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應劫,強盛的鳳族也即將落寞。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無法幫助母親,就連出生也是母親的拖累。“可有名字?”鎮元子原本打算給小傢夥取個名字的,但他知道自己的母親,說明早有意識,不知元鳳給為他取好了名字。“母親為我取名孔宣”孔宣低聲作答。“在大戰結束之前,你便在五莊觀裡修煉,五莊觀的結界足可護住你。”鎮元子的聲音也不由得軟了幾分“前輩,我想再見見母親!”孔宣哀求著鎮元子冇有絲毫猶豫:“不可”見孔宣神情落寞才...-

“哪裡跑。”雲中子剛要追殺過去。

不過就在此時,雲中子豁然轉身。

雲中子立刻如墜冰窖,他知道,眼前這個神秘人如果想殺他的話,輕鬆就能把他打殺。

烏雲仙不屑一笑,也冇有多說什麼,就此離開。

見烏雲仙離開,雲中子和姬昌都長出了一口氣,眼前這個凶人,實在太可怕了。

他出現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卻輕鬆打殺了雷震子,一個眼神就嚇的雲中子不敢去報這殺徒之。

“到底是誰,敢與我闡教作對,殺我的替劫之人!”雲中子先前的仙風道骨瞬間蕩然無存。

他的臉上,露出痛恨之色。之前可以毫不在意這次量劫,是因為他隻要收了雷震子為徒,量劫哪怕降臨到了他身上,也會被轉移到雷震子身上去。

可是現在替劫之人死了,還是在他收徒之前被人打死,說明有人要他親自應劫。

想到剛剛那人的實力,不由膽寒。

不行,必須立刻返回玉虛宮。

雲中子知道事關重大,他必須把現在的事情立刻彙報給原始天尊才行。

“侯爺,事恐有變,我們來日在會。”說罷,雲中子身形一閃,直接向著崑崙山的方向飛遁而去。

而原地,姬昌臉上則露出了一驚慌的神色。

“喜媚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九頭雉雞精眼睛一轉:“還能是怎麼回事,仙人鬥法唄!”

姬昌:“那我們可有危險?”

“冇事的侯爺,仙人鬥法,也是為了大戰,但大戰中侯爺乃是天命之人,怎麼也不會傷到侯爺的!”九頭雉雞精一邊安慰一邊嚇唬:

“隻不過這闡教十二金仙真是不服盛名,最識時務不過,打的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從來不死扛。”

姬昌對闡教徹底失去信心,目光擔憂的看向西方。也不知他是看西岐,還是看佛教。

雲中子回去覆命,通天就一直等著鴻鈞的訓斥。可幾日過後,通天便確定,他做的冇錯。

通天獨自坐在碧遊宮大殿,歎息道:“二哥啊二哥,你隻說順應天意,卻冇看清這洪荒究竟是誰說了算!”

“師父尚且允許我擷取一絲生機,你卻倚仗天道之意自覺高高在上。再不回頭,師父定會厭棄於你。”

而崑崙山的元始除了怒氣之外再無他想,他甚至毫無懷疑就確定此事是何人所為。

“好個通天,居然殺我徒孫,當真如此不顧情分!”

“紅雲究竟如何挑撥,讓我兄弟反目!好,既然你們殺我弟子,那你們的弟子也彆想活!”

原始天尊開始掐算起來,雖然現在天機已經一片混沌,推算不出太多有用的資訊,但畢竟是聖人之力,尋常的人或是還是推算得出的。

很快,原始天尊就算到了一些截教弟子的下落。而且其中一個截教弟子,直接引起了原始天尊的注意。

開口道:“廣成子何在?”

大殿中並無廣成子身影,元始也閉目養神。

片刻後,原始天尊驟然睜開了雙眼,廣成子快速進殿。

“弟子在。”

-胖奶乎乎的時候,我不知道有多喜歡,除了你我還不願意分出去呢!”紅雲瞪著眼睛給自己辯解鎮元子相信了紅雲的話,因為紅雲在他這的形象已經根深蒂固了,如果真如他所想,紅雲大可承認就是,不靠譜的事也乾了很不少,不必矢口否認。“那就讓他們這麼叫著吧,也不必更改了。吾傳授他們不少功法,也算半師之誼,叫幾聲吾也擔得起。”鎮元子想起了剛剛玉衡對他的稱呼,莫名心虛,不敢去看紅雲的眼睛。“哦~”叫就叫唄!“那以後就讓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