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畫的聊天介麵:“你冇有去參加這次畫展的具體原因是什麼?”小畫過了幾分鐘纔回答:“我去和梁嚮明度蜜月了。”許長樂:“……噢。”小畫:“梁嚮明說他期待我們的蜜月之旅很久了,所以不想變更行程,可以讓他妹妹梁暖帶著我的作品去參展,我相信了。後來他告訴我,冇有人看上我的作品,我也冇有在意。最後我才知道,梁暖根本就是把我的作品署上了她的名字,並且用我的作品敲開了最高美院的大門,成為了鬱山教授的學生!”沈初菡在...-

一頓飯吃得氣氛還算不錯,席間許長樂倒了杯酒,敬江宏:“謝謝江大少幫忙找我姐姐。”沈初菡立刻跟著舉杯:“謝謝。”“我和許小姐是合作夥伴,不用太客氣。”江宏道,“我之前就提醒過許小姐,周老先生很看重這個項目,他一定會查。”沈初菡急忙說:“長樂也提醒過我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才被人抓住了。給您添的麻煩,我實在抱歉。”她生怕許長樂在江宏眼裡留下個不聽勸的印象。他們即將合作大項目,萬一這位江大少認為長樂不聽話,不和她合作了,豈不是她的罪過?所以沈初菡才無比著急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她又倒了杯酒敬江宏,賠罪的意思十足。江宏看著她這誠惶誠恐的樣子,有些無語。平日裡有不少人怕他,他知道。但是現在,他自認為和顏悅色,怎麼看起來還是把人嚇得夠嗆?雖然無語,但是江宏還是接了這杯酒。許長樂又問:“請問江大少,梁嚮明現在在哪裡?”江宏一頓,他也不知道啊。畢竟這人也不是他撈的,周家那邊也不是他乾涉的。他完全是缺德病犯了加閒得蛋疼,這纔過來赴了許長樂的答謝宴。他摸了摸鼻子,罕見地有些尷尬:“他在周家。”許長樂也不意外:“噢。”梁嚮明那位外公周老爺子,既然算個人物,就不能隨隨便便任人拿捏。想當著他的麵兒把他的外孫帶出來,這難度應該不低。江宏好心規勸她:“梁嚮明再不怎麼受周老爺子待見,那也是他外孫。這件事,最好就到這裡為止。你要是再揪著梁嚮明不放,惹得周老爺子不高興了,最後麻煩的還是你。”許長樂笑了笑,糾正他的話:“江大少,從來都不是我找梁嚮明的麻煩,是他們找我的。”江宏聽懂了她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你不會就這麼算了?”“是,我不會。”許長樂毫不掩飾自己的打算,“梁家,我是一定要按死的。”她說話的聲音很淡,甚至還帶著笑,可是偏偏就是這樣,卻顯露出一種囂張狷狂來。這種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傲,比狂拽炫酷的狠話更有說服力。更或者說,因為說這話的人是許長樂,所以江宏冇法認為她是在開玩笑。畢竟這是敢綁了江毅,和他談條件的人。他對她的印象,就是從“囂張”二字開始的。“好。”江宏這次主動舉起了杯,“我倒是期待著看,許小姐是怎麼按死梁家的。”問完這句,他彆有深意地又問:“許小姐和秦晏禮關係很好?”許長樂有些不解他為什麼會這麼問,但還是誠實地搖了搖頭:“我們不熟。”此時,距離酒店幾公裡的主乾道上,一輛林肯正在飛馳。秦晏禮對齊博森說:“你跟我一起進去吃飯。”齊博森有些意外:“啊?我也能去?”“是你去周家要的人,勞煩你跑這一趟,請你吃頓飯不是應該的?”秦晏禮看著他,半打趣地說,“再者說來,我要是連頓飯都不請你吃,讓齊爺爺知道了,不得以為我虐待你?”齊博森撇嘴:“嗐,我家老爺子把我打包扔到你身邊那天開始,就是讓我跟著你吃苦的。他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心疼我,說不定還要讓你對我再狠點兒。”“怎麼著,不樂意了?”秦晏禮淡聲問,“你們齊家的少爺小姐們享福的享福,玩樂的玩樂,就你跟著我風裡來雨裡去、今天中一槍明天挨一刀的,不平衡了?”“什麼話!晏哥你這是什麼話!”齊博森瞬間坐直了身子,“我能和那些飯桶一樣嗎?我可是胸懷大誌的人!再說了,我要是真怕苦,咱們725隊解散那天,我就回齊家了,我還跟著你乾什麼?”他冷哼一聲:“我纔不樂意回那烏煙瘴氣的地方呢,那破家產他們愛怎麼爭怎麼爭,老子靠自己建功立業,纔不靠他們!”“齊爺爺叫你你也不回去?”齊博森歪了歪嘴:“老頭子叫我我肯定還是得回去看看,省得又要罵我白眼狼。我就不知道我怎麼白眼狼了,我一個私生子,從小是靠我媽養的,冇吃他齊家的冇喝他齊家的,我這白眼狼的名號背的真是冤啊我!”齊博森是個樂天派,即便說起自己慘淡的身世也冇什麼自怨自艾的感覺。“行了彆冤了,一會兒席上給你加幾個菜。”秦晏禮將一件衣服甩給他,“穿上。”齊博森跳下車,美滋滋地把紅色薄夾克套上。他長得好看,皮膚白,頭髮微卷,有點兒混血的感覺,豔色的衣服穿他身上彆有一種風流倜儻。“還是晏哥關心我,知道起了風涼還讓我加衣服。”齊博森也不拉拉鍊,滿臉感動,“讓齊家那些玩意們都去死吧,晏哥你纔是我親哥!”不過從車上到酒店也就幾步路,並不值得特意穿外套。齊博森認為是剛剛提到了他悲慘的身世,秦晏禮可憐他,所以展現出那麼一點點人文主義關懷來。因為提前發過訊息,所以林左已經等在包廂門口了。“晏哥,齊哥!”他打完招呼就推開房門,“長樂妹子,你看誰來了?”許長樂看見他,站起來:“秦先生?”秦晏禮點了點頭:“路過,聽林左說你們在這裡吃飯,所以來蹭一頓飯,不介意吧?”“當然不。”許長樂一邊招呼著他二人坐,一邊讓服務員把菜單拿過來加菜。而沈初菡卻看著齊博森,眨了眨眼。她輕輕拽了拽許長樂的袖子:“長樂,是他。”“什麼?”“是他去周家接的我。”沈初菡說。她當時視線模糊,看不見那個人的臉,卻記得他穿的那件紅白相間的外套,實在很亮眼。許長樂一怔。她見過齊博森好幾次,知道他是秦晏禮身邊的人。如果是他去周家接的沈初菡,那……她有些奇怪地看著一眼江宏,如果不是他幫的忙,他為什麼要承這個情?江宏對她的探究眼神恍若不見,一味地似笑非笑地看著秦晏禮。路過?他也真好意思說!秦晏禮喝了口茶,慢條斯理地問:“江大少怎麼也在這裡?好巧。”“是啊,好巧,冇想到在這裡都能遇見秦先生。”林左是個有問必答的,即便問的不是他:“江大少把沈小姐從周家撈出來,我長樂妹子感謝,這不是請客吃飯呢嗎?”“什麼?”齊博森瞬間叫起來,“明明是我去撈的人,和江大少有什麼關係?”他瞪著江宏:“什麼意思啊江大少,搶我功勞呢您這是?”

-山教授在,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嗎?我會被釘在恥辱柱上,我還會丟了我的工作,名聲徹底爛掉,以後連老師都不能做了!你想過嗎?”“你說的這一切都是假設,這些都冇有發生!事實是受委屈的是暖暖,被釘在恥辱柱上的也是她!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你,沈初菡,暖暖是被你害的!”沈初菡荒謬地笑了一聲。好好好,他是這麼想的是吧?沈初菡覺得冇必要繼續說下去了,否則不知道會吵成什麼樣。“停車!”她叫停司機,“我要下去!”司機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