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不錯,雖然說日本鬼子冇有那麼好打,可是他們真能讓日軍的傷兵達到一定人數後,這股日軍想撤回去那可就真難了!「哪有那麼容易。」隻有陳翰文嘟噥了一句。隻是現在他嘟噥卻也是白嘟噥,日軍已經越來越近了。「全都縮回去,準備戰鬥,聽我命令!」王老帽下令了。於是這時那個被抓來的年輕嚮導就看到身邊這些與他歲數差不多的士兵們全都靠在了那土坎後麵,一個個拉動了槍栓就在那裡靜靜的等待。那年輕嚮導就覺得自己那顆心開始「怦...-

東北有一句話叫作“好話不說二遍”,可是此時單飛那個班的士兵卻也有人正在問單飛:“班長,就咱們班打鬼子呀?”

於是章飛就又把其中的原因跟自己的士兵解釋了一下:“營長的意思不能讓小鬼子看到咱們人多,咱們得像牽老牛鼻子似的,牽著後麵的小鬼子跑。

讓他們以為咱們隻是星崩兒的那麼幾個人,他們纔會接著攻山。”

是的,同樣的原因已經解釋過三回了,雖然是在不同的士兵中。

這於商震來講,也是實在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正在觀望敵情的商震眼見那個女子會被日軍抓到,他不可能不管。

可是管了之後他也不能泄露自己營,這個第三方的存在。

那麼,麵對很快會過來尋找失蹤人員的日偽軍他能怎麼辦?他也隻能是將計就計,讓高文禮帶著士兵把那五具日偽軍的屍體抬走扔掉,不讓對方發現。

讓日軍來個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讓一小部分日軍循著痕跡一直追蹤下去。

他給單飛的命令是,你們就帶著那些小鬼子二鬼子跑,能溜到天黑才最好呢!

所以高文禮帶著他們排大多數抬著那些死屍跑了,而斷後的單飛則是帶著他們班負責牽著過來追蹤的日軍跑。

其實呢,槍響並不是日軍發現了單飛他們,而是單飛發現日軍往他們營藏身的那片樹林派人了,那他在這頭也隻能開槍把日偽軍吸引過來了。

“走吧,快跑吧,要不好好遛遛這後麵的大鬼子小鬼子,都白瞎了咱們神行太保班的名聲!”單飛跟自己的士兵們說道,然後轉身就往遠處跑。

人都是會變的,士兵也是如此。

自打成了商震的兵以後,慢慢的單飛也從原來的那個凡事溜邊的士兵變得勇敢起來了,而且現在還混成了個班長。

更何況這回商震給他的任務就是跑,牽著後麵那人數不多的日偽軍漫山遍野的跑,從而讓日軍無法發現他們營在外圍躲著,等到天黑他們班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

且不說單飛戰鬥力如何,可是你讓他跑,他卻絕對是有幾分心得的,並且,他們班的全都能跑!

這場絕談不上有多大規模的戰鬥就這樣持續了下去,後追過來的日偽軍眼見他們人數不多,便也大膽的追了上來。

於是那槍聲便在山野中時不時的響起,而聽那槍聲的動靜則是越來越遠了。

那槍聲自然也傳進了商震的耳朵裡。

商震就趴在樹林的邊緣靜靜的看著白雲崮方向,他很想知道日偽軍把白雲崮打的怎麼樣了,可是奈何以他現在的視角根本就無法看到。

要不自己再派個人過去看看?商震心裡想著,可隨即他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錢串兒可是說了,日偽軍離村子還有好幾裡地的時候,村子裡的人得到信兒就全跑了,歲數好的胳膊腿冇毛病的的那就不說了,就是那些老人都被人家給抬走了,小孩子也被抱出去了。

看樣子這個地方,你都搞不清誰是老百姓誰是土匪!

現在村民們肯定是在白雲崮周圍的山野中藏著呢,彆自己派人出去再被老百姓看到,再弄巧成拙泄露了自己一方的情況。

想到了這裡,商震對身旁的仇波說道:“你盯著這裡,我回去看看。”

而過了一會兒,樹林的深處,商震和錢串兒就出現在了那個被他們所救下來的年輕女子的麵前。

“你叫高小翠?”錢串兒就問而那女子的旁邊的人則是邊小龍。

自打商震和錢串兒過來之後,那女子一直就看著他們兩個了,此時眼見錢串兒和自己說話卻並不吭聲。

錢串以為這個女子冇有聽清,便再次說道:“彆說你不叫高小翠。”

而這個時候那個女子又盯了錢串兒看了片刻後才說道:“俺是啞巴,俺還聾,俺聽不著!”

“咦?我咋冇發現?”就在那女子身旁的邊小龍很奇怪的問,可隨即她就醒悟過來,“你都說話了,你怎麼是啞巴?”

邊小龍接話接的有點快,渾然冇有注意到這時候錢串兒的那張刀條臉已經有點微微的紅了。

“咳,咳。”著實是被這個叫高小翠的女子給噎到了的錢串也隻能訕訕的假咳了幾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邊小龍那是冇有醒過腔來,可是錢串兒如何不明白這個女子隻不過是在拐著彎說自己罷了,自己可是到白雲崮村裡麵裝啞巴的!

就以白雲崮村老百姓之間傳話的速度,王老六家來了個啞巴侄兒那村子裡人應當都知道了。

王老六就是錢串兒在村子裡的眼線。

“高小翠,我可是聽王老六說了,你嫁給那個牛孩兒也不是心甘情願的。

牛孩兒是護著你們村子,可是周圍的老百姓可卻被他禍禍壞了。”錢串兒不再糾結自己當啞巴現在能說話的事情,而是盯著高小翠說道。

現在錢串兒說起了這些事情,旁邊的商震和邊小龍就都插不上嘴了。

這是因為他們隻是過來從土匪手中搶糧的。

商震關心的也隻是那白雲崮上有多少糧,土匪有多少人,山寨是否好攻打等問題。

至於說這夥兒土匪的匪首叫什麼名字,商震壓根就冇問過!

他所需要知道的也隻是說這夥土匪作惡多端死有餘辜,並且,他能在這裡搶到糧,這就足夠了,他管那土匪頭子是張三李四王二麻子小淘氣呢!

可是商震可以不管,錢串兒卻不能不管,這也就凸顯出錢串兒情報工作的重要性了,商震可以彆的不管直奔主題,可是為了搶糧錢串兒卻是做了大量細緻工作的,他可是在這白雲崮村裝了好幾天啞巴呢!

不過商震現在聽錢串兒說話的口氣,那個牛孩兒應當是這夥土匪的頭子吧?

而此時高小翠眼見錢串兒說起土匪禍禍人的事卻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我憑什麼幫你?你又不是冇有在村子呆,明天本來是我大喜的日子。”

啥?高小翠的話,讓商震和邊小龍不由得又都愣了一下。

他們卻哪知道,他們這回出來搶糧竟然攪了人家一樁親事!當然了,儘管是土匪頭的親事,也不知道這個高小翠是不是“良民”。

“憑什麼幫你?”錢串兒一聽高小翠這麼說,他那小眼睛今天便格外的有神,就瞪了個滴溜圓!

必須得承認,這個高小翠長得還是挺漂亮的。

有句話咋說了的,一個女人三分長相七分打扮。

這個高小翠呢?就是七分長相現在冇有打扮,要是再給他加上三分打扮,豈不是變成了一個十足的美人?

隻是此時這個美人已經冇有了一開始被日偽軍所追時的慌張與狼狽,卻是擺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勢來。

“我都說過了,那個牛孩兒在周圍百裡地禍害的人太多了。”錢串說道。

“他禍害了多少人和我有什麼關係,至少他護住了我們白雲崮。

如果換成了另外土匪占了白雲崮,你覺得他還會護著我們村子嗎?”高小翠反駁道。

若是從高小翠的角度來講,她這麼說也無可厚非。

隻是高小翠的說法卻難不倒一向能言善辯的錢串兒。

“你快拉倒吧!”這一句是錢串兒對高小翠說法的斷然否定,然後就又說道,“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你守著個土匪窩當什麼美事兒呢?

你們就不想想那牛孩兒作惡多端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被人清算是早晚的事。

兔子不吃窩邊草倒是不假,可是你冇想到獵人過來打兔子時有一句話叫作‘摟草打兔子’嗎?

得先摟草再打兔子,先倒黴的那是你們老百姓!

再退一步講,就算是你嫁給了牛孩兒又能咋樣?

這不日本鬼子都打上門來了?就算日本鬼子不打上門,我們也不會放過他!

多虧你還冇有嫁給他,否則你這個壓寨夫人跟著一塊倒黴!倒血黴!”

錢串兒這話說的那就跟連珠炮似的,那就是一個快,說完了他就緊緊的盯著高小翠。

天地良心,商震跟錢串兒那是熟的是不能再熟了,可是他卻從來都冇有注意過錢串兒竟然也有今天這麼帥的時候!

以至於作為旁觀者的商震都在暗自為錢串兒叫好了!

而接下來,商震再看那個高小翠時就注意到,高小翠看錢串兒的眼神就已經有了變化。

成了!商震知道。

-底便是一寒。虎子、二憨子、遠處的日軍槍手構成了三角形的三個點。日軍與虎子之間的距離和日軍與二憨子的距離大致相同,那麼日軍的這名神槍手能夠準確的一槍打死二憨子,難道就打不死虎子嗎?人家可是打了兩槍了!麵對如此疑問,那麼,答案隻有一個,那就是,日軍是故意不打死虎子的,他們是希望商震他們去救虎子,從而給商震他們造成更大的傷亡。可是商震他們又能怎麼救?他們在明處,日軍在暗處,縱使他們有與日軍一樣的神槍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