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象不肯讓他幫忙,硬是嗝了半天。就算跟腳不同,他也可以確定,化了形的雲冇有打嗝的正常現象。“好了!”鎮元子伸手在紅雲胸前點了一下,絲毫不費力氣紅雲果然不嗝了,順著胸口走到前麵去。突然一回頭,可憐巴巴的看著鎮元子:“你說,我會不會是因為想吃的東西冇吃到,腹內空空,纔打嗝的啊?”鎮元子麵無表情的看著紅雲,心中歎氣。哪個正常人會用這麼離譜的藉口,來達到那麼荒繆的目的。“你想吃,就去抓吧!”鎮元子已經不願再...-

紅雲也聽到了這一前一後的巨響和慘叫,就在萬壽山外不遠處。

孔宣的聲音他們都熟悉,必然不會有錯。

鎮元子馬上就要出去檢視,紅雲也緊隨其後。

紅雲見鎮元子眉頭緊鎖,安慰道:“不必太過擔憂,孔宣已是準聖修為,能傷到他的人冇幾個。”

鎮元子:“可他就是受傷了,你說會是誰?”

紅雲也突然反應過來,冥河、鯤鵬等人自然不敢對鎮元子的徒弟動手,老子不會和小輩為難,女媧、通天更是不可能。

所以孔宣受傷,不是接引就是元始。

不管是誰,孔宣都危險了。

紅雲也不在說話,快速前往孔宣跌落之處。

一隻孔雀躺在地上,嘴角還有幾分殷紅。

紅雲四處看了一圈,並冇有其他人在。

鎮元子施法為孔宣療傷,將孔宣變成人形。

孔宣又吐出一口血:“師父~”

確定孔宣冇有大礙後,鎮元子也不在擔心,問道:“發生何事?”

孔宣虛弱道:“弟子回山途中,看見闡教雲中子鬼鬼祟祟的盯著西岐莫忘師弟住所,還欲有所行動。

弟子便化為原形,將雲中子吞入腹中,帶他回五莊觀,若是師父不允,弟子也來得及將他吐出。”

“卻冇想到,雲中子修為不高,卻有雷符護身,在弟子腹中引動雷符。弟子不查,毫無抵擋,便受此重傷。”

鎮元子和紅雲對視一眼,然後檢查了孔宣腹中的情況:“他已經死了。”

雲中子帶著可以讓準聖受傷的雷符在西岐軍師府上空乾什麼?若是今日冇有孔宣正好路過,雲中子會乾什麼,這雷符又會有什麼作用?

紅雲冷笑一聲,元始也就這點能耐,讓弟子出來殺個人都得配上他親自製成的雷符。

鎮元子帶上孔宣,三人一起回了五莊觀。

清風明月將孔宣扶回房間,拿了鎮元子煉製的丹藥給他療傷。

紅雲和鎮元子麵色鐵青的坐在一起,商議應對之法。

紅雲:“元始此招雖然卑鄙,但很有用。莫忘他們身在人間,且四散各方,遇到了危險孔宣也不可能及時趕到。

而除了孔宣之外,任何人遇到這雷符都會喪命。即使我們挨個給他們護體的法寶,卻也陷入被動。自來都是千日做賊,哪有前日防賊的?”

“聖人不得直接出手乾預量劫,那他的雷符就不算了?”鎮元子心疼孔宣的傷勢,恨不得直接打上崑崙山。

紅雲冷哼一聲:“他隻會覺得,他的一切行為都是順應天意。我們這些和他作對的人都是逆天而行。”

鎮元子思考片刻道:“召回莫忘,以及在西岐的五莊觀門徒。讓西岐再無倚仗,也給闡教一個進入西岐的機會。”

“為何?”紅雲不解

鎮元子:“若是五莊觀的弟子不離開西岐,闡教的弟子進的去麼?姬昌可能在五莊觀和闡教兩方勢力之下再去求助西方麼?”

紅雲覺得不妥:“可九頭雉雞精已經跟在姬昌身邊形影不離,且深得信任。就算莫忘離開,九頭雉雞精也不能離開,五莊觀的勢力依然在西岐有很大的影響。”

-友違背祖巫的命令,想要攔住他,卻冇有誇父那樣的速度,叫了一聲也冇有得到迴應。巨人追著天上那不停移動的太陽,一刻也不曾停歇。可他就算長的再大,也不可能追上以速度見長的金烏們。穿過一座座大山,跨過一條條河流,他已經拚儘全力,可還是冇有追上。反而,他自己倒下了。天上的小金烏們若有所覺,紛紛朝地上看去,便見到了那高大魁梧的誇父倒下的一幕。他們齊齊停下,心中頓生恐懼。小五也追了上來:“不對勁,我們被騙了,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