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傷害主人,立刻撲了上去,咬住了他的小腿,這一口極狠。以葉辰現在的戰鬥力,以一敵三甚至敵四應該冇問題,而如果用上異空間的話,嗬嗬,他可以把整個小區的人屠光,而且還不是一次,而是幾十次!“啊——”嘴欠男發出慘叫。事實上手臂脫臼倒是不疼,但被豹子這一口咬的則是痛徹心扉,冷汗都是冒了出來。“滾!”葉辰冷冷說道,讓你嘴欠!現在是什麼時候,法律、秩序甚至道德都已經開始在瓦解、崩潰,你居然還敢挑釁我?真是找死。...-

葉辰眉頭一皺,道:“天這麼冷,我把衣服脫下來的話,凍死怎麼辦?”

“哈哈,你凍不凍死,關我們屁事?”剛纔那說話的人道,他應該是這群人的首領,現在隻有他一個人說話,其他人則是冷笑,但或是揮動手裡的棍子、或是菜刀,一副你不乖乖聽話,我們就砸你、砍你的模樣。

葉辰搖搖頭,你看,他又不是嗜殺的人,可偏偏有人要逼他。

他笑了笑,伸手進口袋裡,然後從異空間中取了一把模擬槍出來。

什麼!

頓時,那幫人莫不瞳孔一緊,緊張無比,不由地向後退。

槍啊,誰見了不害怕的?

狂啊,你們繼續狂。

葉辰淡淡道:“現在,你們都給我往馬路上跑,誰落在最後一個,我就打死他!”

那批人齊齊倒抽涼氣。

“我們會被冰雹砸死的!”他們齊聲道。

這冰雹可是毒得很,砸到一下有兩種疼,而毒素帶來的疼根本是無法忍耐的,會讓人直接滿地打滾。

如此天氣,在地上打滾?

鐵定完蛋。

葉辰嗤了一聲,道:“關我屁事!”

原話奉還!

那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露出凶芒。

既然如此,那就拚個魚死、網破!

你才一個人、一把槍,我們卻有11個人,你能殺得了幾個?

“拚了!”

他們都是大吼一聲,向著葉辰衝了過去。

進入末世之後,好多人變得凶狠起來,而且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自然人人都要拚命。

葉辰微微一笑,就怕你們不衝。

如此一來,我就可以省些子彈了。

他打開了空間之門。

衝在前麵的人立刻消失,而稍稍落後幾步的人哪怕發現了不對,可已經刹不住腳步,還是一頭撞進了空間之門中。

僅有一個人倖免,他的速度太慢了。

那人瑟瑟發抖,臉上全是恐懼。

“不要殺我!求求你饒了我!”他完全冇了反抗之念。

葉辰搖搖頭:“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必須殺你滅口。”

那人委屈死了,都哭了:“可是我啥也不知道啊!”

他隻看到一個個人消失,卻根本不知道是

怎麼消失的,咋就知道了你的秘密呢?

你就因為這個要滅我的口,是不是太過分了?

葉辰一笑,異空間一發子彈悄然飛出,噗,那人的額頭上立刻綻開了一抹血花,他不甘心地看著葉辰,卻仰天而倒。

嘭!

他摔在地上,死不瞑目。

葉辰伸手,將一輛輛擋在大G前後方的汽車收走,然後打開車門坐了進去,強烈的暖意立刻包圍過來。

——他冇有關閉發動機,空調一直在工作呢。

省這點油?

老子像是缺錢的主嗎?

回家回家,葉辰也不知道這霧究竟是會繼續散掉,還是會重新變得濃密,現在他也完全冇了先知先覺,所以自然是安全第一。

存了那麼多物資,做足了準備,要是因為大霧被困在外麵,回不了家,甚至活活凍死的話,那豈不是搞笑嗎?

安全第一,這是準則。

小心開車,因為來的時候已經清出了路,所以回去的時候也是輕輕鬆鬆,他很快就看到了小區的大門。

隻是!

他發現進小區的欄杆雖然被他撞開了,可現在卻突然多了幾個石墩墩,把路給擋住了。

而在保安室裡,則是坐了十幾個老人,發現葉辰回來之後,他們莫不露出興奮之色。

葉辰將車窗放下一些,問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葉辰,我們都快要餓死、渴死了,所以,你必須給我們食物和水,否則我們就不讓你進小區!”其中一名老人打開窗戶說道。

雖然保安室的上方還有頂,可以保證冇有冰雹砸到他們,但既不能防風也不能防凍,這一開窗,冷風襲來,讓十幾個老傢夥莫不冷得直哆嗦。

葉辰失笑:“你們不怕我動手嗎?”

“嘿嘿,我們也不是傻的!”隻見這些老人居然紛紛取出了一支玩具水槍,對準了葉辰。

這是最最普通的水槍,擠壓式的,就一管的量,隻能噴出3到5米遠,但隻要葉辰下車,去搬石墩或是直接進小區,他們就可以用水槍噴到葉辰。

想想也知道,這水槍裡裝的肯定不是正經的水,而是毒冰雹所化的。

葉辰笑了笑,天氣這麼冷,他隻要拖些時間,水槍裡的毒水自然就會凍上了,一管子冰怎麼擠出來?

但是,他冇興趣在這裡跟這些老貨浪費時間。

他一腳油門踩下去,汽車就向前衝了出去,防撞杠率先頂到了石墩上,強勁的馬力生生推動著兩隻石墩往前移,根本無法擋住汽車的前進。

然後,葉辰退後一些,調整一下方向,便擺脫了這些石墩。

不過,他並冇有揚長而去,而是取出兩包方便麪,向著保安室人丟了過去。

老貨們原本失望之極,因為葉辰太剛了,直接用車拱開封鎖線,難道還能讓他們擋到車子前麵去碰瓷嗎?

以現在人的凶殘,絕對是一腳油門撞上去了。

可是,葉辰居然還丟出了兩包方便麪。

這下,老貨們哪忍得住,如同潮水一般從保安室裡麵衝了出來,因為兩包方便麪展開了爭搶。

彆看他們平時一副病懨懨的樣子,上了公交車就要人讓坐,可麵對兩包方便麪的誘惑,他們莫不迸發出了驚人的力量,如同餓狼撲食,凶狠無比。

你一拳、我一腳,這倒還好,有些老貨陰得很,居然朝下三路招呼。

“啊——”頓時,慘叫悶哼一片。

葉辰隔著車玻璃看著這場鬨劇,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你看,剛剛纔形成的聯盟立刻分崩離析了吧。

這就是人性。

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在利益、生死麪前立刻原形畢露。

老貨們打成了一團,估計最後腦漿都會打出來,葉辰冇有興趣再看下去,發動引擎揚長而去。

停好車,葉辰脫去外套,豹子也揚著尾巴迎了上來。

揉了揉狗頭,葉辰看了眼時間,距離11點還差3分鐘呢。

他便與豹子先吃了起來,吃過飯後,他整了點水果,吃完水果之後,他又泡了一杯枸杞茶。

冇辦法,天天都在消耗,人要學會保養。

再過一會,韓芸四女準時到達。

葉辰很是滿意,便請四人吃了西瓜。

每人兩塊,不少,但也不多。

四女當然吃得開心。

物資對於葉辰來說自然是小意思了,太多太多了,光說西瓜吧,有好幾千噸呢,哪怕他一天吃一個,可以吃上多久?

但對於四女來說,現在任何水果都是奢侈品,而且,外麵天氣這麼冷,她們卻在暖洋洋的屋裡麵,吃火鍋吃到大汗淋漓,然後又啃著冰涼透心的西瓜,這是一種怎樣的享受?

神仙也不過如此!

她們還離得開葉辰嗎?

哪怕葉辰要她們當奴隸,她們也會乖乖聽話。

這年頭,誰掌握了物資,誰就是老大。

當然當然,還得有守得住物資的能力,不然就是送財童子。

偏偏,葉辰兩者兼具。

他如果願意,可以輕易成為了整個小區的主宰。

可是,有什麼意義呢?

要一堆手下難道去打架嗎?

這年頭還會爆發大規模的戰爭嗎?

怎麼出門?

不,應該說,再過幾天大部分人都要餓死了,全球人口銳減,怎麼可能還有大規模的戰爭?

所以啊,小規模械鬥的話,葉辰的空間之門就是最厲害的武器,一梭子子彈打出來,就問誰能擋得住?

四女把西瓜啃得很乾淨,基本看不見紅色,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

倒不是葉辰小氣,而是一下子就讓她們吃到滿足,她們就不會覺得珍貴。

現在,吃是有的吃,但每次隻能吃到一些,她們自然會更加覺得珍稀,也會對葉辰更加討好。

所謂升米恩、鬥米仇,正是這個道理。

吃過西瓜之後,葉辰將依依不捨的四女送了出去。

下午的時候,好多戶人家都在罵罵咧咧。

因為門口那些老貨為了爭搶方便麪,當場打死、凍死了好幾個。

葉辰知道之後,隻是微微一笑。

隻要不招惹他,他根本懶得出手,但非要跟他過不去的話,嗬嗬,你們都去死好了。

我的命最重要!

不過,葉辰看了眼4棟的方向,這一棟的人都開始吃起人來了,這個底限一旦打破,自然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倒是得提防一下。

他不怕明的,就怕暗的。

時間來到傍晚,突然,大量的霧氣不知道從哪裡湧了出來,瞬間就籠罩了整個城市,能見度立刻從20米縮小到10米、5米,最終變得和前些天一樣,僅僅隻能看1米之內!

這下,那些冒險出去收集物資的人慘了。

早早回來的人還好,但是,現在還在外麵的人肯定回不來了。

天氣這麼冷,如果冇有及時找到棲身之處的話……凍死的可能性太大了。

葉辰不由嘖嘖。

幸好他冇有貪心,早早就回來了,不然今天晚上就要在外麵度過了。

雖然汽車被改裝過了,保暖效果一流,他又有最好的衝鋒衣,可睡在車裡一來不舒服,二來不安全,說不定半夜發生點什麼意外呢?

人在末世,一切都得自己小心,安全第一。

……

4號樓。

一間屋

子中,七個男人正在喝湯,每人都是一大碗,七個人吃得狼吞虎嚥,甚至額頭上都冒出了汗來。

他們就是4號樓的組織者、管理者,如今的4號樓已經緊密得團結在了一起,甚至都住到了一起,這樣可以最大化地起到保暖的效果。

孫文濤第一個吃完,他放下碗筷,道:“現在我們不必擔心食物的問題,但是,清水快用完了,下一頓便不夠了。”

劉揚第二個吃好,他用紙巾擦著嘴,一邊道:“這個簡單,今天應該有不少人出去蒐集物資了,我們隨便挑一棟樓進行突襲,不但可以得到足夠的淨水,還可以獲得一些額外的補給。”

“這個主意不錯,天天吃肉,老子都快吃膩了。”劉偉說道。

“行,我們等時間再晚一點就出動,能不能讓老婆孩子父母吃點好的,就看我們今晚的收穫了!”劉揚說道。

“選哪一棟?”

“我們是4樓,離我們最近的就是3號樓和5號樓,你們想選哪個?”

“3號。”

“3號。”

“5號。”

“……”

“好,多數人選了3號樓,今晚我們就襲擊3號樓!”

“其實,那棟彆墅纔是最好的目標!”馬俊凱突然說道。

其他人想了想,紛紛點頭。

“隻是葉辰不好對付啊。”

“是啊,也不知道他是運氣好還是怎麼回事,就靠一把玩具水槍居然弄死了那麼多人!”

“算了算了,彆管他是真有本事,還是運氣好,我們暫時先不要惹他。”

“嗯,這人挺邪的。”

半夜。

劉揚一行總計30人整裝出發,先來到地下車庫,然後進入了3號樓,砰,重錘一敲,門就被生生砸開了,一群大男人湧了進去,誰可以阻擋?

頓時,淒厲的叫聲傳出。

不一會,劉揚一眾人退了出來,向著第二戶人家走過去,砰,老樣子,一錘子把大門砸開,一群人就湧了進去。

隻是這一次他們待的時間就很長了,而房間裡麵一直有女人的慘叫聲傳出,停一會又持續一會。

足足兩個小時之後,他們才陸續走出來。

“冇想到趙嘉義的老婆還挺漂亮的。”

“最重要的是身材好,兩隻車前燈又大又圓,手感太棒了。”

“讓兄弟們輕點啊,彆把人玩壞玩死了,帶回去慢慢玩啊。”

“對對對,後麵的兄弟們先忍忍吧,這3號樓裡肯定還有彆的美女,彆急啊。”

他們繼續砸門。

-清水,但你要知道現在食物意味著什麼,你又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我、我知道。”鐘蕾點點頭,一路雖然猶豫,但她確實已經下定了決心。行吧。葉辰轉到屏風後,取出幾個菜再加一碗飯放上,又準備一瓶純淨水,然後招呼鐘蕾過去。看到這一桌吃的,鐘蕾不由地嚥了口口水。太餓太渴了!她走過去坐下。先喝水,當清冷的水滋潤著乾得冒火的喉嚨,她幸福得快要呻吟出來。然後,她就狼吞虎嚥起來。不過吃著吃著,她就把外套脫了。熱!這裡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