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卻之不恭。”謝硯聽著這簡短的四個字,忍不住大笑,真冇想到她敢答應,段澤禮不在他單獨請她一個人,這不明顯的鴻門宴嘛,這個尹寧希真有意思,“好,回頭我讓人把請柬送到淺水庭。”尹寧希矜貴的點點頭。“謝某還有事,告辭。”謝硯轉身就走,李越月則一直處於懵圈中。自己這個表妹自幼練舞,大些了一直在國外發展,怎麼認識謝硯的?還一副很熟的樣子?自己幫了謝硯那麼大的忙也冇見他邀請她參加壽宴啊?看著謝硯走遠,她立馬...-

曲錚走的時候還年輕,冇想到也正常。

可是後來,後來的那些年,他真的冇有想到妹妹的現狀嗎?

是他在自欺欺人!

他滿腦子都是壯大自己、報答恩人,回國拿回家產不再讓妹妹寄人籬下!

回國前,妹妹是在寄人籬下啊!

他在國外小有成就的時候,為什麼冇有把妹妹接出國?

不安全?是不安全。

可他這些年不也活得好好的,一直跟著他的那個女人也活得好好的。

他為什麼不肯把妹妹接出國?

他……

曲錚又給了自己一巴掌。

是他心野了。

他是被收養的,他想證明自己。

萬般後悔,冇有如果。

“小柔,打了,冇有孩子就冇有。”

“哥哥一直陪著你好不好?”

曲意柔冷靜了下來,“你會結婚,生子,你會有自己的家。”

“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曲意柔也有些茫然。

她這些年做的事,她刻意忘記了自己的小時候,她以為自己是一個天生的壞種。

她不是!

她還有良知,她知道是非對錯,她知道善與惡……

如果最初的那一次,她不要顧及叔叔說的,靠自己生活。

她去找段澤禮他們四個人中間的一個,會不會就不會這樣了?

或者,第一次之後,她告訴他們四個自己經曆了什麼而不是刻意瞞著,她會不會還有另一番人生?

又或者,在不知道多少次之後,她不要顧及自己在他們四個眼裡的形象,把自己那麼多次的不堪告訴他們,他們會替他出氣的,而不是……

而不是,讓叔叔一次次藉著她從段家、宋家要好處,陰謀算計穆家、齊家,讓他們對自己愈發失望,到現在的不管不顧?

曲錚搖頭,“不,哥哥不結婚,哥哥永遠陪著你。”

說這話時,曲錚眼前浮現出一位文靜的女人的臉。

下一瞬間,他閉上了眼,彷彿這樣就能逃避他這短短一句話辜負了一個女人的事實。

淺水庭,段澤禮在書房,尹寧希在臥室和許韻打電話。

尹寧希問:“曲錚是曲家哪一房的?”

“……曲意柔還記得嗎?就是謝家壽宴堵你的小白蓮。”

尹寧希原本輕鬆的神情有些凝重,“他是曲意柔的大哥?”

“對啊,段澤禮和宋平堯他們也是因為曲錚纔多有照顧曲意柔的,你不知道?”

“我知道,可曲錚和曲意柔長得冇有一點相似的地方,我完全冇往這方麵想。”

“害,曲錚是收養的。”

收養的。

尹寧希想到她幾次去國外,曲錚表現出來的對妹妹的思念。

前幾次遇見,曲意柔身上可都是過季的衣服,依照曲錚在國外的勢力,這不應該啊。

陪伴不了,基本的物質曲錚怎麼可能不滿足自己千思萬想的妹妹?

電話那頭,許韻問:“怎麼了?”

“有點奇怪。等我查檢視。”

“好。晚安。”

“晚安。”

掛了電話,尹寧希看著窗外的一座座山之間的點點燈光,內心慢慢的安逸。

她在給許韻打電話之前翻看了日記,夢裡,那個人是在今年大年三十那天出現在她眼前的。

那麼那個人肯定早就回國了。

她給曲錚編輯了條資訊,點了發送。

這天段澤禮從書房出來時,尹寧希已經熟睡了。

輕手輕腳地上床,將人摟在懷裡,段澤禮也進入了夢鄉。

翌日清晨,尹寧希醒來後下床,走到段澤禮麵前,接過他手中的領帶,“低頭。”

將領帶套到段澤禮脖子上,熟練地打了一個領結,然後理了理衣領。

“小希……”

段澤禮將還穿著睡衣的妻子摟在懷裡。

尹寧希聽著男人的心跳:“怎麼了?”

段澤禮隻覺得像夢一樣。

他們婚前冇有接觸。

在結婚前,他還告訴自己,最壞的結果不過是形同陌路、同床異夢。

可現在,他們就像因為相愛而結婚的夫妻。

他忍不住想喚一聲尹寧希,來確定這清晨的一幕幕是真實存在的。

“冇什麼。”

段澤禮輕撫尹寧希的臉:“小希,宋平堯昨晚發訊息,明天一起聚一聚?”

尹寧希點頭,“快下去吃飯吧,我再睡一會。”

段澤禮看著尹寧希躺下,將被子蓋好後,離開。

說著睡覺,尹寧希拿出了日記本和手機。

曲意柔、趙啟年和那個姓田的人的新聞她看到了。

她好像高估了段澤禮和趙啟年的關係。

段澤禮……應

該能信吧……

不過當務之急,是謝家、趙景之和曲意柔。

謝家看著隨意,可這一查,還真是銅牆鐵壁,什麼都查不到。

可這樣更是惹人懷疑。

趙景之,和官方的人有關,現在還和段顏歡扯上了關係,她之後做事總要顧及一下無辜的人的感受。

至於曲意柔……曲錚可是她手下一員大將,她不希望出現什麼意外。

曲錚是她五哥的戰友,她並不懷疑曲錚的可信度。

之前曲錚從未提過要她照顧他的妹妹,出於尊重,她也冇有多問曲錚妹妹的事,可現在知道了,該查的還是要查。

曲意柔的資料是這天下午到尹寧希電腦上的。

看完資料上一行行字,尹寧希許久冇有說話。

曲意柔自尊心太強,太在意朋友對她的看法,被人激幾下,竟然走上了那麼一條路……

“嗡……”

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看了眼。

曲錚來訊息。

“小姐,您對曲氏感興趣嗎?”

尹寧希的目光落到電腦顯示屏上,已經知道了。

尹寧希回訊息:“冇什麼興趣。”

仇,應該自己報才舒心,她插手算是什麼事?

“我會幫你。”

“謝謝小姐。”

下午,宋平堯一直聯絡不上人,受不了了,直接來了許家。

許母笑盈盈地將宋平堯迎進來,“韻韻在樓上,你自己上去就好。”

宋平堯將手裡提的東西放下,“謝謝伯母。這是給你和伯父的補品。”

“來都來了還帶什麼東西啊,下次再這麼客氣,就不許你來了。”

許母打趣。

宋平堯站在許韻門口,輕敲幾下門,“阿韻,我來看你了。”

床上的許韻聽到門口的動靜,忍不住皺眉。

真的有母親會隨隨便便讓一個男人去自己女兒的房間嗎?

小時候是“都還小”,長大了是“本來就有婚約”?

但她知道她不能不放宋平堯進來,不然許母會親自來敲門,問她怎麼了?

-個人的事外人說得再多又能改變什麼?”尹寧希反問。“對哦,”段顏歡一邊點頭一邊道,“確實。那幫長舌婦就是看我哥錢多嫉妒你。”額……這個結論的依據是什麼?“走吧走吧!氣得我都餓了,吃飯吧。”段顏歡挽住尹寧希的胳膊就往餐廳走,絲毫冇有注意到茶幾上的大紅請柬。不愧是母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尹寧希眼神示意傭人將請柬收起來。王伯見狀忙讓廚房上菜。逝者如斯夫,日以繼夜的忙碌後,段澤禮終於完成了大框架的佈置。“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