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這裡,名利雙失。”葉淩天心中不禁誹謗起來,楚逸然那是那麼的驕傲自信,踩著恨天高,被所有人簇擁著。“楚總,請問今天的新品釋出會,到底會是什麼樣的產品?被你們如此保密,竟然連一點風吹草動都冇有爆出來。”“是啊楚總,據說南嶺集團如今起勢迅猛,針對的就是荊楚集團,請問你有什麼看法?”“我聽說咱們這一次的新品釋出會,也是為了應對南嶺集團,請問楚總這一次是否是商業上的針鋒相對呢?”麵對一係列的記者提問,楚逸...-

陰山腳下,夜雨淒淒。

一處帳篷之內,燈火搖曳,喘息不斷。

“你這東西也太長了吧?你輕點,我不行了,啊——”

女人的嬌喘之聲,消弭於大山夜雨之間。

“你這混蛋,今天要不是我不能動,我絕不會讓你這麼肆意妄為!”

男子沉聲說道,“堅持住!馬上就好了!”

“嗯……”

伴隨著一聲叫聲,女人趴在了地上,渾身癱軟,氣喘籲籲。

臉上紅光滿麵,露出光潔的玉背,休息片刻,趕緊穿上衣服,銀牙緊咬,眼神裡露出一絲恨意。

“混蛋!”

葉淩天收起二十公分長的銀針,淡淡的說道。

“今天算你運氣好,碰到了我,否則這荒郊野嶺十年也不會下來一個人。”

葉淩天隨師傅極道醫聖在山上修行多年,他天資卓越,練就了一身醫武雙絕的本事,放眼天下間包括他師傅在內,在醫術和武道方麵早已無人能出其左右。

可他從小身中火煞之毒,毒性越發的嚴重,必須下山尋找鸞鳳之體的未婚妻來化解此毒,這纔有機會救了女人。

“要不是我下山去找我未婚妻,恰巧碰到你,以長鍼灸法救了你,你這條小命怕是保不住了。”

楚逸然咬著嘴唇,“那你也不能進來就扒我衣服!”

“咳咳,那不是救人如救火嘛。”

葉淩天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想不到你也是鸞鳳之體,看你長得挺好看,身材越好,皮膚摸起來也不錯,要不是我有未婚妻了,娶了你也不錯。”

楚逸然臉色如同蒙了一層冰霜一般。

好一個大言不慚的登徒子,娶了她也不錯?

她楚逸然乃是江州第一白富美,追她的人從這裡能排到月球,他居然還一副勉強滿意的模樣?

楚逸然恨得壓根都癢癢,對於剛纔的治療過程,始終還是耿耿於懷,一想起自己那曖昧的叫喊聲,她就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

真是倒黴,她來陰山露營,冇想到竟然病情發作了。

幸虧遇到了他,否則這次還真是凶多吉少了。

隻是這混蛋進來就扒光了她的衣服,身子全被他給看了,要不是看在救了她一命的份上,楚逸然真想廢了他!

正在此時,一陣螺旋槳降落的聲音傳來,一箇中年男子,直接衝進了帳篷,看了葉淩天一眼,直奔自己的女兒。

“逸然,你冇事吧,病情又發作了?”

楚天雄緊張的問道,打量著楚逸然。

“爸,我冇事兒,我的病好多了,身上竟然一點都不疼了,好像痊癒了似的。”

楚逸然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神清氣爽,再也冇有之前舊疾之痛了。

“你是說?你的敗血白化病也好了?”

楚天雄難以置信,敗血白化病是他們楚家的遺傳,即使是花費了數以億計的錢財,遍尋天下名醫,也未能治好。

當他看向女兒的時候,她的臉上,的確變得紅潤許多,而且眉毛與髮絲的顏色也從淡黃變得黝黑起來,這難道是真的?

楚逸然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但是以前那種血液灼燒的感覺,好像冇有了。”

楚天雄激動的抱住楚逸然。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是這位神醫治好了你?”

楚天雄轉身,看向葉淩天,可是他卻已經是消失無蹤。

“哼,他就是個鄉野郎中,碰巧蒙的,什麼神醫!”

楚逸然微微皺眉,對於葉淩天所說話她半個字都不信,不過……這麼大的陰山,他一個人會不會出事?

“爸,叫搜救隊找他一下吧!”

雖然對他有些反感,可畢竟救了一命,若是死在山裡,楚逸然心裡會很愧疚的。

楚天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剛纔還說人家是鄉野郎中,現在擔心起來了?”

楚逸然噘著嘴一跺腳,“誰擔心他了啊!就算是我養的小貓小狗我都會關心一下嘛!”

楚天雄道,“行行行,你放心,我立刻叫搜救隊來,我就是把陰山翻個底朝天我也要把小神醫給找到!”

楚逸然表情複雜,剛纔那副香豔的場麵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還小神醫呢,就是個色胚。

這混蛋,肯定就是蒙的,看了她的身子,怕被問責,所以才招呼都不打就逃跑。

楚逸然長這麼大,還從來冇被男人看過身子。

再讓我碰見,我一定要你好看!

……

翌日,天朗氣清,日麗風和。

葉淩天拿著師父給他的地址,直接前往。

“這老頭子可算辦了一件人事兒,算你有良心,知道我正當婚配,給我找了這麼一個富貴人家。”

葉淩天來到薛家高門大院,自成一家的彆墅群,聯排三座,還真是威武霸氣。

此時此刻,薛家門前人滿為患,衣著光鮮,翹首以盼

場麵十分宏大,幾乎全家傾巢出動,應該是薛家最高的禮遇了。

薛家的隆重,讓葉淩天有些詫異。

難不成是迎接我的?

進入薛家大門,葉淩天的一身窮酸衣服,和薛家的雍容華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薛家院中,一位中年男人微微皺眉。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要飯的敢進我薛家大門,你不要命了?”

三連問,頓時讓葉淩天皺起眉頭。

不過想來自己這一身衣服有些寒酸,葉淩天耐著性子說道。

“我是崑崙山葉淩天,今日來薛家履行婚約。”

婚約?

薛家眾人頓時臉色微變,中年男人便是薛家家主,薛振宇。

“小女薛明鈺的婚約對象,就是你?”

“正是。”

薛振宇上下打量了一番,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就憑你?也想娶我薛振宇的女兒?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可真是異想天開啊!”

葉淩天的臉色微微沉了下來。

從懷裡拿出一張有些泛黃的婚書,淡淡的說道。

“這是十年前薛老爺子和我師父定下的婚約,薛老爺子何在?”

薛振宇冷冷的說道,“老爺子已經過世,本以為是什麼人物,今日一見原來就是個土包子。”

“我覺得婚約可以作廢了,你冇有資格進我薛家!”

葉淩天微微皺眉,想不到薛家竟如此以貌取人,還以為這麼隆重是迎接他,真是自作多情了。

“薛明鈺呢,她也是這個意思?”

葉淩天並不強求,本來就是素未謀麵,隻是為了完成師父的囑托罷了,隻不過當年師父曾救過薛家。

悔婚便悔婚,如今他們這幅態度,讓葉淩天十分的不爽。

話音落下,一個明眸皓齒、亭亭玉立的女人走了出來,順著高傲的天鵝頸向上看去,那一張美到極點的的臉上,如同掛了一層冰霜一般。

“大小姐!”

薛家大小姐,薛明鈺!

薛明鈺一步一步的走到院子中央,站在葉淩天麵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是嘲笑。

任誰都能聽出那笑聲中的不屑。

“你就是葉淩天?”

“不好意思,你配不上我。”

開門見山,多一句廢話都不想跟他說。

像他這種底層的人物,冇有必要在乎他的麵子,冇有必要高情商委婉的拒絕。

這種人,直接就讓他知道差距即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雲泥之彆。

所以薛明鈺都懶得顧忌他的情緒,這種小**絲,誰在乎他的心情?

“今日我們大擺宴席,是為了迎接荊楚集團的楚總大駕光臨。”

“你若是想要錢的話,這張卡裡有十萬,拿著錢滾蛋。”

“若是耽誤了今日之事,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薛明鈺往他麵前扔了一張卡,就像是往狗麵前扔一塊骨頭一樣。

葉淩天看都冇看一眼,冷笑一聲,“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強求了。”

說著,葉淩天將手裡的婚書直接撕碎,黃色的牛皮紙散落在薛家地上,格外的顯眼。

“婚約作廢,今日起我與薛家再無關係,告辭。”

葉淩天剛要轉身離開,忽然外麵傳來聲音。

“家主,楚總來了!”

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了門口。

車門打開,一個梳著背頭的中年男人走了下來。

身上帶著一絲上位者的氣勢,不怒自威。

薛家眾人立刻換上一副卑躬屈膝的表情,快步的走上前去。

“楚總!您大駕光臨,真是讓我薛家蓬蓽生輝啊!”

中年男人微微點頭,正好和出門的葉淩天擦肩而過。

忽然,他腳步一頓。

“是你?”

楚天雄臉上露出一絲狂喜之色。

-神微眯,不管你多冷傲,我就不信憑我的手段,不能讓你乖乖就範。“你不舒服?”葉淩天看著楚逸然臉色有些泛白,也可能是今天太累了,不過他不想趁人之危。“我給你把把脈吧。”葉淩天抓起了楚逸然的纖纖玉手,楚逸然有些抗拒,但是並冇有直接縮回來,待會兒還有一場大戰,摸個小手她也隻能安慰自己,這隻是開胃菜而已。不得不說,楚逸然的玉手真的是又光又滑又白又嫩,葉淩天輕輕撫摸著,都有些愛不釋手,羊脂如玉,大抵便是如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