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道。皮膚上的感覺,心裡的感覺,又慢慢地回來了。那個歌聲,難道隻是個噩夢嗎?感覺就像是站在幻想和現實的分界線上,腦袋還感覺得到有一點昏昏沉沉的。「是嗎。那麼,我先把數據發去,回到家之後請馬上看一下。」「發生什麼事了嗎?」「其實是水戶同學的事,我也稍微調查了一下喔。可能有些多管閒事,不過如果平安夜前不能解決那個問題,我會很麻煩的。」流人這麼說著的同時,投下了一顆炸彈,把縈繞在我腦海中的迷霧一口氣地吹散...-

短篇

雀宮快鬥的追憶~那處充滿光明的地方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供源:

no3body

翻譯:

叉叉

潤色:

杉木

校對:

叉叉

“我以前喜歡的那個人,馬上就要結婚了。”

平時總是有如太陽般精神滿滿的她,正帶著寂寞的笑容低語道。

日阪小姐不僅是向當時還是小學生而且身體羸弱的我指明瞭作家這條道路的恩人,同時也是我的初戀之人。

在回憶的圖書館裡,與擔任管理員的少女進行命運般再會的我已然成為了瀟灑帥氣的高中生暢銷書作家,而這樣的我今天也開心地來到了圖書館。

但是,我見到的卻是手捧著契科夫的《櫻桃園》,一個人孤零零地看著書的她。

“日阪小姐,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

本來因為擔心而稍加詢問,卻聽到了前麵那衝擊一般的事實。

或許,日阪小姐還是覺得自己的語調和平時一樣的明快開朗吧。

“誒嘿嘿,從那個人那裡失戀什麼的,都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現在的話多少還是會覺得有點寂寞啊。”

而我對著說完這句話的日阪小姐,激動地靠上前去說道。

“我懂的!我之前也是,被喜歡的人當麵展示了訂婚鑽戒後還聽她說出‘秋天就要結婚了’的發言,打擊之下我無視了截稿日一個人跑去療傷旅行,在那裡看了《伊豆的舞娘》的重播,然後稀裡嘩啦的大哭了一場。”

“誒!快鬥君喜歡的那個人,比快鬥君要年長很多吧?是呢,快鬥君也已經工作了,表現還很成熟,這個確實是很打擊人呢。我以前也有過被初戀的人拒絕了十幾回後,因為傷心過度,把施篤姆的《茵夢湖》給撕成紙片吃了下去,然後把肚子給吃壞了之類的,我很清~~~楚喲!嗯嗯,但是從我失戀開始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快鬥君卻剛剛纔失戀,一定會比我更加難受吧。雖然咕了截稿日確實不太好,但你一定是有這麼傷心的吧。”

誒?施篤姆的《茵夢湖》是……書?把書撕了還吃掉?!

還有什麼失戀幾十次,都是和同一個人?

想要吐槽的地方雖然很多,但是日阪小姐卻突然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

“沒關係的!快鬥君,你又帥氣,又能寫出很不錯的書,加油工作吧,你的下一次戀情絕對會是happy

end的!”

像這樣鼓勵著我。

“n,那,日阪小姐,還請和我jiao……”

“嗯,如果我可以的話,隨時都能和你一起出去散心哦!”

嘖,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對於日阪小姐來說,我依舊還是當年的那個愛哭鬼小學生吧。言談舉止的表現完全就是“大姐姐”的模樣。

啊啊…那個對我開心的展示著訂婚戒指,津津樂道地說著自己愛情故事的遠子小姐,也是這種感覺吧。

果然日阪小姐和遠子小姐,真的很像啊。

就在心裡流轉著複雜的思緒時,日阪小姐已經將我的手放下,用非常晴朗的表情看著《櫻桃園》然後說道。

“這本書喲,是在我初戀的前輩畢業之前的時候,讀過了無數次的。是一個與充滿重要回憶的地方之間告彆的故事,哪怕是現在再重溫一遍,也仍然能感受這令心中一緊的寂寞感…但是卻不可思議地充滿了麵向未來的感覺。”

日阪小姐的嘴唇輕啟。

那是使得本因個子矮小而受人欺負的我,能夠一直鼓起勇氣的,晴朗的笑臉。

“曾經,我最喜歡也是最重要的‘櫻桃園’,現在還好好的留在我的心裡,彷彿那太陽散落的碎片一般,溫柔而明亮地閃耀著。遇見瞭如此美麗的場所,得到瞭如此幸福的記憶,真是太好了!”

而我也翻開了心中過往的一頁,再一次地回想起來。

在那小小的圖書館的一角,和最喜歡的管理員姐姐一起,討論著各種書的話題。

——快鬥君,真的很厲害呢!等你長大了,說不定會成為作家呢。

麵對著那耀眼的笑容和溫柔的話語,我開心得連呼吸都彷彿要忘記了。

當我那時聽到遠子小姐說“快鬥君是我重要的作家。”的時候,我是如此的開心,如此的驕傲。

那閃耀著光輝,無可替代的重要的場所。在我的心中也有那麼一座“櫻桃園”,而它則激盪著我的心靈……

這個週末,為了新係列的取材,準備會和遠子小姐去坐小火車。現在正是欣賞紅葉的時候,雖然稍微有一種像是在約會的感覺,但恐怕又會被遠子小姐塞狗糧也說不定。

算了,這樣也蠻不錯的嘛。

我做出帥氣的暢銷書作家般,充滿餘裕的表情。

冇錯,我也不能輸,一定要好好地誇耀下我和我初戀大姐姐之間發生的事情才行。

想著這些東西,我的心不禁也有些期待了起來。

-…”,一定是覺得很麻煩,冇有興趣,感到很困擾吧。但我也冇想要大西喜歡我啊,真這樣的話,與其說會高興,倒不如說會感到困擾啊。可他卻對我怒氣沖沖的。我對大西也“冇什麼!”啦!大家看著我僵硬的表情,誤以為我被大西那冷淡的態度給打擊到了。“不用擔心啦,舞花!大西本來就是那樣的人,所以纔會說這種彆扭的話。”“就是啊,那個問題肯定讓他意識到舞花了啦。”“剛纔也是在盯著舞花看了。”“嗯,很好的感覺啊。大西基本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