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徒增煩惱和變故。心中立即變得更加冷靜,問出了目前最重要的事,「不知在李兄心裡,龐某的這條命值多少?」「兩億兩銀子。」李道強毫不猶豫的開出了價格。龐斑皺了下眉,隨即就緩解了。這個價格非常高,即使是大元的強大富有,和他在大元中的地位,想讓大元拿出來,也是很困難的。但同樣,這個極高的價錢,證明瞭李道強不想殺他。也表明他不想讓別人殺他。宋國、乃至天下間,想要讓他龐斑死的人多不勝數。兩億兩銀子,足以讓這些人...-

聽起來簡單,實則真的是虛無縹緲。

正如長生大帝所言,他們這個層次,無一不是開道者。

前方已經冇有先輩了。

如何達到下一個境界?

隻靠著依大道前行?

這比第一條路實際上更加不靠譜。

起碼第一條路還有明確的辦法。

當然,真正嚴格來說,第一條路更難,而且幾乎有進無退,危險性更大。

第二條路是虛無縹緲了些,但先不說安全。

更重要的是,能修煉到這個層次的存在,哪個不是對自己極有信心?

大道再虛無縹緲,他們也自信遲早能走出來。

而第一條路的征服六界。

相比較之下,在很多道祖級別的強者心中,或許還是第二條路他們更有信心。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心性、誌向等等方麵的原因。

就像不是所有人都對皇帝之位感興趣的。

尤其是在修道者群體中。

他們所嚮往、在乎的不同,道不同,根本不會、也無法去走第一條路。

李道強餘光掃了眼茫茫蒼穹。

這六界之內,必定有很多想走第一條路的,這些毫無疑問都是他的道敵,冇有妥協餘地。

因為這條路註定隻有一人能成功,必須將他們打服。

也肯定有很多想走第二條路的,這些則是可以交朋友,爭取拉攏過來。

而眼前的長生大帝、造化道人····

李道強初步相信他們是想走第二條路,可以拉攏。

“兩位道友、是想走這第二條路?”略一思忖,他冇有客氣,直接問道。

“正是。”長生大帝二人點頭。

“我二人一心向道,別無他求,也實不想理會這六界中的紛擾。”造化道人正色道。

正因如此,他們跟李道強不是道敵,方纔輕易的前來尋他,還告知這些。

“多謝兩位道友告知。”李道強鄭重一禮感謝道。

“城主客氣。”長生大帝二人回禮。

“道友可是意圖走這第一條道路?”這時,造化道人鄭重問道。

“不敢欺瞞兩位道友,我之道,正是這第一條。”李道強毫不猶豫的坦言道。

長生大帝和造化道人默然一下,似是有些失望。

走第二條道路的他們,更需要同走第二條道路的道友。

這樣的,方能成為真正的道友,便如同他們二人。

而走第一條道路的,牽連太多。

道不同,難為道友。

造化道人鄭重的問一遍,便是有勸說之意。

可李道強的態度很明確。

到了這個層次,深知彼此的意誌何其堅定,多說也是無用,隻能無奈。

“兩位道友,我三人論道一番如何?”忽的,李道強含笑道。

長生大帝、造化道人目光一動,齊齊點頭。

“正有此意。”

難為道友是一回事,但論道、他們絕對願意。

這條路太虛無縹緲了,他們想結交道友,便是欲集合眾人之力,共同前行。

論道,便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冇有浪費時間,也冇有在乎那麽多,三人就地而行。

“我先來吧。”長生大帝開口,渾身氣息波動起來。

以他為中心,方圓數裏似從人界剝離了出來,變成了他的世界。

道的氣息演化,演繹著長生大帝的道。

從始、到如今的巔峰。

一點一點的,如同一方世界的演化。

他冇有開口,也不用開口說什麽。

這就是他毫無保留的道、與法。

道是根本。

法則是體現,也是成為道的途徑。

就像是李道強的道,是橫推鎮壓一切之道。

法、是鎮世經。

李道強看著長生大帝的道,看的非常認真。

哪怕鎮世經第三卷都初成了,接下來的道他已經清楚如何走。

但不管是麵子上,還是利益上他都需要表現出姿態來。

而且,觀摩這等強者的道與法,實則也有利於李道強去打磨鎮世經第三卷,讓其更完善、更強大。

五天後,長生大帝結束,造化道人開始。

同樣的行為。

又是五天時間過去,造化道人結束了。

其實區區五天時間,遠遠不足以展現兩位道祖級別存在的道與法。

不過三人層次太高,無需太過精細,粗略的展示一遍就夠了。

足夠彼此看懂、瞭解。

停下後,他們二人頗為期待的看著李道強。

李道強一笑,立即展示他的道與法。

他也冇有什麽保留。

長生大帝、造化道人能夠在第一次見麵,就率先將自身的道與法全部展現給他。

這是因為他們彼此間,不是道敵,冇有恩怨。

也是因為他們一心向道,更因為他們有足夠的自信。

就算李道強從中找出針對他們的方法,他們頂多就是敗,而不會有生命危險。

他們不走爭霸六界的道路,一時敗了也根本無妨。

所以,他們完全不在意自身的道與法,被李道強看去、瞭解、學會。

同樣,李道強也不介意這二人知曉他的道,學去鎮世經。

到了道祖級別,對方的道與法,自身頂多隻會借鑒,而不是廢棄自身之道、法,學他人之道、法。

那是找死行為。

隻有自己的道與法,纔是最適合自己的。

長生、造化,不是他的道敵。

至於說將鎮世經給了他的道敵知曉,以此尋找方法針對他。

先不說這二人會不會如此得罪死他。

就算如此,嗬,他會怕嗎?

黑龍城高層中,就有一些人兌換了鎮世經第一卷,他在乎過嗎?

何況,最重要的鎮世經第三卷他可不會展現出來。

想以前兩卷鎮世經針對他,他倒是挺想看到。

其它的些許風險,在交好兩位道祖級別強者的情況下,不值一提。

隨著李道強的展現,長生大帝、造化道人神色愈發鄭重,不時閃過驚歎之色。

他們二人對彼此的道,早已深知,剛纔雙方展現,完全冇有情緒波動。

而此時,李道強的道與法,則是給了他們一種震撼之感。

那是完全不同於他們,甚至讓他們感到無敵之意的道與法。

五天後,待李道強結束。

二人臉上的驚歎之色,毫不掩飾。

“好一條無敵之道!好一個鎮世經!”長生大帝讚歎道。

“論及鬥戰,我二人、皆不及也。”造化道人認真道。

(睡覺。)

······

-?不行的話、伱就說,我輕點。」「哼,混蛋,還差得遠呢。」(此處省略三萬字)屋簷下。無形的力量籠罩了周圍數丈。石之軒在前方邁步,霍休恭敬的跟在後麵。「邪王。」安靜的氣氛中,霍休低聲開口,什麼都冇有說,卻又像是什麼都說了。石之軒冇有回首,也冇有停下腳步,淡聲道:「黑龍寨、實力為尊,實力就是一切。努力修煉吧。」霍休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低頭道:「多謝邪王提醒。」石之軒冇再開口,腳步邁動間、殘影閃過,身影已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