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手忽然就是一鬆,那槍便掉到了地上,可同時商震卻是一哈腰就撿起了就在腳邊的一把東洋刀。那刀自然是被他打剛剛打死的一名日軍的,那名日軍也隻是才斷氣,那血卻還是熱乎的呢。誰知道對麵那名日軍是怎麼想的,應當是他見商震棄了槍卻撿起了刀,這是要和自己來個白刃格鬥吧。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那名日軍一把將被自己抓在手裡的小孩猛手往前一推,同時他「呀」的大叫了聲舉刀就撲了上來。正麵硬剛那是武士的風格,猥瑣那纔是忍者。忍...-

「啊——」的一聲,黑暗之中有人大叫了一聲。

這一聲叫的很大,這一聲叫的很慘

而就在這聲叫裡,屋子裡大通鋪上便傳來「撲稜稜」的聲音。

嘈雜的說話聲音隨之而起。

「咋回事兒?」

「我聽到有人叫了!」

「不是日本人來踹營吧?」

後麵這句話是重點,就這一句話讓屋子裡所有人都激靈了一下!

「開燈!」黑暗中有人大吼,那是他們的排長王老帽。

「啪!」的一聲裡,屋裡的燈光亮了。

雖然說燈泡的瓦數不大,可怎麼也是白熾燈,當時屋子裡就變得明亮了起來,而燈光下是東北軍士兵們驚慌失措的樣子。

這也難怪他們,他們可是奉天北大營的駐軍。

這一段時間以來,城外的日軍就對著城裡虎視眈眈,而現在剛睡著就有人喊了一聲,便又有人嗷嘮一嗓子來了一句「不是日本兵來踹營吧?」換成誰不擔心害怕?

要知道他們手中現在卻是連槍都冇有一支的!

當兵的怎麼可能冇有槍?原因是上麵有命令「不許抵抗!」,槍枝那都在倉庫裡鎖著呢!

眾人驚魂未定之際,在燈光下麵麵相覷,可是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門窗完好,哪裡有什麼日本兵踹營!

「剛纔誰特麼啊的?」排長王老帽怒了,大半夜跟叫魂似的,人嚇人,嚇死人的。

「我聽是新來的麻桿兒的聲音!是他叫的!」這時,有一個士兵指著一個極是瘦弱的同伴說道。

所有人都已經坐起來了,當然那個麻桿兒也坐著呢。

這時,眾人就看見那個被稱之為麻桿兒的士兵正坐在那裡,頭上正流著涔涔的汗水。

「我聽的也是麻桿兒的聲音,錯不了!我剛要睡著!」有另外的士兵指證道。

東北人習慣睡炕,士兵也是如此,所謂的大通鋪就是指一溜大炕,全排三十來人可都是在這鋪炕上睡著呢。

「商震,剛纔那一嗓子是你喊的嗎?」這時有一個老兵已下地站到了那個麻桿兒麵前問道。

「我,我,三哥我做惡夢了!」那個麻桿兒自覺理虧小聲的說道。

他這一句話一出口,就在這個排的屋子裡傳來了一片「我艸」之聲!

商震那是大名,麻桿兒那是外號。

麻桿兒的外號起的是如此的形象,本來他就是新人,這一個排的人誰又會記他的大名。

他是前天被他稱之為三哥的李福順從家裡領來當兵的。

李福順在二連裡那是個老兵,還是個班長,也是他們連長鬍彪的難兄難弟。

說白了,他領來的人其實就是到東北軍裡混碗飯吃,連長鬍彪自然要給他這個麵子。

隻是當時胡彪看著商震那瘦不伶仃如同一個二腳圓規般的樣子那都忍不住說怪話了。

他的原話是這樣嬸兒的:「都特麼說東北大漢,那就不是東北大漢,那也得是個生荒子也得是個牤子吧,你特麼倒好,你就是個東北麻桿兒啊!」

於是商震便有了「麻桿兒」的這麼個外號。

「朱開山,侯看山,你們兩個把這狗日的嘴給我堵上!」王老帽罵道。

有了排長的命令,虛驚一場的士兵中便撲了上去兩個士兵,直接就把商震按在了那大板鋪上。

那兩個士兵正是一個叫朱開山,一個叫侯看山的。

他們兩個的名字都帶一個山字,那隻是巧合。

而一頭「豬」一個「猴」,那就是排長王老帽手下的哼哈二將。

對於商震這樣的瘦麻桿兒,真的不用士兵們蜂擁而上的。

「這兒有襪子!」旁邊有士兵伸手就摸起了雙襪子遞了過去。

「那特麼的是我的襪子!」一個綽號叫魯大腳的士兵不乾了。

「就你那雙臭腳丫子還穿什麼襪子?要是能把麻桿熏過去了,咱們大家還省心了呢!」正往商震嘴裡塞襪子的侯看山說道。

魯大腳的腳丫子不是一般的臭,就他那雙汗腳頂風臭十裡!

有一回他們連坐火車行動,魯大腳就把鞋脫了,當時整個車廂裡就是一種醺醺然無法形容的味道!

如果是普通旅客那當然能躲就躲,可他們是軍隊,旁人怎麼能說走就走。

雖然王老帽及時讓魯大腳穿上了鞋,可是那股味道也讓人受不了。

以至於他們排的人後來還給魯大腳編排出了一套磕兒叫「世上三大味」。

這三大味分別是,山上狐狸洞,魯大腳的腳,老毛子的嘎就窩(胳肢窩)。

狐狸洞裡總有一股狐狸自身所帶的狐騷味兒。

老毛子是說北麵的俄國人身上有體味,聞起來膻的哄的,就跟羊圈裡的味道似的。

而魯大腳的腳臭能夠戰勝老毛子身上的羊膻兒,僅次於狐狸洞的騷味兒,其臭由此可見一斑!

鬧鬨哄中,商震拚命的扭頭閉嘴,屏住呼吸試圖躲避開那雙臭烘烘的襪子。

可是他的外號叫麻桿兒,就是上一個士兵都能摁住他,何況上了兩個?

朱開山力氣大把他按在鋪上不讓動,侯看山就捏住了他的鼻子。

此時的商震就是再笨也能想明白,人家捏住了自己的鼻子,那就是讓自己張嘴呼吸,可是他又如何肯張開嘴?

「哎呀,小樣,還真能挺!」侯看山便笑。

可是這種表揚誰都不想要的。

片刻之後,無法呼吸的商震不得不下意識的張開了嘴,而這時那雙臭烘烘的襪子便塞進了他的口中。

商震也隻能「嗚嗚」的拚命的掙紮。

隻是他那瘦纖纖的樣子,就像一條被拿住了七寸按在了板鋪上的蛇,又哪裡有他反抗的餘地?

這回好,他的嘴被塞上了,他就是想嘔吐都吐不出來。

這回不待排長王老帽再下命令,旁邊就有士兵拿來了繩子,直接就把商震捆了起來。

嘴都被堵住了不把手捆起來怎麼可以?那要是不捆,商震肯定會自己把襪子掏出來的!

當一切忙活完後整間屋子裡終於安靜了下來,唯有被捆住的商震偶爾發出一聲「嗚」。

李福順看著商震那副可憐的被捆成粽子的樣子,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他卻是連看都冇看他的排長王老帽。

他和王老帽那也是老交情,也是一條戰壕裡爬出來的,王老帽啥德性他自然知道。

其實這也怪不得王老冒。

他們這裡可是軍營。

最近一段時間,奉天城外的日本兵就蠢蠢欲動。

雖然說上麵有命令不讓抵抗,可是誰知道日本兵什麼時候會衝進來,那萬一要發生戰鬥呢?

日本兵在東三省殺死百姓也不是一回兩回了,隻是上麵都忍了。

可是作為士兵的他們,哪個又冇有警惕之心?

這回倒好,日本兵冇進來,可商震在大家欲睡未睡之際,突然嗷嘮來這麼一嗓子,你說嚇銀不嚇銀?

這還多虧槍枝被鎖在了軍械庫裡。

如果他們身邊就有槍那保不準都有人會摸起槍來放上一槍,就這個責任那商震能承擔得起的嗎?

再說,既然是來當兵身體當然冇那麼金貴,該遭的罪總是要遭的,他這個當三哥的也是無可奈何。

「睡覺!」武老帽氣道,而就在士兵閉燈之前,他還冇忘瞥了一眼李福順口中埋怨道,「你咋弄這麼個玩應來當兵呢?」

李福順翻了一眼王老帽並冇有接話。

他把商震帶過來當兵的理由,連長鬍彪是知道的,排長王老帽也是知道的。

因為他李福順很小的時候他爹孃就死了。

爹孃死了家裡很窮,他從小就受到了商震爹孃的照顧。

所謂受人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商震的爹孃對他有再造之恩。

現在商震的爹也死了,商震的娘也隻剩下一口氣兒了。

他娘就把自己的這個兒子託付給了他,你說他能不管嗎?

房間裡再次響起了士兵們的鼾聲。

勞累了一天,大家很快就又睡著了。

隻是黑暗之中唯有被稱作麻桿兒的商震瞪大著眼睛看著那黑乎乎的天花板。

他在「享受」著那雙臭襪子的味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後就打開那把摺疊的刮鬍刀開始給自己刮鬍子了。“咱們莫隊長的鬍子還挺硬,我好像聽到嘎嘣嘎嘣的聲音了。”有遊擊隊員低聲說道。隻是還冇等彆人接話呢,卻有老遊擊隊員直接在後麵給了一句:“錘子!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彆說。”能夠用這樣的語氣說話的人,不管是老成持重還是德高望重,反正平時在遊擊隊員們的心目中威望是很高的,因為本來所有人都管他叫二叔,不管是隊長還是政委都是如此。那個年輕的遊擊隊員錘子吐了一下舌頭,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