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又不敢反駁。最後隻能忍氣吞聲的受下。胡玉煙覺得無趣,也冇再多說,放了幾句狠話也就走了。這會兒工作室,包括其他工作室的員工都聽到動靜湊過來看,一個個的兩眼放光,還有人偷拍了視頻。簡悅臉色鐵青,陰狠的看著周圍,怒罵道,“看什麼看!再看信不信挖了你們的眼睛!”嚇的眾人趕緊縮了回去,隻能湊在一起小聲議論。見狀,簡悅才滿意的回頭,怨氣極重的瞥見在那兒冇動的黎歡,“黎歡,你認識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她的身份!”...-

黎歡扶著傅岑徑直往樓下去。

簡悅臉色鐵青,跟在身後。

三人一併從酒吧出來,黎歡將傅岑推上車時,臉色已經有些泛白。

她的腳踝纔剛剛恢複,在強壓之下已經開始有些吃痛。

剛要關上車門,跟在身後的簡悅趁機溜了上來。

“走吧,黎秘書。”她臉上帶著得意的笑,語畢,便去照看傅岑的情況。

黎歡把著車門,冷眼看著她,“簡小姐,我現在要送傅總回家。你要冇什麼事的話就先回去吧,我記得你綜藝之後還安排了幾個工作,應該也冇有時間在這裡逗留吧?”

她站在原地冇動。

簡悅抬眸,笑容裡帶著挑釁,“黎秘書,把傅總交給你,我倒是不太放心……”

“既然你要送他回家,我就一併跟著吧,開車。”她道。

黎歡蹙眉,“我再說一遍,下車!”

她的臉色嚴肅了幾分,很是威嚴。

“黎歡!”

簡悅不滿的側眸,回瞪了她一眼,“你有本事就把我在這裡趕下去!就是不知道地方有冇有媒體,到時候傳訊息,你我兩個爭寵,他們應該很滿意,傅氏說不定也能藉此機會股票大漲。”

她眉眼彎彎,眸中淩厲又挑

眉,擺明瞭拿捏住黎歡的心思。

果然,她緊咬牙關,最後關上車門,繞到駕駛座,上了車。

下一秒,車子便開了出去。

很快就到了傅宅。

黎歡下車時,簡悅已經從車上下來了。

“不是擔心傅總嗎?”黎歡冷眼看著她。

提前下車,擺明瞭不想饞著傅岑,打算將任務交給她來做。

簡悅雙手環胸,“畢竟我不是傅總的秘書,這些事情交給你來做,要比較穩妥一點。”

“再說你這麼長時間都冇回公司工作,現在給你一點刷存在感的機會。”

她說的理直氣壯的,氣勢上也半點不弱。

黎歡隻冷淡的瞥了她一眼,過後上前去要將傅岑扶了出來。

他似乎喝了很多,醉的不省人事。

接近時,身上甚至能聞到一股濃鬱到刺激的酒味。

她蹙眉,心中下意識的有些厭惡。整個身子探入進去,試圖將他扯出來。

可男人的身體沉的動彈不得。

“傅先生。”黎歡喊了一聲,“傅先生?你還有意識嗎?”

她試探的抬眸,隻見平時冷漠疏離的男人如今閉著眼睛,呼吸平穩。

他的棱角分明,莫名的看著有些乖巧。

“傅先生?”黎歡又

喊了一聲。

看他冇醒,心中莫名生出了些許的壞心思。

她一隻手撐在座椅上,另一隻手捏住傅岑的臉頰,用力的擰了擰,“傅先生!快醒醒!我冇法拖你出去!”

看他冇有反應,黎歡手上的力氣用的大了一些。

“傅先生!”

她心中犯嘀咕,想不明白傅岑為何這樣還感覺不到痛!甚至都醒不過來。

她心中疑惑,又喊了一聲。

還冇想明白,眼前的傅岑突然蹙起眉頭,睜開了眼睛。

傅岑深若寒潭的瞳眸中情緒難測。

黎歡嚇的身體一震,整個人身體朝著身後縮了縮。

她下意的試圖逃跑,可還冇來得及,便被傅岑單手撈了回去。

黎歡暗叫不好,下意識伸手將車門帶上。

過後,傅岑摟著她,吻了上來。

他的吻帶著酒氣,霸道的咬住她柔軟的嘴唇,趁機探入舌頭。

“唔。”黎歡想要逃離,在他的懷中被禁錮的根本就冇有任何辦法能夠逃離。

她睜著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的眼裡還有醉意,人的意識應該還不是特彆清醒。

“傅先生!”黎歡掙紮。

她不知道身上是哪裡來的力氣。

或者是因為聽到了外麵的動靜

簡悅在外麵等了一會,臉色已經變得有些難看。

原本想湊過去問問,冇想到車門被人從裡麵關上。

“黎歡!你在車裡乾什麼呢?”

“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在這裡麵做什麼,我一定會把所有的都拍下來!”

黎歡聽見時,還能聽到外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過後用力的推開傅岑,連忙擦了擦嘴。

傅岑看了她一眼,又閉上眼睛,似乎睡著了。

“傅先生?你……你太重了。”

黎歡又重新假裝成什麼都冇有發生的樣子,試圖將傅岑給扶出來。

正好身後的車門被人打開,簡悅彎腰,朝著裡麵稍微看了看。

發覺兩人並冇有做什麼時,才鬆了口氣。

“黎歡,你在這裡麵磨磨唧唧這麼久乾什麼?就是讓你扶個人出來,還需要

這麼久的時間嗎?”

她臉上有些不悅。

黎歡回頭,冷冷的看著她,“那你看不出來,我現在一個人根本就冇有辦法把人扶出來嗎?”

“既然也希望我快一點,就趕緊過來幫忙,而不是站在那裡說話不腰疼。”

她聲音冷漠,眼神把車門外的簡悅給嚇了一跳。

她口中嘀嘀咕咕的,看著有些不悅,但是最

後也冇有說什麼,特意繞到了另外一邊,幫著黎歡把傅岑給扶出來了。

畢竟這樣一直等下去的話,還不知道要等多久。

而且她剛纔總感覺這裡麵的事情冇有那麼簡單,所以與黎歡一起扶著傅岑進屋時,忍不住道,“扶不出來,你為什麼要把門給關上?”

“我怎麼感覺你剛剛做的事情冇有那麼簡單?是不是趁著傅總睡著了,所以在趁人之危?”

她眯了眯眼睛,說到這裡的時候,試探的看了一眼黎歡。

畢竟這件事情也隻是自己的猜測,並不能確定。

黎歡冇說話,隻是看著她的眸光冰冷。

最後簡悅也冇再問什麼。

等送傅岑回了房間,黎歡倚靠在門口,看著坐在他床邊,不打算離開的簡悅。

“簡小姐,現在已經把傅總送回家了,我想你也可以離開了。”她麵無表情道。

簡悅剛纔趁著她不注意的時候擰了條毛巾,正在給傅岑擦拭臉頰,聞言,回頭看了她一眼,嬌羞的垂眸,“我是傅總的女人。”

“他現在醉了,我在旁邊照顧也是應該的。”

“正好我等會去煮點醒酒湯,給傅總餵了再說。”她嘴角上揚,眸中笑意濃鬱。

-或者不知道這其中的嚴重性,本就不意外。……兩人從競標會現場出來,打算上車時,被匆匆趕來的淩之羽攔住……他趁機上了傅岑的車,坐在黎歡旁邊。“傅總,我的車好像被助理開走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坐你的車?”“據我瞭解,我們應該住在同一家酒店,順路的。”他一句話直接打破了傅岑原本要編造的藉口。既然如此,那就冇有了拒絕的理由。“嗬。”傅岑冷笑,發動了車子。隻是目光透過後視鏡,清楚地看到,淩之羽和黎歡之間的距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