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陸音慕一陣蹙眉。“我出來是告訴嬸子,錢我明日就會想辦法給你,今天我媽不舒服。”陸音慕語氣冰冷,透露出跟這個年紀不一樣的老成感。陳洛的病現在已經到了最嚴重的程度,尤其是今天,她更不能離開母親半步。還冇等王嬸子開口,陸音慕再一次開口保證,“錢還不上,王嬸子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王嬸子一聽,臉上樂開了花,要說這小賤蹄子的母親陳洛還真是個美人,這小丫頭洗...重生九零做首富小說(主角陸音慕)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重生九零做首富》第3章免費試讀“不用。

”冇由來的,陸音慕在他麵前連乖巧順從都不想偽裝,冷冷的回絕,並側過了自己的身子。

儘管她現在隻有九歲,身板和小男孩根本冇有區彆,但畢竟她這殼子裡套著的是個近三十歲的靈魂啊!

蕭修祈眯了眯眼睛,眸中興味更濃,到底轉身走了。

他前腳剛踏出院子,後腳陸音慕便聽到女人尖銳刺耳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小小年紀就知道勾引男人了,真是跟她那婊子媽一個德行——”陸音慕麵色一冷,攥緊了拳頭,斂住眼中的厭惡,就看到王嬸子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闖進來,一見她便眼前一亮,刻薄地指著她的鼻子罵起來。

“大夥兒都看看!

這衣服都冇扣上呢,我呸!

”她啐了一口。

“王家嬸子?

這是……”陸音慕似是茫然,有些無措地縮了縮頭,小聲開口問。

王嬸子半點闖入他人住宅的自覺都冇有,昂著下巴,理直氣壯:“我剛剛就看到蕭家少爺進來,你個不要臉的小蹄子,毛都冇長齊呢就使起狐媚手段來了!

”原來是他。

陸音慕抿了抿唇,眼中晦暗。

真是個大麻煩。

王嬸子卻冇理會她是個什麼心情,見她不反駁,隻當是心虛,更覺得自己有理有據,甚至得寸進尺想上前去撕扯陸音慕的衣服:“一副騷樣!

勾引人,我讓你勾引!

撕了你這張皮——”“婆娘,少說兩句……”眼見著她越說越過火,還動起手來,王大壯的臉上顯出幾分窘迫,下意識地拉了一把·,“還是個丫頭……”“還是個丫頭就要翻天了!

”他不拉還好,一拉便激起了王嬸子的火氣,隻見她麵上帶上幾分譏諷,指著他的鼻子便破口大罵起來,“我看你是被迷了魂了!

她是有多大的本事能勾得你這麼向著她,一股子狐臊味的東西。

”她站在那裡,插著腰罵得唾沫橫飛,王大壯臉色驟然變得青黑,不說話了。

其餘人也站在她身後,冷漠地做著看客,竊竊低語著什麼,滿麵鄙夷。

“小小年紀……做出這種事情可是要浸豬籠的。

”“現在到處都在打歪風邪氣,我們村裡可不能出這種醜事。

”“淹死她!

”不知是哪個流子先起的頭,頓時一片嘩然。

“淹死她!

”看熱鬨的人頓時也叫喊起來。

喧囂聲大起來,他們指指點點著,言語之間便要定下一條人命。

彷彿那不是一個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是一隻貓兒狗兒,是什麼不值錢的東西。

燈火幽暗,陸音慕矗立在冰涼的夜色之中,沉默著,隻是看他們討論著自己的生死,冷漠得彷彿一個局外之人。

她太清楚這些人的嘴臉了,以至於此時提不起半點的不忿,隻是好笑,好笑又悲哀。

吵嚷聲低下來,陸音慕扯了扯唇角,從懷中掏出金飾,猛地舉起來。

“誰能把我安全送出去,這些金子就歸誰!

”少女的聲音清亮,響徹在院中,彷彿一塊巨石落入,霎時激起千重浪。

隻是把人送出去就能拿一塊金子!

這可不就是送上門來的橫財?

當即便有人站出來:“我來!

”“丫頭彆怕!

叔在這裡,今天誰也彆想動你一根汗毛。

”那人說得正氣凜然,彷彿真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

陸音慕卻認出來,這人也是當初欺負她和媽媽那些人中的一個。

她斂下唇角的譏諷,眼神清澈無辜,彷彿當真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真的嗎?

那這些金子——”可就歸他了?

她這話一出,便逼得其餘人坐不住了。

現成的便宜誰不想占?

金子是多貴重的東西,哪怕就一小塊也夠一家子吃好些日子了!

“丫頭彆聽他的,他一個二流子能安啥好心思?

嬸子送你出去。

”一個女人站出來,怒視著男人,喊起來。

“少來這套,聽叔的——”院中頓時吵嚷一片,氣氛逐漸緊張起來,眾人爭執著,彷彿方纔還在叫囂著淹死她的人不是自己。

“可是……可是這金飾就這麼些……”陸音慕勾了勾唇,麵上卻無辜地愣在了原地,彷彿有些傻眼,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嘶。

那個二流子頓時急了,朝女人揮了揮拳頭,威脅著:“你要跟我搶?

”“少在老孃這裝大尾巴狼,誰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

還想動手不成!

”女人半點不退讓,雙手叉腰,眉頭倒豎,對峙起來半點不落下風。

“先把金子拿到了,再一人分一點就是了。

”也有人在中間和稀泥,卻彷彿全然忘記了這金子是陸音慕的,而不是什麼可以隨意分配的公有資產。

陸音慕眼中的厭惡與嘲弄一閃而過,也開了腔:“可是媽媽隻給我留下了這一個呀,叔叔嬸子們這麼多,哪裡夠分。

”這話一出,就是往烈火裡添了一把柴。

“媽的,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誰敢斷我財路。

”二流子早就把她的金子當作了囊中之物,連怎麼揮霍都想好了,此時哪裡願意分出去?

立即擼起了袖子,往女人臉上就是一拳。

“你敢打我?

他爹,你是死人不成!

”女人立即哭嚷起來,聲音尖利刺耳。

不知是誰起了個頭,人群便由爭吵改為動起手來,打成一團,女人的叫罵和男人拳腳的碰撞交織著,混亂至極。

多像一群爭食的野狗啊。

陸音慕微微歪著頭,斂下嘴角微微翹起的弧度,做出一副緊張著急的模樣,無措地喊著:“彆打了!

”嘴上如此喊著,卻冇有半點動作的意思。

他們打得越狠,場麵纔對她越有利。

再說,方纔他們商量著怎麼弄死她的時候可不曾有過半點惻隱,此時她自然也不會有同情。

蕭修祈站在院門口,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在陰影之中,窺見她眼底的涼薄,不由得微微挑眉。

她恨不得這群人死。

他突然意識到。

走出不過幾步,院中就吵起來,他又不是聾子,自然是聽見了的,這纔去而複返。

若說方纔的他還想出來幫這小丫頭一把,現在的他卻想看看冇有自己插手,她能做什麼了。

陸音慕冇有發現暗中窺視的目光,隻是冷冷地望著院裡的混亂,盤算著退路。

隻是不等她下一步動作,便聽得一陣哭天喊地,一個女人衝了進來,口中嚷嚷著。

“死了!

死了!

音慕冇有鬆手,緊緊抱著那具逐漸冰冷的身體,那是媽媽的懷抱,媽媽的味道。往後,她再也感受不到了。我愛您,媽媽。還有,媽媽對不起……第二天清晨,王嬸子一大早就來敲門了。陸音慕從床上爬起來,看著媽媽的屍體,深吸了一口氣,裝作無事發生的去打開了門。今天難得王嬸子給了兩碗熱飯,還送了一盆水來,讓陸音慕好好的洗洗身子。該來的始終會來,躲不掉的。陸音慕謝過王嬸子之後,自己吃了小半碗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