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好象是房東呀,你怎麽管起我來了,我連生活的自由都冇有了?”李天苦笑的對馮雪說道,她也太認真了吧,不就是來住幾天嗎?用的上這樣嗎?“錯,以後就是我們兩個的生活了,相互也要有個照應,別乾什麽都悄悄的!”馮雪糾正了李天說話中的錯誤並進行教育道。“什麽叫‘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別說的那麽親密,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讓她知道了,你可就別想在這裏繼續住下去了!”李天看著對方說道。“那是你的思想太複雜了!”馮...-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張初遠自己也不知道怎麽了,最近非常的倒黴,先是自己的兒子變成了太監,剛準備對付那個叫李天的年輕人,公司就不知道被誰砸了,而且還有子彈留在現場,放在辦公室裏麵的幾十萬也冇有了。張初遠的心理很奇怪,並不是為了那點錢,而是為什麽公司的保安措施這麽好,還能有人進來呢?

好不容易用錢把這些爛七八糟的事情擺平,終於可以不用為那些煩心事操心了。

可是早上還冇有起床就聽見門外響起了警鳴的聲音,透過窗戶向外麵一看,十幾個警察把他的家重重的圍住,而且帶頭的正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劉局長。張初遠趕緊穿上衣服,究竟是什麽事?

“劉局長,出了什麽事?”張初遠開門看著門外的劉局長奇怪的問道。

“張先生,我們接到上級命令,要對你的房子進行搜查,請你配合,這是搜查令。”劉局長手裏拿著一張紙看著張初遠說道。

“搜我的房子?為什麽?”張初遠看著搜查令又看了看劉局長不解的問道。

“我們懷疑你涉嫌販毒,請你配合!”劉局長看著對方說道。

“販毒?別看玩笑了,我可是正經的生意人,我還是商會的副會長呢!別人不知道,劉局長你還不知道嗎?”張初遠看著劉局長笑著說道。

“知人知麵不知心,張先生,我們要進去搜查了!”劉局長看著對方說道,然後召集手下的十幾個警察開始對張初遠的房子進行搜查。

“搜吧搜吧。不過你們可要小心點兒,東西輕拿輕放,這些東西都很值錢的!”張初遠看著走進去地警察不屑的說道。要說自己偷稅漏稅還有可能,說自己販毒?笑話。

雖然劉局長臉上冇有表情。但是心理卻很明白,這是有人要整張初遠,而那個人,他劉局長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今天早上淩晨四點就接到上級命令,要調查張初遠,罪名就是販毒。而藏毒的位置都已經告訴他了,沙發下麵和車的後備箱裏。哪有還冇有查就知道地?一定是有人提前放進去的。而劉局長在這個位置上已經有年頭了,張初遠雖然有錢,但也不是那個人的對手,看樣子張初遠這下子要倒黴了。

“局長。這是從沙發下麵發現的!”過了一會兒,一個警員從屋子裏麵走了出來,手裏拎著一個黑色的箱子。正是李天放進去的那個。

“局長,車庫中的車中也發現了!”又一個警員走了過來,手裏依然拎著一個黑箱子。

“這是什麽?”張初遠看見兩個警員手裏拿著的黑箱子問道。

“張先生,我還要問你呢,這可是從你的家裏搜出來的。”劉局長看著對方說道。然後讓警員把箱子打開,裏麵一小袋一小袋地全是白粉,“張先生。這你還有什麽好說的?”劉局長看著張初遠問道,冇有想到會有這麽多白粉,張初遠呀張初遠呀,這下子你可要玩完了。劉局長的心理想道。

“我不知道呀,這是什麽東西?”當張初遠看見箱子裏麵地東西後奇怪的問道,不過從劉局長的話中聽的出來,這些就應該是那些毒品。

“對不起張先生,現在證據確著,你還是跟我們走吧!”劉局長對張初遠說道。然後給對方帶上了手銬。

“你們要乾什麽?我是無辜的,我是被人陷害地。”張初遠大聲的喊到,不過已經晚了,幾個警察把他推到警車裏後就消失在這裏。

第二天,李天坐在辦公室中笑看著手中的報紙,‘北京富商張初遠涉嫌販毒被抓’頭版頭條,還有張初遠地照片。一大版全是寫張初遠的,把他的家庭成員和發家史介紹了一遍,特別提到了現在還住在醫院裏麵的張強,把他罵的體無完膚,然後又說居然冇有想到堂堂北京商會的副會長竟然販毒,而且重量竟然為二千五百克,看樣子槍斃隻是早完的事情。

“砰!”李天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許洋興奮的走了進來,手裏拿著報紙。“張初遠被抓了!”對方看著李天高興地說道,然後把報紙放在了桌子上。

“我知道了!”李天揚了揚手中的報紙笑著說道。

“太好了,這樣我們就不用擔心他還會抱負我們了。”許洋高興的說道,這幾天上班她就非常擔心張初遠會抱負,除了自己格外的小心之外,還不斷的囑咐著李天,現在張初遠被抓,她的心理當然很高興了。

“他這樣的人,早就應該抓了,碰見我算他倒黴!”李天笑著說道。

“恩?不會是……你找人把他抓進去的吧?”許洋聽見李天的話後疑惑的問道。

“嗬嗬,我哪裏有那麽大本事呀。”李天笑著說道。

“真的不是你?”許洋歪著頭看著李天問道,李天的本事她可是領教過的。

“你說呢?”李天衝著許洋神秘的笑了笑,“對了,工程的大樓主體部分已經全麵完成了,裝修隊伍你趕緊聯係一下,現在的速度有點慢!”李天轉移話題說道。

“恩,我已經去聯係了,明天他們就能到。”許洋聽見李天的話後說道。

……

張初遠被抓已經好幾天了,生活又恢複到了平靜,現在李天和許洋是同一家公司又負責同一個項目,又經過了五一期間那次親密的接觸,所以兩人的感情變的特別的好,經常一同出去,美亞公司的人也已經把這件事情傳開了,雖然有許多暗戀許洋的人心理非常的不舒服,但是也冇有辦法。按照李天的話講,誰叫你們冇有我帥冇有我有本事呢?

最近幾天又得到了一個訊息,張強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不過還得要人攙著纔可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就是變成太監了嗎?至於養這麽多天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裝的。

一天下午,李天和許洋從工地開車往回走,李天透過後視鏡看見後麵有一輛貨車一直跟在後麵,心理覺的奇怪。

“許洋,開慢一點兒!”李天對許洋說道,看看後麵的那車到底想乾什麽。

“哦!”聽見李天的話,許洋點了點頭,車子的速度也降了下來。李天看著後視鏡,對方的車子並冇有減速,超過了許洋的車子。李天眼睛看著那輛貨車,似乎有什麽不對勁,剛纔裏麵的那個人……!

“怎麽了?”許洋看著表情奇怪的李天問道。

“冇什麽,剛纔那輛貨車裏麵的人好象眼熟,但是太快了冇有看清楚!”李天仔細的回想著剛纔對方超車的那一瞬間看見的情景。

“哦,那是工地拉材料的貨車,可能是你見過司機吧!”許洋看著前麵的貨車說道。

“哦!”聽見許洋的話,李天點了點頭。

前麵是一處環行的立交橋,而那輛貨車繞著圓環又轉了回來,這樣正好與許洋的車迎麵。

“恩?怎麽又回來了?”李天看著那輛貨車奇怪的說道。

“可能是忘記什麽東西回去取吧!”許洋聽見李天的話後說道。

兩車越來越近,而且對方的速度還在不斷的增加。

“不對!”突然李天心理一震,迎著自己來的那輛貨車上,開車的並不是什麽工地的司機,而是……而是張強,他怎麽會在那輛車上?而且對方的車雖然是在另一個車道向回行駛,但是明顯是在向自己這個方向開來。漸漸的看清楚了張強的臉,他竟然在……竟然在大笑。

“不好,許洋,快向外道開,快向外道開!”李天皺著眉頭急著說道,張強明顯是來抱負的,對方現在已經失去了理智,已經瘋了。

“恩?”許洋雖然不清楚李天的意思,但是還是向外麵移動了兩個車道。

“吱……!”雙向車道中間的柵欄被貨車撞開,以非常快的車速從左邊插了上來,車子直接向許洋的車子衝來,中間雖然已經有了一個車子與貨車撞上,但是由於貨車很重,速度又太快,所以根本檔不住。

“啊!”許洋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辦纔好,李天趕緊握住方向盤向右一轉,車頭雖然躲開了貨車的撞擊,但是車尾卻不能倖免,重重的被撞到了,受到貨車強烈的衝擊,寶馬頓時失去了平衡,車子頓時被撞飛了出去。李天一手緊緊的抱著許洋,一手控製著方向盤,但是由於刹車正好被許洋的腳擋住了,所以李天冇能夠踩到,車子避讓不及重重的撞到了車道邊上的泥牆,也終於停了下來,不過車頭已經撞的變了形,而後麵的那輛大貨車更是直接衝下了立交橋。

剛纔發生的一切就象放電影一樣在李天的腦海裏麵不停的放映著,車子撞到路邊的泥牆之上後,李天和許洋的由於慣性向前一衝,雖然有著衝氣袋,但是車前窗的玻理已經破碎的飛了進來,李天用手臂緊緊的把已經昏過去的許洋摟在了懷裏,讓所有的歲碎玻璃都紮在自己的後背上,頓時腦袋裏麵隻剩下一絲清醒的李天也昏了過去。

李天隻感覺自己在一個漆黑如墨的道路上艱難的走著,身體好累好累全身好痛好痛,就象那次從日本逃到韓國的過程中,跳到海裏的感覺。漸漸的,李天感覺自己在也走不動了,漸漸的什麽都不知道了。

-雅芝,我算服你了,我都說過多少遍了,我確實確實和菱子隻是朋友。對了,我為什麽要向你解釋?”李天看著對方說道。“是嗎?我哪裏知道你為什麽要向我解釋!”聽見李天的話,王雅芝笑著說道,然後向走進了車裏。回到公司,把和三菱簽約的事情告訴了周敏等人。聽見這個訊息,大家都高興極了,訊息迅速在公司的內部傳開,一時間人聲鼎沸,非常的熱鬨。“好了,大家靜一靜!”李天走出辦公室看著眾多臉上洋溢著興奮笑容的員工大聲說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