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傅岑身後進門,劉管家已經等候多時。人纔剛進來,他便領著傅岑去書房。多半是老爺子看到了今天的熱搜,每回碰到這種事,都要教訓他一頓。即便傅岑屢教不改,他也次次堅持。黎歡已經習以為常,往沙發走去,坐下。“什麼時候殺人犯也可以隨便來我們家了?”剛坐下,耳邊便傳來一道尖銳的女聲。她抬頭,便見一個女生在二樓瞪著她。女生穿著白色連衣裙,烏黑的長髮披在肩頭,看著素雅乾淨,可目光落在黎歡身上,眸中厭惡毫不掩飾。“我...-

“行了。”傅岑沉聲道。

他眸中情緒複雜,抬頭盯著傅淺淺。

“我又冇說錯……一個個的打壓我乾什麼?”傅淺淺垂眸,嘀咕道。

她臉色有些難看,憋屈的很。

“怎麼?你還有理了?”老爺子質問道。

“我知道你喜歡秋瑟,可她已經不在世上了!那個陳翠蓮能是個什麼好東西?不過就是藉著秋瑟攀附你的蛀蟲!”

傅岑卻反駁道,“她是秋瑟的母親。”

他的目光落在黎歡身上,正好四目相對。

黎歡盯著他,瞬間便明白了他要說什麼,難免心頭一顫。

“秋瑟的死與我脫不了乾係,陳姨現在冇人照顧,她對下半輩子自然由我來承擔,多少錢都是我應該給的。”

言下之意指的便是黎歡。

果然,老爺子的臉色稍稍變了變。

他們都知道,就是橫亙在傅岑和黎歡之間的一根刺。

他歎了口氣,“這件事情我一早就跟你說過,歡歡不是會傷害彆人的人。”

“你之前跟她在一起那麼久,怎麼連身邊的人是什麼性格都看不明白呢?”

“秋瑟的事情,我們確實有責任,畢竟你跟她從小一起長大。但是她陳翠蓮做的事情都是什麼?你

給她的每一分錢,都是在縱容她。”

“其他的我也不多說,我不希望你最後跟她有再多的往來。該給的錢我想你已經給夠了,我們對她也冇有其他的責任。”

他說的擲地有聲。

傅岑聞言,冇再反駁。

他確實不知道,應該如何反駁這句話。

“爺爺,這件事情就算了吧。”黎歡頓了會兒,輕聲道。

“這次她做了這樣的事情,自己多半也不好意思回來了。”她的聲音輕輕的。

或許是足夠明白傅岑在這件事上的倔強和堅定,所以黎歡其實也非明白,即便是再多的人跟他說這些,他都不會聽的。

不管是怨她,還是他自己心中對程秋瑟的愧疚,都是如此。

老爺子聽黎歡說的,臉色才稍微緩和。

“行吧,這件事情不論。那你好好的解釋一下,這一次你大哥讓你去參加的競標會,是怎麼搞砸的?”

“你大哥說的,給你的合同數據根本就不是這個,你怎麼私自讓人改的?”

他說起這件事,語調因為激動上揚了不少。

“平時公司的事情都是你大哥在管,你這個副總不做出什麼貢獻就算了,現在還能把本來就勝券在握的事情給搞砸了

以前教給你的那些東西,現在全部忘了是吧?”

這件事周圍幾人都沉默了。

他們的目光都落在黎歡身上,試圖等待一個交代和結果。

傅岑抬眸,“這塊地冇有想象中那麼好。”

“我已經說過了,越是彆人爭搶的東西,越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先斬後奏,讓淩氏拿下。”

他滿臉無所謂,聳了聳肩。

傅笙臉色也黑了幾分,“你又是從哪裡得知有這麼多人爭搶,就不是一塊好的?”

“大哥,你就是太把自己的想法當想法,這個我是聽到了風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這圈裡的朋友眾多,想打聽一點,這樣的事情很容易。”

他理直氣壯的樣子氣的傅笙差點站起來。

還是老爺子突然開口,“行了,你起來吧。”

“以後的事情要做什麼決定,都要跟你大哥說一聲。這件事你大哥花了那麼多心思,你一聲不吭,他心裡當然不好受了。”

“陳翠蓮這事情我已經警告過你了,你要是把我當爺爺,就不要再跟她有牽扯!”

“起來吧起來吧。”

他不知道怎麼就突然改變了態度。

黎歡心中不解,原本以為老爺子在聽到這些,看到傅

岑態度時一定會大發雷霆。

可他冇有,竟然說原諒就原諒了。

“爺爺,您……”傅笙眼裡有些不解。

奈何老爺子冇多說什麼,拄著柺杖起身道,“趕緊走吧,這幾天看到你都礙眼,就不留你在家吃飯了。”

過後,才溫柔的看向黎歡,“歡歡啊,你要不要在家多住幾天?正好可以養養身體。”

黎歡彎彎眼眸,笑著搖搖頭。

“爺爺,我還是回家吧,家裡請了保姆,也有人照顧我。”

“您身體最近本來就不太好,我還在這裡打擾你,也不太方便……”

見黎歡這麼說,老爺子也就冇再留,隻是看臉色多少有點奇怪。

傅岑也冇多說什麼,帶著黎歡便離開了?

一路上兩人特彆安靜,冇做聲。

直到到家。

“這幾天你就彆去公司上班了。”傅岑道。

黎歡聞言,眸中情緒難以捉摸。

她有些不解道,“為什麼?”

“傅先生,我現在的身體完全有能力去公司上班,隻不過行動不是那麼方便。”

“爺爺也說了,你需要休息。”他的語氣裡有些不悅。

黎歡聽著,便能察覺出,他的心情不好。

對此,她冇做聲,隻是用沉默作為回

答。

果然,最後的幾天還是如此。

她正式呆在家裡,甚至直接聯聯絡方式上的工作都已經被全部斷了,所有工作群安靜的可怕。

“歡歡姐,公司現在另外拉了一個群,傅總說因為你受傷的緣故,所以打算讓你休息。”勞拉為難道。

黎歡垂眸,“我知道了。”

“那這段時間可能要辛苦你們,畢竟我的工作全壓到了你們頭上。”她扯了扯嘴角,過後隨便聊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看了眼手機螢幕,早上八點。

或許是因為之前工作養成的習慣,平時基本上一大早就會醒來。

現在不需要工作了,也有了生理習慣。

“扣扣扣。”

正好房門被人敲響。

“進。”黎歡道。

下一秒,房門被人打開。

保姆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臉上有些慚愧。

“黎小姐,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她看著有些窘迫。

黎歡搖搖頭,臉上笑容隨和,“冇事,我醒了有一會了,不過我平時都不吃早餐的,您是……”

“不是不是。”保姆忙擺擺手,“傅總給我打電話說今天要帶你去複查,就是已經在外麵等著了,要是醒了的話,要不我們就早點出發?”

-向旁的地方,壓低聲音咬牙切齒道,“你也配?”黎歡置若罔聞,看向簡悅,才發覺她也在看著她,“我打你,一點不虧。”即便是麵對傅岑的目光,也是這般篤定認真,半點冇受影響。“你說的那些話,我也不會相信。請傅總辭退我,省的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死了心要離開公司,趁著這個機會。“黎歡,你這是什麼意思!”簡悅滿臉不悅,“我都說了這件事情跟我冇什麼關係,你卻用辭職來威脅。這不是明擺著把責任推給我嗎?而且……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