比先前還要大的風浪在大殿內掀起。

眼前這個迴歸的聖子,竟然不要軒轅族姓?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厲害,老夫見證過許多聖子聖女迴歸,就從未見過不要軒轅族姓的人,這小子有點意思。”

驚訝過後,也有人對此很是不屑:

“我呸,這根本就是愚蠢的行徑,他知道軒轅族姓能給他帶來多少好處嗎?”

“將來某天,他絕對會為自己當下的決定後悔,哎,這小傢夥,還是太年輕了啊。”

......

各首領議論期間,軒轅東恒也是錯愕無比,眼下這個賜命的環節,幾乎冇有人會出言拒絕。

軒轅東恒便下意識地以為,王楚也是一樣,所以他也就冇有提前跟王楚知會。

哪能想到......

他苦笑一聲,倒也冇有責怪對方,或是強迫對方答應的意思。

當宣讀的男子,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他時,軒轅東恒當即給了他一個繼續的眼神。

男子會意後,方纔稍稍恢複鎮定,說道:

“軒轅清之子,你確認不要這賜姓嗎?”

王楚想都不想便回答:

“確認。”

男子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後說道:

“賜姓結束,現在開啟修為測試!”

在一旁觀賞的眾人紛紛停止議論,再次將目光集中到王楚身上。

在王楚進入大殿的那一刻,很多人就暗中探測過王楚的修為。

然而,他們並冇有探測出結果。

這就不由讓人浮想聯翩了,很多人都很好奇,這讓他們看不透修為的青年,究竟是什麼修為呢?

......

-的圖案,一時間有些懵:“什麼意思?”王楚這時走到柳翠兒旁邊,將一塊天藍色的玉石遞給了她:“拿上這個,你很快就會明白了。”柳翠兒聞言,當即便將王楚手裡的玉石拿到了手中。接觸玉石的瞬間,柳翠兒隻覺得手上傳來一陣溫暖,那感覺,就如同冬日裡,通過窗戶照進來的陽光。不出片刻,他感覺這種溫暖的力量在她體內遊走了一圈,最後停在了她的手心處。在一種無形而又神秘的力量驅使下,柳翠兒鬼使神差般,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到手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