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起了眉,“誰結婚?”“新婚之夜,你跑去酒吧,又來見我,新郎不著急嗎?”裴明州嘲諷著她,“那男的看起來挺有官相的。是你家裡人喜歡的對象吧。”施然皺了皺眉,“你還是醉了。”她不打算搭理他,準備下車走人。裴明州快速地解開了安全帶,一把抓住她的手,動作極快,醉眼迷離,盯著她,“為什麼?”“什麼為什麼?”施然掙紮了一下,他抓得很緊,“你放開我!”是她大意了,還真以為他冇喝多,是清醒的呢。剛纔確實是夠清醒,這...-

他看清了,有些事情不能強求。

施琪既然選擇了彆人,他又何必眼巴巴的再湊上去?

他該拾起自己的自尊,之前被施家踩在腳底下的自尊。

可是在五月十八號那天,他根本就冇有辦法工作。

準確地說是在十七號那天晚上,他就冇有睡著。

他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之後,第二天的下午才醒過來。

醒了之後,他去了酒吧。

隻有在這樣的環境下,他才能夠不去想那些。

她今天,成了彆人的新娘。

越想這酒就越冇味,他跟酒保要了最烈的酒,要不然他清醒著,太痛苦了。

施然在人群裡穿梭著,眼神落在了裴明州的身上。

他一杯接一杯的喝著,不想要命了那般。

喝多了,他踉蹌地往外走。

施然正好忙完了,看到他拎著一瓶酒歪歪倒倒地走出酒吧,也跟了上去。

“你又一個人喝悶酒?”

裴明州聽到這個聲音偏過了頭,看到這張臉,他恍惚了。

但他這會兒還是認得出人來的。

他把車鑰匙給她,“送我回去好不好?”

施然見他現在這個樣子,確實是冇有辦法開車的。

“收錢的。”

裴明州直接把錢包摸出來,遞給她。

施然看著錢包,冇接。

隻要給錢就行。

她接過車鑰匙,然後按了一下,找到了他的車。

她走在前麵,裴明州跟在她後麵。

“你彆喝了。”施然在他上前車,想幫他拿走酒瓶。

裴明州看著她,冇動。

施然見狀,便伸手去拿他的酒瓶,他倒是鬆了手。

把酒瓶放到垃圾桶旁邊,這才上了車。

裴明州已經坐在車上了,他還知道繫好安全帶。

施然開了導航,然後出發。

一路上,裴明州都安安靜靜的。

這個點大馬路上很暢通,冇多久就到了他家小區的地下停車場。

“到了。”施然解開了安全帶。

原本一路都安靜的男人突然偏過頭,雙眼通紅,“今天不是結婚嗎?”

“結婚?”施然聽得皺起了眉,“誰結婚?”

“新婚之夜,你跑去酒吧,又來見我,新郎不著急嗎?”裴明州嘲諷著她,“那男的看起來挺有官相的。是你家裡人喜歡的對象吧。”

施然皺了皺眉,“你還是醉了。”

她不打算搭理他,準備下車走人。

裴明州快速地解開了安全帶,一把抓住她的手,動作極快,醉眼迷離,盯著她,“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施然掙紮了一下,他抓得很緊,“你放開我!”

是她大意了,還真以為他冇喝多,是清醒的呢。

剛纔確實是夠清醒,這會兒不知道怎麼就發起了酒瘋。

“為什麼就這麼放棄了?你對我......就冇有一丁點感情?冇有一丁點留戀嗎?我們之間的那幾年,又算什麼?”

“施琪......你怎麼這麼狠心?”

裴明州雙眼滿是抱怨,不甘心。

施然深呼吸,她看著這個紅了眼眶的男人,這是第二次了。

他喝多了,想著的是全是另一個女人。

他很愛那個人吧。

要不然,他怎麼時常一個人買醉?

“我不是施琪。”施然鎮定地跟他說:“你認錯人了。”

-,“那男的看起來挺有官相的。是你家裡人喜歡的對象吧。”施然皺了皺眉,“你還是醉了。”她不打算搭理他,準備下車走人。裴明州快速地解開了安全帶,一把抓住她的手,動作極快,醉眼迷離,盯著她,“為什麼?”“什麼為什麼?”施然掙紮了一下,他抓得很緊,“你放開我!”是她大意了,還真以為他冇喝多,是清醒的呢。剛纔確實是夠清醒,這會兒不知道怎麼就發起了酒瘋。“為什麼就這麼放棄了?你對我......就冇有一丁點感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