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更衣室。李天隻能一陣的無奈。過了一會兒,兩女終於從更衣室裏麵走了出來,手裏拎著這兩套衣服。“洋洋,你上次說的那件衣服呢我怎麽冇有看見?”嚴鳳四處望瞭望問道。“可能是被別人買走了吧!”聽見嚴鳳的話,許洋也四周望瞭望,並冇有看見。“小姐,上次放在這裏那件白色的連衣裙,就是今出新出的那件夏季裝,還有嗎?”嚴鳳把剛纔離去的女導購員叫了過來問到。“對不起小姐,我們這裏時裝每一款式隻有一件,是獨一無二的意思...-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幸好李天年輕身體又壯,所以恢複的特別的快,兩三天的工夫,身後的傷口已經結疤了,李天也能下地走路了。

期間,許洋的爸爸媽媽也看過李天好幾次,除了對李天表示感謝之外,還熱情的不得了,又是吃的又是喝的買了一大堆,讓周敏和嚴鳳都不用買東西了。兩位老人雖然看出了周敏和嚴鳳對李天很親密,但是冇有多問什麽,年輕人的事情就讓年輕人處理,反正隻要自己的女兒高興就行。

李天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恢複了,本來打算出院,可是周敏和嚴鳳死活不讓,又把醫生找來。醫生結果說還要觀察一個星期,最後李天終究不是兩個女人的對手,同意在醫院裏麵在住一個星期。

許國棟把李天約了出來,兩人一起在醫院的後花圓裏麵散步。

“伯父,您有什麽話就說吧!”看見許國棟欲言又止的樣子李天說道。

“冬李呀,洋洋有冇有跟你說她的腳的事情?”許國棟有點猶豫,不過最後還是看著李天說道。

“恩,說過了。聽她說是腳上的神經受到了傷害!”李天說道。

“恩,是受到了傷害,但是這傷害很有可能讓洋洋的右腳一輩子動不了!”許國棟看著李天說道。

“您說什麽?一輩子……動不了?”李天聽見對方的話後身子一停,然後微微的皺著眉頭看著對方,“醫生不是說要等待觀察嗎?”

“等待觀察?那是我們安慰洋洋的話,我們不想讓她知道所以才這麽說地!”許國棟看著李天說道。

“您剛剛不是說右腳可能動不了嗎?不是還有希望嗎?”李天問道。

“百萬之一的希望算是希望嗎?”許國棟苦笑的看著李天說道。

“國外也治不了?”李天問道。

“醫院的專家已經與國外地專家進行了視頻會議。很難很難!”許國棟歎了口氣說道。

“那許洋以後怎麽辦?”李天問道。

“這也是我這次找你的原因。我覺的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你比較好,以後你怎麽做就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嫌棄洋洋變成瘸子離開她,我和你伯母也不是怪你。如果你能留下來陪著洋洋,我和伯母就謝謝你了!”說到這裏,許國棟竟然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伯父,您這是說的什麽話。你放心,我李天不是那種人,我一定照顧她的,您和伯母就放心好了!”李天看著老淚橫流的許國棟說道。

“謝謝,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許國棟緊緊的握著李天的手寬慰的說道。

殊不知隔牆有耳,單腳站在三樓病房窗前地許洋已經把這些話都聽到了耳朵裏。

這天下午。李天來到許洋的病房,感覺到對方有點不對勁,看自己的時候勉強露著笑容。怕她無聊李天來陪她聊天。可是大多數地時間裏,許洋都在獨自的發呆,心理好象有什麽心事,最後到了晚上,許洋的媽媽來了。李天打了聲招呼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接連幾天李天來到許洋這裏,都感覺到了許洋與以往的不同,似乎對自己冷淡地許多。笑容也變少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李天坐在許洋的身邊,正為許洋削著蘋果,而許洋隻是靜靜的看著窗外。

“我不吃蘋果!”許洋望都冇有望李天,表情漠然地說道。

“吃蘋果可以活血,對你的身體有好處。”李天聽見後看著對方說道。

“我不喜歡吃!”許洋再次說道。

“你以前不是和我說過最喜歡吃蘋果嗎?給你!”李天把削好的蘋果遞給了許洋。

“以前那是以前,我現在不是和你說了嗎?我不喜歡吃!”許洋一揮手把李天手中的蘋果甩到了地上,表情冷冷的看著李天。

“你怎麽了?好,不吃蘋果了。你喜歡吃什麽,我拿給你!”李天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然後看著對方問道。

“我現在什麽都不想吃,我隻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先出去好嗎?”許洋看著李天大聲的說道。

“好,那我出去了,有什麽事情隨時叫我!”李天看著許洋說道,然後站了起來向外麵走去。

李天剛走出病房就看見站在外麵的王雅,也就是許洋的媽媽。

“冬李,委屈你了。”剛纔屋子裏麵地情景她都看在了眼裏,所以歎了口氣對李天說道。

“伯母,冇有什麽。對了,許洋最近是怎麽了?”李天看著對方問道。

“我也不知道,幾天前就突然性情大變,總喜歡一個人坐在病床上,就連我要陪陪她,她都不願意!”許洋的媽媽看著李天說道。

“是不是……她知道了什麽?”李天看著許洋的媽媽小聲的問道。

“什麽?”許洋的媽媽不解的問道。

“就是她的腳的事情。”李天提醒道。

“不可能,我們冇有人和她說過,而且我也囑咐過醫生和護士了,他們不會說的!”許洋的媽媽想了想說道。

“不會是你們在外麵說,被她聽見了吧?”李天說道。

“那就不知道了,對了,你也不用老是往這裏跑了,你的身體不是還冇有好嗎?多休息一下吧!”許洋的媽媽看著李天說道。

“我的身體很好,後天就能出院了。”聽見對方的話,李天笑著說道。

“出院就好,在這裏待時間長了,人會悶出病的。好了,我先進去了!”許洋的媽媽看著李天說道。然後走了進去。

第二天,李天又來到了許洋的病房,許洋地媽媽也在這裏。而許洋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的天。麵部冷冷的表情,不知道心理在想什麽。李天進來後連看都冇有看。

許洋的媽媽看見李天進來後用手指了指許洋,然後向外麵走去,看樣子是要給李天和許洋單獨相處地機會。

“今天心情怎麽樣?外麵可是一個好天呀,出去走走吧!”李天坐許洋的床邊笑著說道。

“很不好!”許洋冷冷的回答道。

“為什麽?”聽見對方的話,李天不解的問道。

“因為你,我不是和你說過我想靜一靜你以後就不用來了嗎?”許洋皺著眉頭看著李天說道。

“我隻是想看看你,還有我明天就要出院了。”李天看著對方說道。‘真他媽的邪門了,許洋到底是怎麽了?’李天的心理苦苦的想道。

“出院好,出院就再也不用來我這裏了!”許洋扭頭望著外麵的天淡淡的說道。也聽不出她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你這些天是怎麽了,為什麽不高興?心情不好地話我可以陪你出去散散心,如果有什麽心事你可以跟我說呀!”李天忍不住看著對方說道。

“好。那我問你,我的右腳是不是已經不能走路了?”聽見李天的話,許洋轉過頭冷冷地看著李天問道。“醫生不是說要觀察一段時間嗎?”李天看著對方問道。

“真的?你敢保證你冇有騙我?”許洋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李天質問道。

“真……真的!”李天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同時心理已經明白的差不多了,許洋這麽地問自己。一定是知道關於她的腳的事情了。

“李天,你還在騙我?你以為我不知道?我地右腳已經殘廢了,以後就不能用它來走路了。你為什麽要騙我?你們為什麽要一起來騙我?”許洋看著李天大聲的說道。

“我並冇有騙你。醫生說了,確實有康複的機會!”李天看著對方說道,心理暗想是哪個王八蛋告訴許洋的,要是讓他知道了,一個狠狠的教訓對方一頓。殊不知那人就是他自己和許國棟。

“是嗎?那你說,康複的機率是說少?”許洋表情冷漠的看著李天問道。

“百……百分之一……!”李天把‘萬’字嚥了下去。

“百分之一?恐怕要在百字後麵加一個萬字吧?”許洋冷笑的看著李天說道。聽見對方的話,李天一愣,她……全知道了?一定是哪個醫生或者護士,看等一會兒怎麽去找他們算帳。

“不管是百萬分之一還是百分之一。隻要有機會,我們就應該好好地對待,你說對嗎?”李天看著對方笑著說道。

“哼!機會?百萬分之一也能叫做機會?到那個時候,火星都能夠撞地球了!”許洋看著李天說道。

“你不要這麽消極嘛。現在心情好一點兒,身體自然就輕鬆了許多,一輕鬆幸好腳就會好呢?”李天看著對方說道。

“好?要好早就好了。你出去吧,我現在已經是個瘸子了,不用你在這裏假惺惺的對我好!”許洋看著李天冷冷的說道,嘴邊彷彿帶著一絲的輕蔑。

聽見許洋的話,李天的表情僵住了,經管這幾天心理已經容忍了對方對自己的冷漠,但是這句話還是深深的刺痛了李天的心。

“我會天天來看你的!”李天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看著對方說道。

“不用了!你是大忙人,外麵還有許多的女人等著你呢。”許洋不屑的對李天說道。

“我會來的!”李天看著對方說道,然後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看見李天走了出去,許洋原本冷漠的表情突然一下子變的痛苦起來,然後緊緊的咬著嘴唇望著窗戶外麵,眼角掉下了一滴淚水。

-京地區的公司服務。”李天聽見後一愣,然後看著對方說道。“對自己還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這就說明你還不錯。投資諮詢和賬目結算財產評估!”王軍看著李天說道。“投資諮詢和帳目結算還可以,但是資產評估,我們隻限定與北京,其他的城市,我怕評的不準!”李天說道。“我這次來除了是與美亞合作之外,當然,抓那個奸細隻是捎帶的事情,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準備在北京開一個分公司,到時候的投資和帳目就靠你了,怎麽樣?對於資產評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