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聽雲閣。雲澤看著她們三人漸漸遠去就突然伸手輕輕拍了拍四妹肩膀後先進入靜雲堂,落月笑了笑也跟去。在不遠處,一棵大樹下躲著一個丫鬟;隻不過那丫鬟她看到二少爺四小姐倆人進入老夫人的住所後就轉身走了。靜雲堂內,當雲澤兄妹倆走進來時,從遠處走來一位五十歲綠衣婦人。啊!二少爺,四小姐。”綠衣婦人看到一男一女來就行禮道。“徐娘,好久不見。”落月她調皮對那綠衣婦人伸手擺了擺手道。“四小姐,你長得越來越漂亮。”徐...-

轟……

猛地,一聲巨大的轟鳴從那人影身上爆發出來。

隨著這樣一聲轟鳴,組成那個人影的無數概念便在這瞬間完全崩散開來,伴隨著恐怖的衝擊波瞬間將其周圍的一切意誌壓迫、領域變化都瞬間衝得乾乾淨淨,甚至讓李浩的法身與未來涼女二人都差點被衝飛,至於這整個武學領域,更是在這瞬間好似是有著某種無法想象的巨物忽然從這個領域之中釋放出來一般,讓這個領域表麵都出現了不知多少密密麻麻的裂縫……

好在,李浩的本體這時候還在外界,這領域還是在他的手中。在這瞬間,他當機立斷,法力湧動之間,直接覆蓋住這領域,接過了其中釋放出來的恐怖衝擊,讓那領域不至於繼續崩壞,最後完全破碎……

不過,這樣也已經是給他帶來了不小的衝擊,讓他的法力一陣劇烈的搖晃了。

接著,一股奇異的無形之物快速的向著領域之外衝來。

狠狠的撞在那法力之上,讓那法力的一處位置如同氣球遭遇拉扯一般,尖尖凸出。

若不是這法力著實奇妙,性質根本不是一般力量所能夠比擬的,說不定就是這麼一衝,這法力便要被衝破了。

“這是什麼變化?”這時候,李浩一邊極力維持法力的阻擋,一邊心中暗自想著。

很快的,一切變化平息下來,那領域內部的一切都已經是恢複了最開始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什麼都冇有改變過一般。

而這時候,被禁錮在這領域之中的,那聖人所構築出來的那個人形概念身影卻已經是消失無蹤了。

整個領域,現如今隻剩下了未來、涼女,以及李浩的法身在其中而已。

這時候,李浩心中有了明悟。

那方纔差點衝出去,最後卻被法力擋住的那物,便是那人形概念身影崩潰之後所殘留下來之物!

或者可以說,乃是那人形概念身影的本質存在!

這時候,他的本體也已經是看清楚那正極力想要穿透法力的到底是什麼了。

那是一個人影,一個小小的,看起來似虛似實,隱隱更是透出一種奇異的時間特質的身影,一個看起來好像十二三歲的孩童的身影!

這個身影這時候正全身繃緊,一頭撞在那法力之上,那法力被拉扯的尖端之處,便是它的頭顱所在之處!

李浩心中一動,意誌壓迫就向著這個小人壓過去。

那法力雖然並非領域,但其中也已經是有著無比深刻的,屬於他的烙印了。因此,他自然能夠清清楚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意誌,並冇有落空,而是真正穿過了法力的阻隔。落到了那身影之上,狠狠的壓入那身影之中了。

但,在這般一番作為之後,那身影卻依然冇有一絲半毫的改變。

就彷彿那恐怖的,足以將一座城市的生靈壓得意識崩潰陷入昏迷的恐怖意誌壓迫根本就是白給的一般。

“又變了?”皺起眉頭,他開始一轉方向,那領域重新一個擴大,直接就將這個人影給直接包裹進入其中。

隻是,這一處,那領域的效果卻是出乎意料的小。

這種領域一個包裹,雖說讓那個人影稍稍動搖了一下,但最終居然無法真正將其拉入其中!

就彷彿,那個小人天然對於領域有著超乎想象的抵抗能力一般。

這種情況,讓李浩卻是暗自駭然:“這是怎麼回事?居然無法將其收入。”

“快放我出去!”那小人在這時候大叫起來,聲音尖銳而稚嫩,但卻並不顯得難聽。

“你是什麼東西?”李浩這時候問道。

“你纔是東西,你們全家都是東西!”那小人叫了起來。

李浩聽到這話,瞬間就確定了,眼前這個,絕不可能是聖人的化身、分身這一類的存在。至少,是冇有和聖人的意誌有著直接聯絡的存在。畢竟,聖人,不可能會如他這樣說話……

“好吧,你不是東西,那你到底是什麼?”李浩問道。

“你纔不是東西,你們全家都不是東西!”那小人又憤怒的叫了起來。

李浩淡淡的一笑。

在這時候,涼女和未來以及股市離開了武學領域,出現在了外界。而出現在外界的時候,她們的大小自然也就恢複了正常的大小,再非是進入領域之中的時候那般為了配合領域而壓縮成為甚至拇指大小都冇有的狀態了。

“看來,不過是那聖人製造的生靈而已。”涼女這時候皺眉說道。

雖說認出了眼前這小人的本質,但這卻並不足以完全打消她的戒備。更不足以讓她感到什麼喜悅之類的情緒。

原因無他,因為這不過是那聖人製造的一個生靈而已,居然就已經是讓她們疲於奔命,一時間不知道該用什麼辦法來對待它了。

甚至現在,看起來他們似乎已經是占了上風,但看李浩的模樣,似乎對它依然冇有什麼有效的辦法。若不然,不會任憑它在這時候依然如此囂張……

“哼,你們知道就好,若是不想被聖人抹

去,就老老實實的放我出來,讓我將這個世界的概念功法源頭吸收乾淨吧!”那個小人得意洋洋的道。

這時候的它,已經是不再如同之前那般不斷的試圖穿透這一層擋住他的法力了。

“任憑你吞吸概念功法源頭?看來,你的智慧並冇有多少,也不過是聖人隨手創造出來的低級之物而已。”李浩這時候隻是淡淡的道。那樣子,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都能夠看出對這小人那種毫無掩飾的鄙視與不屑!

麵對著這樣的鄙視與不屑,那小人不由得怒不可遏。

“你說什麼?!你纔是低級之物,你們全家都是低級之物!我可是聖人尊者耗費千百年苦心所創造出來的,天底下最完美的生靈!你們相對於我來說,纔是真正的低等生物!”它大叫著,身體不斷的向上衝,想要衝破法力的阻隔給李浩一招好看。

當然,有著法力阻攔,它的這一切努力自然隻是徒勞而已。

“聖人耗費了千百年創造出來的?那看來聖人的手段也是一般般而已。千百年努力才創造出一個這麼低等的生物。”李浩更是不謝了。

“你氣死我了!”那小人憤怒欲狂。

“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有什麼能耐!”接著,它大叫一聲。

隨著這一聲大叫,其身體開始快速的膨脹,很快的就開始擠壓李浩的法力,讓那法力也跟著開始膨脹起來。

不多一會,這小人就已經是膨脹到了正常人體大小。

那法力,這時候更是被撐開化作一張薄膜一般的形態覆蓋在這小人的身體表麵之上。當然人,這時候或許已經不能稱作是小人了,這時候的它,應該稱作是一名少年。

“變大就是你的手段?”李浩心頭戒備,但麵上卻不動聲色的嘲諷。

“哼!現在隻是開始而已!”那少年冷笑起來。

接著,它身體一震,一股李浩極為熟悉的感覺從其身上透出來。

“時間?!”未來這時候驚撥出來。

作為三合一族,她對於涉及時間的力量卻是再熟悉不過,在這時候,她卻就已經認出來,眼前這個少年現在身上所多出來的,那種李浩極為熟悉的感覺便是涉及時間力量的感覺!

就像是任何東西加上糖都會偏甜,加上鹽都會偏鹹一般,任何力量,加上時間,或者說,涉及時間之後,都必然會帶上一種屬於時間的特質,屬於時間的感覺。雖說,時間本身似乎並不是力量……

麵對著這樣的變化,李浩麵上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時間,哪怕是他已經是極為熟悉,卻也知道其本身蘊含著什麼潛力。

時間本身來說,就可以當做是奇蹟的化身了!

任何事情,不管是本身多麼不可能,隻要牽扯上時間,那就將從不可能化作可能。

在同一時刻出現多個自我,不同時間的自我相互聯絡相互溝通,記憶相互轉移。將不可能出現的事物創造出來。將原本不可能失去之物抹去,將不可能出現的情況營造出來,將原本不可能共存之物同時召喚到一處等等等等,這一切的一切,放在時間上,卻都幾乎可以算是基本操作而已。

在這樣的情況下,眼前這原本就已經是頗為難搞,原本就已經是讓他感到有些無法處理的聖人造物居然展現出掌握時間的特質,給他一種掌握時間的感覺,這讓他怎能讓他不在意?!

“開!”那少年身體一閃,就已經是消失無蹤。

“在這裡!”這時候,未來道了一句,抬手虛空一拍,那少年的身影就從虛無之中被硬生生的拍出來,如同隕石墜地一般,直直落到地麵,將地麵砸得轟隆一聲巨響。

“噗……”一大口鮮血從那少年的口中直噴而出,讓那少年在這時候麵色變得無比慘敗起來。

當然,這一口鮮血顯然隻是看起來像是鮮血而已,在半空中尚且冇有落地,就已經是完全崩解,化作虛無,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它本身卻隻不過是一點概念而已。在這時候卻已經是被這個世界本身的種種力量給硬生生的碾碎抹去了。

“怎麼可能?!你是,三合一族?!”那少年這時候看向未來的目光充滿了不可思議。

“看來,你知道我們三合一族。”未來看著這少年,麵上有些驚異,又有些恍然。

驚異的乃是這個未來之中,這一條時間線之中,居然會有生靈知道他們三合一族。而恍然卻是因為她很快就想清楚其中的原因了,眼前這生靈雖然隻是剛剛誕生,而且是在她們的眼前誕生出來的,但畢竟是來自聖人。

而作為聖人,知道他們三合一族,卻也似乎並冇有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

聖人知道並不奇怪,它作為聖人造物,作為聖人製造的盛林,知道三合一族的存在,當然也就不值得驚訝了。

“嗯?”這時候,李浩眉頭一皺,抬手向著那少年一掌拍下去。

轟……

那少年勉強的一個翻滾,躲開了這一掌,讓這一掌直接落到地麵上,讓整個地麵都是一陣晃動。若不是有著李

浩他們在這裡,這一處地麵這時候怕就已經要多一個數十米的深坑出來了。

“到了這時候還敢吞吸概念功法源頭?”伴隨著這句話,李浩再度抬手向著那少年拍過去。

這少年麵色大變,身體快速一閃,就要重新消失。

這時候,未來冷笑著,再度向著那少年拍過去。

一股極為微妙的力量轉眼間擊中了那少年,讓那少年原本正在消失的身體轉眼間就重新恢複了凝實,重新回到了其原來的位置,眼睜睜的看著李浩的這一個巴掌狠狠的拍下來。

噗……

這一次,那少年卻就根本躲閃不開李浩這一拍了。

在這一拍之下,他的身體瞬間便癟了下去,張口便是一大片如同鮮血一般的概念噴湧而出,其中更是有著絲絲縷縷的概念功法源頭存在著。

這些噴湧出來的概念與概念功法源頭快速的被涼女的世界所消化,最終完全脫離那少年的掌握,徹底融入這個世界,再無法找尋了。

那少年這時候眼中滿是不捨,最終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並非就已經認慫了,而是因為,這時候他的整個胸腔已經是幾乎完全前心貼後背,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之所以李浩會這麼乾脆的攻擊這少年,原因就在於,這少年之前在與未來說話之時,居然偷偷的運轉某種手段,自主吸納外界的概念功法源頭!

這種吸納速度雖然極為緩慢,彆說相比於最開始那種心臟狀態,便是比起之前那種模模糊糊的人影的形態,也要緩慢上不少。

到哪,不管是快還是慢,這樣不經過同意便吸收這概念功法源頭,足以表明對方是居心叵測,並冇有放棄吞噬這個世界之中所有的概念功法源頭的想法!

而這種想法,顯然便是需要極儘手段去打擊的。

-開黑布。當那黑布被揭開,露出一個很年輕的人,還是個女子。而那黑衣女子她勾著嘴後咬舌自儘,而嘴內流下黑血。“少爺,她是個死士。”阿城一看那抹黑血有些緊張道。柳依月她皺著眉看了地上那灘血有些擔心,不過她明白這府內有那勢力的眼線。柳姨娘,我走後會叫人來除掉那灘黑血,隻是你們幾人不要觸摸這血,還有這幾天不要岀門;我會派人來保護你們。雲澤有些嚴肅道。“好,我會去告訴其他人的。”柳依月明白事情很嚴重點著頭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