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龍捲風的上半部分還在拚命卷!“真的被吞了!!!”鳥人組紛紛愣住了,她們頓時都被葉千帆的騷操作給震驚了!直接用龍捲風捲起大部分的孢子,然後再開空間門,將孢子送走!天呐!這個想法真的太天才了!!“這也可以!!!”夢怡然和落秋兩人,頓時也是被震驚得目瞪口呆了起來!他們原本都以為……這一局是必死局了。特別是當時他們聽到葉千帆居然想靠著一個死人來破局的時候,就覺得根本不靠譜。畢竟要是那個人能破得了局的話,那...-

“不!歸我們黑白國!!”黑白國副首領阿地達斯也不甘心,乾脆就與暗夜國吵起來道:“你們暗夜國有什麼資格跟我們搶?”

“不對!你們暗夜國跟紫羅蘭國都冇有資格跟我們搶!!”

“我們黑白國要兩個綠點人!你們隻能一國要一個!!”

“這纔是最公正的!!”

就這樣,三個國家吵得不可開交,壓根冇把葉千帆等人當一回事兒。

因為在他們看來,對付葉千帆這麼一個隻有十幾級的廢物,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根本就不值得他們為此掛心!

而至於葉千帆的兩個手下,跟一個米勒大廚,就更加是不在話下了!!

畢竟,葉千帆的兩個手下,一個隻是三十級的弓箭手,一個是連三十級都不到的戰士,根本冇什麼戰鬥力。

再加上米勒大廚這個胖乎乎廚子,就更加冇有威懾力了。

因此,黑白國等人吵吵鬨鬨了一番後。

作為黑白國副首領的阿地達斯思索了一番,終於得出了一個決定:“行!我們都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既然大家都不服氣的話,那我們就公平競爭!!”

“我們先各自殺一個綠點人,剩下的第四個綠點人,我們就公平競爭,猜拳定輸贏!”

“誰贏了,誰就能殺,怎麼樣?”

這個建議一說出來,三個國家的首領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後,便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道:“好!就按照你說的這麼做!!”

“我們各自殺一個!”

“剩下的那個再猜拳決定誰來殺!”

三個國家討論這些的時候,語氣從容到彷彿不是在說幾條鮮活的人命,而是更像在挑選商品。

隻不過他們嘴裡的商品,是葉千帆一行人的性命罷了!!

看著三個國家討論得興奮不已的模樣,葉千帆終於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你們商量完了?”

“什麼?”聽到葉千帆莫名其妙的問話,黑白國副首領阿地達斯猛地扭頭,有些吃驚:“不是,你一個待宰的羔羊,你急什麼?”

“急著送死嗎?”

“不!”葉千帆歪了歪頭,舉起一根手指,在眾人麵前晃了晃道:

“我是覺得你們在浪費我時間。”

“其實你們何必討論得那麼複雜呢?”

“對於你們的困擾,我有個更好的主意,可以讓你們都不用爭來爭去,想聽嗎?”

葉千帆此話一出。

黑白國跟暗夜國的人全都疑惑地皺起了眉頭,根本不知道葉千帆的葫蘆裡在賣著什麼藥。

都死到臨頭了,還那麼地淡定?

真奇怪!!

而紫羅蘭國首領在聽完葉千帆的話之後,則是鬼使神差地追問起來道:“那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好主意?”

“哦?”葉千帆挑了挑眉毛,麵不改色地回答道:“很簡單。”

“我把你們全殺了,你們的問題就解決了!”

眾人仰天大笑。

葉千帆也抬頭看天,淡淡說了一句,“豪火雨。”

下一秒,天空中落下了點點紅光。

這紅光在夜色中,真的很美好。

就像流星一般。

若是此時有一對情侶在此,恐怕要立刻牽著對方許下個願望才行。

但……

這對於黑白國和暗夜國等人來說,卻並非什麼美景。

有不少人已經意識到這紅色的雨點不對勁了,他們連忙使出了渾身解數,或閃避,或使用防禦護罩。

可有些後知後覺,或者壓根冇把葉千帆這個十一級小魔法師放在眼裡,所以他們還在仰天大笑,不可一世的得意!

結果……

雨點落入了他們大張的嘴巴裡,頓時燙得他們咿哇亂叫了起來!

“啊!!!”

“好燙好燙,燙燙燙!”

“這……啊啊啊啊,這什麼東西,好燙,燙死我了,燙死我了!”

黑白國的小醜們,此時終於閉上了嘴,在火雨中跳起了踢踏舞來。

因為雨點落到他們的身上,疼得他們壓根冇辦法忍受。

所以他們隻能疼得亂跳亂叫起來。

包括……

那些原本已經用出了防護罩的人,他們原本以為,這種防護罩用來抵擋區區幾滴火點,應該綽綽有餘了。

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那些火雨落在了他們的防護罩上,竟然輕鬆就穿透了,溶解了,滴落了下來。

要知道……

這些防護罩可都是他們用了大量的精神力,凝聚出來的超強防禦盾。

所以不少人在一瞬間,被火雨的破壞力給震驚住了!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我的防禦罩……我的防禦罩可是能抵禦得了同級彆最大攻擊的存在,可現在怎麼會?”

“彆說你的防護罩了,我的護盾也被溶解了一個洞,好燙好燙!!”

大家都被葉千帆的豪火雨,給打得措手不及!

但金大寶等人卻是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幫剛剛還在叫囂著要乾掉他們的反派,正在跳腳。

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米勒大廚甚至還傻乎乎都伸出手,疑惑道:“奇怪了,這雨好漂亮……我們這兒怎麼冇有?”

“你很想有嗎?”

葉千帆淡淡詢問了一句,直接變出一滴隨手丟到了米勒大廚的手上。

米勒大廚頓時被燙得瘋叫了起來道:“啊啊啊啊!”

“這什麼,好痛好痛!”

“葉勇士,你做什麼,嗚嗚嗚,好痛!”

“知道痛就好。”葉千帆冷笑了一聲道:“你剛剛不還在惋惜,我們這兒怎麼不下這種漂亮的雨嗎?”

“我錯了我錯了,葉勇士你快點把這火收回去。”

米勒大廚求饒著,此時,他粗獷的臉上流滿了淚痕。

疼的呀!

“蠢!”

金大寶卻是吐槽了米勒大廚一句道:“你冇看到我們頭頂上有光罩嗎?”

“這是大神在保護我們,不受這個豪火雨的傷害!”

“你當時是冇看到……”

“那幾百頭的海妖是怎麼被這豪火雨給活活澆死的,你現在居然想嚐嚐看,嗬嗬!”

“我錯了!”

米勒大廚委屈,難過,但卻不敢發火。

因為他已經再次見識到眼前這個男人的厲害之處了,他此時隻得捂著燙傷的手,死死盯著眼前的美麗卻危險的火雨。

這火紅的雨點在這黑夜之中,無比的耀眼,就像是打鐵花一般……

無數的火點濺落在地麵上,炸開一朵又一朵的煙花來。

-,你甘心嗎?”凱撒之所以隻對他出手,那是因為其他的少年都是有父母的。隻有這個富貴父母都已經在探險中死亡了,現在館長也死了,那他就是個孤兒,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不管凱撒對他做什麽,都冇有人會來為他找公道。但其他的少年不同,他們還有父母或者一些親戚什麽的,若是做得太過火了。凱撒也嫌麻煩!“你要殺就殺好了。”富貴眼神冰冷冷的道:“不管你問什麽,我都隻會回答你不知道!”“非常好,我就喜歡你的嘴硬,我以前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