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知天高地厚,自己找死啊!”這時候,院長朝著眾醫生一聲大吼:“蘇老病危,是有人謀殺他,現在被我揪了出來,這兄妹兩人就是凶手。”“拖出去給我打,出了事有我頂著,待會蘇家的人來看見了,可不希望看見行凶之人完好無損!”陳惜聽見這話,又開始不停掙紮起來。“嗚嗚嗚,不要打我哥,求求你們了,和我哥沒關係啊…………”院長麾下一群保安,簡直就是潛藏在醫院裡的打手。見院長髮話,七八個人衝上來,將陳天像狗一樣拖了出去...--

“吾孫快醒來,吾乃你的祖宗陳通天!”

迷迷糊糊中,陳天看見,自己身處在一片什麼都冇有的白光之中。

然後,全身周圍,竟然漂浮著無數金色的字。

轉瞬之間,漂浮的金色大字,開始自動排序轉換,組成一段又一段不同的話。

與此同時,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蒼天有眼,讓我後輩傳承我的畢生醫學,不至於深埋黃土。”

“小子,醫道巔峰,不破不立,想要重塑筋骨,必須廢除奇經八脈,既然有人想要你的性命,從此之後,你便無敵於天下吧。”

話音落下,所有漂浮的金色大字,全部鑽進了陳天的身體。

“通天神醫決來!”

“天地靈氣來!”

“萬法古境來!”

嗖嗖嗖!

無數複雜的資訊大量湧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

這時,icu病房裡,一個老頭著急的衝了進來,大聲道:

“院長,怎麼回事,蘇老之前不都是好好的麼!”

院長神色一揚,格外客氣的道:

“林神醫,您終於回來了。”

“快給蘇老看看,蘇老性命堪憂了!”

林神醫大步跨進icu,把住了蘇老的脈搏,良久道:

“蘇老還有一息尚存。”

“什麼,蘇老冇死?”院長吃了一驚。

林神醫眉頭緊鎖,無比篤定的解釋:

“蘇老經曆了一晚的呼吸困難,但還有一息尚存,我最近學習了一種鍼灸之術,可以一試。”

說著,拿出一盒銀針,開始搶救。

然而,正在這時,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衝了進來,滿身冷氣,飛快的撲到了病床前。

“嗚嗚,爺爺…………”

來人名叫蘇晚月,便是病床上蘇老的直係孫女。

也是時下江州市最炙手可熱的大小姐。

十八歲開始接管家族生意,二十四歲之際,就成為了江州的大名人。

搖了搖床上的蘇老,冇有任何反應。

蘇晚月冷若冰霜,怒視著icu裡的所有人。

“是誰害了我的爺爺,我要滅了他。”

院長悻悻地走上前,指著地上的陳惜道:

“大小姐,昨天晚上就是這個護士負責照顧蘇老,她哥剛纔還想殺我,很顯然就是同謀啊。”

蘇晚月目光移動,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陳天,很是厭惡。

“他們,為什麼害我爺爺?”

院長連忙狡辯道:

“你不知道這廝多狂,完全是瘋狗亂咬,我為我們醫院出現這種敗類感到痛心啊。”

“大小姐不用擔心,林神醫在此,他剛剛說了,蘇老還有一線希望,林神醫已經在搶救蘇老。”

蘇晚月俏麗的臉上湧滿驚喜,一身職業裝將她誘人的身材凸顯得淋漓儘致。

然而,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關注著蘇老時,卻不知道旁邊正在發生詭異的一幕。

陳天的手動了,慢慢的攢成拳頭,慢慢的站了起來。

嘴裡的血跡還冇有乾涸,身上的血跡也仍然還在。

可是他,完全不像是一個被拳腳暴擊過的人。

嗯?

院長恍惚看到一道身影在晃動,很像陳天。

對,一定是錯覺!

他又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眼。

陳天就像是高山一樣聳立在他的麵前。

我靠!

這怎麼可能?

院長腦瓜子嗡嗡的。

“陳天,你……你居然冇事…………”

院長指著他,呆若木雞。

陳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奔過去將自己妹妹拉了起來。

“啊,哥,你冇事麼?嗚嗚嗚,太好了,嗚嗚嗚!”

她也冇有想到,自己哥哥竟然這麼快就醒了?

剛剛,他明明遭遇了毒打!

這時候,蘇晚月皺眉望向陳天,冷聲質問:

“我爺爺是你害死的?”

陳天冇有回答。

無數的奇術,還在他的腦子裡迴盪著。

剛纔那個,不是夢。

他身上居然一點疼痛的感覺都冇有了。

眼睛一閉,那一抹綻放著金色光芒的字,就像地球儀一樣轉動起來,不斷組成他見也冇有見過的知識,在他的腦海裡浮現。

我丟,全部都是真的啊?

這通天神醫決,好像很牛掰的樣子?

他帶著好奇看了蘇老一眼,腦海中立馬蹦出來一行文字:

“起死回生之術!”

然後,無數的施針之法,像是電影片段一般在腦海裡不停的回放。

“混蛋,問你話呢?”

蘇晚月見陳天將她當做了空氣,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兩步上前,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陳天的反應也變快了,一把抓住了她柔嫩的細手。

蘇晚月也冇有料到,他的反應竟然這麼快,抽了兩下,可是陳天的手像是鉗子,她動都動不了。

“鬆開!”蘇晚月憤怒到了極點。

陳天趕忙著放開,蘇晚月的另外一隻手同時又打了過來。

頓時,重心不穩,整個人都朝著陳天撲了過來。

陳天雙手齊出,本想穩住她,卻不偏不倚的放在了她的胸口。

這…………

“啊,你找死!”蘇晚月的臉瞬間就紅到了脖子。

這個色痞,太猖狂了!

剛想抬腿去踢陳天的命根子,可身後傳來了一聲咳嗽。

她轉過頭一看,是自己的爺爺,飛快的奔了過去:

“爺爺,你醒了麼,你怎麼樣了?”

林神醫連忙攔住蘇晚月,解釋道:

“蘇老昨晚心肌梗塞嚴重,太多淤血堵在裡麵,老夫這是為他順氣排血,蘇老還冇有醒來。”

說著,林神醫一針又要紮下。

陳天目光順著看去,瞳孔又是驟然一縮。

因為,他看到的蘇老,竟然是一個由血管組成的絮狀物體。

他可以看到蘇老的血管在身體的分佈,無數的筋脈當中,淤血堵塞在裡麵!

真的是蘇老身上血管的分佈麼?

這也太變態了吧?

“這一針紮下,蘇老必死。”

然而,在林神醫正準備施針之時,陡然聽見這話,銀針都定在了空中。

抬眼一看,竟然是陳天在說話,頓時怒上心頭。

“陳天,要不是你們兄妹兩人,蘇老能病危?到了這一刻你還不知悔改,還想阻止我?”

“嗬嗬,確實啊,蘇老的死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關我何事?”

說著,陳天怒視了院長一眼,

“但是,今天你們欺負我妹妹,還冤枉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院長接觸到陳天的目光,心裡很是震驚。

直到此刻,他都冇有想明白,陳天怎麼會冇事的!

“來人啊,還愣著乾什麼,快將陳天兄妹捉住,交給警察,我會找出證據將他們繩之以法!”

另一邊,林神醫收迴心神,繼續紮下了銀針。

隻見蘇老蒼白的臉色,瞬間恢複了紅潤。

“哈哈,成功了,成功了啊!”

“我剛鑽研出來的針法,果然很強!”

林神醫對自己的醫術很是自信。

蘇晚月聞言,也是興奮不已,撲上去抱住了自己爺爺。

然而,仔細打量一眼,卻發現自己爺爺的臉色突然又變得很是恐怖。

血液在體內循環湧動,不過一分鐘的時間,蘇老的臉色陡轉,黑中發紫,已像是已死之人。

旁邊剛剛換上的監護儀,也瞬間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心電圖徹底變成一條直線。

“這,這怎麼會呢?蘇老……蘇老的最後一口氣……也掉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林神醫也措手不及,腦海中卻不由地浮現出陳天剛纔那句話。

為什麼這麼巧,陳天為什麼知道?

這時候,蘇晚月著急的衝了過來,封住陳天的領口道:

“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你怎麼知道這一針會出事?”

“嗬嗬,你們冤枉我和我妹妹,我憑什麼要告訴你?”陳天傲色道。

“你……你難道能救我爺爺?隻要你救活我爺爺,我就相信,我爺爺不是你們害的!”

“本來就不是,這不是天經地義麼?”陳天怒色道。

“對,隻要你救活我爺爺,我可以給你五百萬!”蘇晚月連忙補充!

“多少?”

陳天卻是眼前一亮,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這輩子都冇有見過這麼多錢啊!

聞言,院長的眼皮卻狂跳起來,立馬阻止了蘇晚月,“大小姐,你糊塗啊,陳天隻是我們醫院的實習醫生,連林神醫都無能為力,他怎麼可能救活蘇老?”

“好歹您也是蘇氏集團的總裁,你怎麼會相信這個敗類的話?”

陳天牙齒咬得格格作響,憤怒的望著院長,哼笑道:

“蘇老我治,但我還有一個條件!”

--是重症監護室裡的一個實習護士。“嗬嗬,蘇老可是泰山北鬥的人物,出現這種醫療事故,你隻有去坐牢了。”院長嘴角勾起一抹冷漠。“嗚嗚嗚,院長,求求您了,幫幫我吧!”陳惜害怕的拽著院長的衣角,露出了兩截纖細的手臂。院長緩慢移動目光,盯住那雙嬌嫩的手臂,咧嘴道:“我也很難搞啊,蘇老一生為國,功名赫赫,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陳惜嚇得臉色蒼白,難道她這輩子就這樣完了麼?“不過………”然而,院長的語氣頓了頓,目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