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蘇煙選擇了他,拒絕了陸承,他不能退縮。梁星亦安靜地坐到了他的對麵。他感覺到陸承的目光像刀子一般刮過他的臉,帶著高高在上的輕蔑與鄙夷。“梁星亦,電影學院大二學生,之前讀書都是助學貸款的,怎麼?傍上了蘇煙就真以為有資格和我爭了?”梁星亦放在膝蓋上的拳頭握緊了,他抿了抿唇,“我不和陸總爭,隻是蘇煙選擇了我。”“選擇了你?”陸承掐滅了煙,含著血絲的眼眸滿是冷嘲,“作為一個演員,你每天照鏡子的次數應該很多...-

老者倒是不在意,笑嗬嗬地捋著鬍鬚,看著自己最為滿意的弟子。

小童子則是嘴角直抽抽,頗有點汗顏,容嫣暗地裡怎麼是這麼一副……小家子氣的性格呢?

等姬湮將藏寶庫都搬空了以後,老者又帶她去了巨門陣的樞紐室,幫助她認主以後,將所有的操作細節一點點交給了她。

“老夫一生縱橫修真界,在渡劫期停留了幾千年,卻始終未能打破桎梏成功飛昇,如今有了你這般驚才絕豔的傳承者,希望你能夠到達我未能觸及的高度,替我看一看……看一看上麵的風景是否也如下界這般……”

老者緩緩說完,虛幻的身影便如一道青煙慢慢消散。

小童子知道,這是因為他的使命完成了,這個精神體便消失了。

從今以後,世上再無元烈,卻有了元烈的傳承後人。

他似模似樣地躬身,像是在送彆。

姬湮也照做了,畢竟她在這裡收穫不小。

做人,是要懂得感恩的。

姬湮閉上眼睛,站在巨門陣的陣眼之中,開始感應。

就好像她生出了一雙眼睛,在用上帝視角觀察巨門陣內的每一處場景。

她很快就找到了傅玨的蹤影。

他一個人在一處沼澤之中。

沼澤之中生出了一朵並蒂風眼花,他誌在必得,隻是風眼花周圍有一條雙頭毒蛇在守候。

這蛇也有金丹修為,一人一蛇正在鏖戰。

姬湮用上帝視角看著他們打鬥,心裡卻是在思索該怎麼對付傅玨纔好。

殺了他太簡單了,她要讓他生不如死。

他不是看不起容嫣嗎?

姬湮也要讓他嚐嚐做爐鼎做玩意的滋味。

她向來清冷如天邊月,想到這裡竟隱隱興奮,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有些興奮的笑容來。

小童子還冇走,他環抱著雙手靠在牆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她。

心裡納悶她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有她的眼睛。

姬湮在腦海中刷刷地翻著大能留給她的典籍,試圖思索該怎樣達到目的。

很快,心裡便有了一整條計劃。

唇角控製不住地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

小童子就站在邊上看著,知道她在感應整個巨門陣,但也肯定能聽見他的聲音,不由得詢問道:“你在找什麼嗎?”

姬湮抽出一縷神識“看”他,“你怎麼還不走?”

小童子頓時氣到了,兩個白嫩嫩的腮幫子氣鼓鼓的,像隻討食的倉鼠。

“你想趕我走?這裡前前後後我呆了近十年,你有什麼資格趕我走?”

“就憑我現在是這裡的主人。”

小童子簡直氣死了。

心裡一再默唸,不生氣不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

這不孝子孫又不認得他,這個態度冇問題,冇問題。

冇問題個鬼啊!

“我是你師父的朋友,也就算是你的長輩了,你怎可如此無禮?”

“那請問這位小長輩,你叫什麼名字?”

長輩就長輩,乾嘛加個小字啊?

小童子心裡有點子鬱悶。

“我叫……”小童子差點脫口而出自己的真實姓名,幸好最後一刻成功地刹住了車,他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姬湮,然後摸了摸鼻子道,“我叫元清。”

“好,那請你自便,我現在有事要去做了。”姬湮剛說完,身影便隨著陣眼光芒亮起,消失在了原地。

她已是巨門陣的主人,可以隨時出現在巨門陣的任何地方。

“誒——”元清伸出一隻手,卻直接撈了個空,隻觸到她一截純白的衣角,這衣角便如輕煙一般從他白嫩的掌心劃走了。

房間內隻剩下了小童子一個人。

他負手而立,白皙稚嫩的臉上滿是不符合年齡的沉穩與冷漠。

忽然,渾身華光流轉,靈氣劇烈波動,一陣劈裡啪啦的骨頭脆響聲接連響起。

不過幾秒鐘,小童子便從一個七八歲大的小孩變成了一個身材高大頎長的男子。

身上的法衣也隨著他軀體的變大而變大。

男子有著一頭濃密烏黑的長髮,散於腦後,卻平整柔順如綢緞,眉目如畫,鼻梁挺直,唇薄似雪,俊美猶如畫中仙。

渾身氣場強大恐怖,實力儼然達到了化神期。

他抬起自己寬大修長的手掌看了一眼,嗓音優雅涼薄,“我這二弟子倒是造化不小,隻是多年未見,怎麼跟變了個人似的?”

不過他也並不熟悉容嫣,隻覺現在的她和從前的她,給他的感覺很不一樣就是了。

如果姬湮還在這裡,就一定能認出,這是她僅有兩麵之緣的前師尊,歸元宗藏劍峰峰主檀清尊者。

*

姬湮隻一瞬間便來到了傅玨和那條毒蛇對戰的附近密林之中。

她現在的修為和傅玨差不多,倒也不怕被他發現。

隻是還是暗地裡下黑手比較痛快。

一人一毒蛇戰得昏天暗地,關鍵之際,傅玨一招絕殺砍在了毒蛇的七寸。

黑血狂飆。

毒蛇的兩段軀體瘋狂抽搐。

傅玨也體力不支地單膝跪在一旁,隻靠著劍才能冇有倒下。

黑色的毒血也灑了他滿身,他腦子微微有些暈眩,看了一眼毒蛇確定它死了,才放心地暈了過去。

好機會!

姬湮立刻衝了過去,從自己數之不儘的所有寶物中扒拉出了一顆很少見的丹藥。

這丹藥極其陰損,也不知道怎麼就在她手裡了。

好像是她把羅老六和其他幾個畜生殺了,所得來的戰利品。

此丹藥名為——不舉丹。

功效作用如其名,好理解又好用。

姬湮想,要不是想好好折磨一下傅玨,她其實想趁此機會直接把傅玨那玩意給砍了!

孽根一斷,一勞永逸!

但想要折磨一個人,就是要讓他身處黑暗絕望之中,忽然又發現一點光明,然後撲過去,絕望地發現這是一個更深的深淵。

這將是多麼摧毀身心的美妙時刻。

姬湮控製住自己有些激動的小手手,她覺得自己好像被容嫣的經曆感染得有些變態了。

她向來懶得折騰人,冇有人可以入她的眼,重要到讓她佈置計劃去折磨的地步,她向來說一不二,直接殺就完事了。

不過都是一群她腳下的螻蟻。

-如當時出現在宴會上之時。“裂痕已深,永無癒合的可能。”她抬手,指尖摁在陸承的額頭上,推了他一把,也將那絲片段送進了他腦海深處。陸承踉蹌著後退,好險才穩住了身軀。他怔怔地望著與從前單純天真的蘇煙有了很大改變的姬湮,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胸腔內的那顆心臟卻不爭氣地,瘋狂跳動。姬湮轉頭看向沈宴,“我們走吧。”沈宴帶著她去吃晚飯。這幾日都是這樣,接她下班順便一起吃晚飯。等上菜的時候,沈宴望著她,欲言又止。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