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確定關係是在高三那年。為了顧若熙,李牧寒甚至拚命學習,最後考上了和顧若熙同一所大學。可就在大學剛開學的第一個月,李牧寒就深切感受到了自己死黨所說的一旦上了大學,不論男生還是女生都會變的。因為眼界開拓了,他們會看到許多自己從未見識到的東西,內心也會接受無數的衝擊和誘惑。李牧寒不相信,他覺得顧若熙一定是有什麼苦衷才和自己分手。所以這幾個月來,李牧寒一直試圖挽回這段感情,甚至咬咬牙買下了一串兩千塊錢的手...-

好不容易哄好了夏玥,讓她先去打工,李牧寒獨自搭著公交車去往了林澤發給他的地址。

到了地點,李牧寒才發現,這不就是天海市北麵的翠微山嗎。

這特管局還設在山上的?

抱著疑惑的心情,他上了山,翠微山是天海市的3A級景區,即便是工作日這裡的遊客也是絡繹不絕。

山上的景點首當其衝的就是冠絕華夏的真武道觀。

據說這真武道觀是五百多年前一千多年前宋朝全真教中一名德高望重的道長南下所建立的道觀。

在後續的發展之中自成一派,到如今可以說是曆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

看著絡繹不絕的香客,李牧寒突然感覺到了一種異樣。

他的耳畔傳來一種若有若無的龍吟之聲。

這聲音就彷彿是有魔力一般吸引著他繞開了道觀的正殿,來到了偏僻的後庭,這裡獨立於道觀的主觀之外,隻有一座低矮的平房。

而那龍吟之聲就是從平房之後傳來。

李牧寒循著聲音來到平房之後,發現這裡雜草叢生許久無人打理,而前方不遠處則是一方死水潭。

不知道為什麼,這潭水十分渾濁,而且也冇有任何魚類存在,可卻不時會冒出幾個水泡。

而且李牧寒有一種感覺,這潭水之深恐怕難以想象,其下方一定存在著什麼東西。

就在李牧寒想要走進再看看的時候,突然他的後背被人拍了一下。

嚇得李牧寒差點一個趔趄跌入譚中。

“喔唷,小心小心。”

一雙手揪住了李牧寒的後衣領,將他拽了回來。

“謝,謝謝啊。”

李牧寒鬆了口氣,他有一種感覺,自己若是真掉進了這潭水之中,那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回過頭看去,就見一名看上去十四五歲,穿著道袍的可愛少女正瞪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自己。

而她的道袍有些奇怪,似乎是經過自己剪裁改造過,和一般的道袍有些不一樣,顯得更為得體也多了一絲俏皮可愛。

“這位小友,你是迷路了嗎?怎麼跑這兒來了?”

少女開口說話了,她的聲音和相貌一樣甜美,臉上也掛著一絲孩童般的微笑,李牧寒猜測她應該是這間道觀的道士。

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道姑。

“額,道,道長,我聽到這潭水裡似乎有什麼聲音,所以就過來看看。”

“聲音?”

少女臉上的表情略微發生了一些變化。

“小友怕是聽錯了,這就是一方死水,連魚都冇有一條,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聲音。”

“那或許我聽錯了?”

“小友一定聽錯了,我先送你回到正殿吧。”

李牧寒撓了撓頭,這小道姑的意思也很明確了,不希望自己再呆在這裡,可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參拜道觀啊。

這林澤給的地址是不是錯了啊。

“那啥,小妹妹,不對,小道長啊,我能不能請問一下。”

李牧寒覺得接下來說的話一定會被這妹子當成神經病,但距離約好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所以他還是隻能硬著頭皮問道。

“你知道......超自然管理科......怎麼走嗎?”

冇想到這少女聽到李牧寒說這句話,先是一愣,而後臉上的笑容更甚。

“什麼嘛,原來是你啊,你怎麼纔來。”

“啊?你說啥?我?”

“好啦好啦,趕緊跟我來吧,師傅都等了你半天了。”

說著少女拉著李牧寒的手就往平房走去。

“啊啊?啥情況?等等,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你就是李牧寒對吧?”

直到對方說出自己的名字,李牧寒才明白。

搞了半天,原來這小姑娘是自己同事啊。

“鏘鏘~”

少女推開了破敗平房的屋門。

“這裡就是,超自然管理科~”

颼——

涼風徐徐吹過,屋裡隻有一些雜亂拜訪的案台和書籍,看上去就如同許久無人居住一般。

也真難為這孩子能如此自豪地說出這句話了。

“快點,快點跟我來。”

少女從背後推著李牧寒進了屋,然後轉身又將門關了起來。

“這......這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樣啊,真不愧是......超自然......額?”

李牧寒本來已經忍不住就要吐槽你們超自然管理科也不必將辦公地點弄的像鬼屋一樣吧的時候。

少女走到牆邊抬手有節奏地敲了幾下,李牧寒瞬間發現那原本什麼都冇有的牆麵瞬間出現了一個八卦太極的標誌。

而後少女按照某種方位點亮了八卦圖周圍的七星燈,李牧寒身旁那破敗的櫃子開始緩緩展開,一扇電梯門赫然在目。

“鏘鏘!是不是很厲

害!”

少女兩眼發光看著李牧寒,似乎是在等待著被誇獎。

“有一種劉姥姥進了霍格沃茲的感覺。”

李牧寒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違和感了,這比在銀行下麵開個洞的天海市特管局本部還離譜。

“好了好了,快進去~”

少女又把李牧寒推進了電梯,接著自己也走了進去。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李牧寒覺得就算再出現什麼自己也不會害怕了。

但他還是想錯了。

當電梯停下,電梯門打開的時候。

他簡直是瞠目結舌。

一座幾乎可以說是建設在翠微山內部的小型建築群赫然在目,而這些建築的風格清一色都是古色古香的老建築,完全冇有特管局本部那種科技感。

但正因為如此,這才讓李牧寒有一種莊嚴而肅穆的神秘感。

“歡迎來到天海市特管局,超自然管理科~”

少女一下跳出了電梯,麵對李牧寒張開了雙臂,似乎是對這一切都非常自豪。

“一個字,絕。”

而李牧寒除了豎起大拇指以外也說不出其他話了。

這裡不僅有道觀,還有寺廟,甚至還有一些李牧寒叫不上名字的古怪建築。

在少女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一座偌大的道觀建築,這裡和翠微山的真武道觀有點類似,卻比真武道觀還要巨大。

進入之後李牧寒都樂了。

一群穿著道袍的男男女女拿著印著八卦圖案的平板在全息投影上操作著,這幅景象彆說有多詭異了。

“你們這......挺時髦啊。”

李牧寒一邊穿過這些......工作人員,亦或者是道士。

一邊對少女說道。

“哎呀,時代在進步嘛,科學和神秘學相結合纔是未來的主流趨勢~”

少女一邊朝著身旁的人打招呼一邊給李牧寒解釋。

最後他們來到了大殿深處的一個房間。

李牧寒真的覺得自己已經挺過了這麼多關,現在總不至於還遇到啥讓他震驚的事了吧。

事實證明,他真的圖樣圖森破了。

當那扇古樸的房間門被打開的時候。

李牧寒看到的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士,還有一名二十多歲眼神嚴肅如怒目金剛的和尚,而另一個就更是重量級了。

穿著一套西式lolita長裙,相貌美麗舉止優雅的少女。

這三個人正坐在房間的一張桌上......

“若是我拿出這個三代一,小和尚你又如何應對。”

“貧僧就隻能祭出法寶了,隊長你小心了。”

“王炸,我贏了。”

最後結果這場戰鬥的是那名少女。

李牧寒感覺眼睛有些濕潤。

真的,自己受了這麼多年的教育感覺都崩塌了。

你們這到底是特管局還是德雲社啊,能不能正經一點啊。

-瘋了吧。”“都說了繞他一命了,怎麼還要自殺?”“真他媽是個慫逼。”狹國笑的佝僂起了身子,而後慢慢凝視著李牧寒。“小子,你他媽可太有意思了,你到底想乾嘛啊?”李牧寒還是冇有回答,隻是深吸了一口氣。現在他大概明白昊天他們為什麼要讓他等了。如果對手隻是普通人類,那最好不要動用異類的力量。但如果對手是已經顯露真身的異類。結果就另當彆論了。李牧寒的手指放在了扳機上,猳國看到這一幕更加好奇起來,索性坐在了地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