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痛了,反倒有點舒服。“爸爸!”梅田通說到底還是個孩子,被這麼一嚇什麼都忘了,隻是和哭著的小香一起抱著梅田。“你們退後!小心一點,不要離我太遠,那傢夥還冇出現啊。”憐大聲喝道。祖魯剋星人強就強在不講武德的偷襲,速度實在太快了,饒是憑憐也冇看清他的動作。憐摸了摸掛在腰上的配槍,心中無語,從懷中掏出了能源爆破槍。祖魯剋星人也不會單憑這一動作就撤退,他一擊不成,隻要不暴露位置,他就可以一直偷襲。一滴冷汗...-

戰鬥結束後,暴亂很快就被鎮壓下來,憐也和mac隊解釋了一切的起因經過結果,包括浮士德是千樹零被控製後的存在。

當然,憐隱瞞了他是奈克瑟斯,隻是說他被困在幻境中戰鬥結束後才被放出來。

滴~

mac隊的門禁又響了,傳來了門衛的聲音:“千樹隊員,又有人點名要見你。”

“又是那個叫百子的女孩吧。”青島出聲說道。

“憐,你就去看看吧,那不是你的錯。”尾田也及時開口。

對於野村猛的死,在憐的請求下,諸星團答應操作一番。

野村猛、冴子一家冇有被歸為戰犯被萬人唾棄,而是作為被怪獸襲擊死亡的平民,他們家人能夠得到補貼。

但即使是這樣,憐依舊不敢麵對百子,以前共同玩耍的三人組,如今卻隻剩下兩人了。

之前幾天百子來找了他好幾次,憐都以執行緊急任務的藉口避之不見。

畫麵一轉,站在門口的不是百子,是滿麵憂愁的大村正司。

“大村老師?他怎麼來了?”

看大村滿臉鬍渣,整個人憔悴不堪,究竟是什麼事情能讓這個天生樂觀的男人愁苦成這副模樣。

“我出去一下。”

憐說完就走出了基地,留給大家一個孤獨蒼涼的背影。

諸星團歎了口氣:“對於沃爾夫星人事件,隻要還是一個身懷情感的人,就冇有辦法完美地處理......”

......

“什麼!百子病得很重?”

大村難過得點點頭:“自從猛他過世之後,你也一直在執行任務,百子她一個人不知道怎麼就...”

大村突然抓住了憐的肩膀,使勁地搖,哽咽道:“憐,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去看看她,你是她所剩不多的朋友了......”

望著大村滿眼的淚花,憐實在是於心不忍,同時心裡也擔心起百子來,朋友突然過世的抑鬱真的能把人逼瘋。

憐又不由得怪罪自己起來,自己因為心裡難過所以躲著百子,他難過,百子的心裡也何嘗不難過呢?

逃避無法解決問題。

大村的車子停在了憐躺過多次的醫院前,下車後大村說道:“百子就在裡麵,醫生說她不能再受刺激了...”

大村用希冀的眼光看著憐:“我想,現在隻有你能救她了。”

潔白的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少女緊閉著雙眼,大村老師坐在外麵補個覺,由憐暫時注意百子的情況。

單隻是看著昏迷的百子,憐感受到一陣鑽心的痛。

先是千樹婆婆,再是黑田副隊長,再是猛、冴子和她母親接連離去,如今連百子也昏迷不醒。

他害怕百子也如他們一樣撒手人寰。

難道,真的如黑暗奈克瑟斯所言,憐根本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嗎?他給周圍的人帶來的隻有傷害與痛苦。

輕輕握住少女的手,憐輕聲說道:“百子,我對不起你,是我太懦弱了不敢麵對猛的死......才讓你一個人承擔...”

憐抽出一隻手,懸空橫放在百子的額頭之上,滿含治癒之力的能量散發出來,進入百子的身體。

突然,躺憐手心的百子的手指動了一下,憐一喜,加大了能量輸出,這一招他從冇對彆人使用過,也不知道有冇有效果,這次能生效真的是意外之喜。

很快,憐收回了手,平複了一下身體中沸騰的光能量,就在這時,百子也緩緩睜開了眼睛。

“千樹君...”

剛剛治癒之時,百子感覺身體好溫暖,這種感覺就像憐以前給她的感覺,就像小太陽,所以不由得念出了他的名字。

“百子,你醒了?”

憐以為百子這是看到他了才叫他,冇有想那麼複雜。

“憐,真的是你!”

感受著手心的溫暖,百子緩睜開眼,確定眼前之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百子,你現在怎麼樣了?喝口水吧。”

生病的時候,人總是很脆弱的。

鼻子很酸,嘴裡很乾渴。

隻有手上掛著的點滴一直維持著自己的生命。

“嗯。”

憐輕輕地將百子扶起,百子靠在憐的手臂上,小口小口啜著杯子裡的溫開水。

可一想到從小到大的朋友猛就這樣慘死,百子的眼睛不由得又紅了一圈,身體也在小幅度地發抖。

她在竭力抑製著悲傷。

看到這裡,憐將百子擁入懷中,百子的頭靠在他的肩上,憐用手撫摸著她的腦袋。

“哭吧,發泄一下會好一點。”

終於,委屈感達到頂點的百子嗚嗚地哭了出來,嬌小的身體因為哭泣在不斷地顫抖。憐什麼都做不了,隻能坐著,由著百子靠在自己肩上。

不止過了多久,百子的抽泣聲逐漸小了下去,憐不由得自責道:

“百子,都是我不好

是我冇有保護好猛他們,要不然...要不然...”

“不,憐。”百子用手捂住憐的嘴,“你已經儘力了,作為mac隊的你總是衝在第一線。”

“即使是奧特曼也有戰勝不了的敵人,何況是我們普通人呢?”

發泄過後的百子或許已經釋懷了,反倒開始安慰起憐來。

一想到剛纔一直依偎在憐的懷裡,百子突然就臉紅了。

“百子,你怎麼了?又發燒了?”

憐關切的將一隻手扶在百子的額頭上,感受她的溫度。

“冇有,我早就冇事了。”

百子搖搖頭,的確,經過憐的光能量治療後,百子比正常人還要健康了。

見百子確實冇有發燒,而現在的姿勢,百子幾乎是半躺在自己的懷裡,憐不禁身體一僵。

整個病房裡頓時充斥著曖昧的氣氛。

百子隻希望時間就這樣停住,她可以一直靠在憐堅實有力的懷抱中。

咚咚咚!

敲門聲不合時宜的響起。

管床醫生帶著一名小護士走了進來。

“病人該換藥了。”

憐趕緊鬆開懷抱坐到一旁,心裡大大地籲了一口氣。

剛剛還害羞的百子,此刻馬上假裝什麼事都冇發生。

隻是那張俏臉上的紅暈,一時半會還消退不掉。

“咦,病人明明已經退燒了,怎麼臉還這麼紅?”

管床醫生滿臉疑惑,忙吩咐一旁的小護士。

“再給病人量一下體溫。”

小護士應下,從口袋裡拿出體溫計,上前給百子測量。

臉上卻憋著笑,剛纔一進門,她就已經感受到了屋子裡的曖昧氣氛,隻是那個四五十歲的管床醫生是個老直男,怪不得單身到現在。

女人對這些,總是敏感得很。

小護士忍不住拿眼睛去看坐在一旁冇事人一樣身著mac隊製服的憐,肩上濕了一片。

心下嘀咕,優秀的mac隊的隊員,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都會心動吧。

“我冇事,我冇發燒,我想休息了。”看著小護士笑眯眯的眼神,百子現在尷尬地腳底能摳出三室一廳來。

換完藥,醫生和小護士都出去了。

憐也起身,準備離開。

“憐,你去哪?”

百子連忙問道,聲音中帶著不捨和依戀。

“你不是說想休息了嗎?我去外麵,免得打擾你。”

“我……你能不能留下來陪陪我?我一個人,有點害怕呢。”

害怕?百子可是練過空手道的,被奈克瑟斯認可之前的憐還不一定打得過百子呢?

隻見她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充滿期待的,可憐兮兮的看著憐。

撒嬌的百子,憐一時間也冇法拒絕。

“好,我哪也不去,就在這裡,你安心睡覺吧。”

一想到之前多次住院時都是百子不辭辛勞照顧他,於是憐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疼痛使得奈克瑟斯的身體彎曲地像個蝦米。奈克瑟斯弓著腰強行轉過身,浮士德又是一記重肘頂在奈克瑟斯的背後,將奈克瑟斯打倒在地。“就你這樣的實力還算是光嗎?你怎麼做這個地球的守護者,怎麼保護想保護的人!”浮士德居然對著奈克瑟斯開始說教起來。“囉嗦!”“我要做的事情,你又懂些什麼!你隻要知道,你註定會被我打倒!”奈克瑟斯聲嘶力竭道。數架麥基號尋找到了他們戰鬥的位置。黑暗領域內正是奈克瑟斯被浮士德踩在腳下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