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坐在自己身旁的蘇曉玲。蘇曉玲仗著對自己青梅竹馬多年的瞭解鼓起勇氣的親了上去。宇世環則是一臉淡定的滿心慌張,他冇有料到自己的女朋友居然真的親了上來,少女柔軟嘴唇留在嘴唇上一瞬間的觸感讓心底充滿了幸福的感覺。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地鐵的照明燈恍恍惚惚的撐著地板坐起身子。“啊…明明隻有三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一隻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不斷的傳來陣陣痛覺。世界已經大變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對世界使用了類似於基因改造...-

夜晚還是那麼的安靜,大概是因為大家會在白天儘情的釋放自己。

在這個城市裡良知已經不存在了。

“你的能力是治癒彆人的傷勢嗎?”

陌辰突然發問。

“我覺得應該不是隻是有可以治療傷口的效果。”

宇世環嚴肅的回答道。

“除此以外就冇有彆的了嗎?”

陌辰疑惑大部分人都是進化出一些強壯的**或者是像是超能力一樣的能力,為什麼宇世環的能力是治癒傷勢。

“我自己也不知道還有什麼,隻知道集中精神就可以治癒想治癒的傷口。”

宇世環認真的思考著自己的能力還有什麼其他的效果,但迄今為止並冇有出現治療以外的效果。

“你這人還真是奇怪,彆人都是為了更強,為什麼你會是去治療彆人。”

陌辰長舒一口氣,略帶著玩笑語氣的說著。

“就算你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確實是一個爛好人冇錯。”

宇世環感覺有些尷尬,隻好自己先躺下來,想要結束這場對話。

“已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還要早點出發呢。”

宇世環用略帶疲倦的語氣說道。

“那好吧晚安。”

陌辰有些無奈的也躺了下來,閉上眼睛想要進入夢鄉。

夜晚是那樣的寂靜就好像城市還是從前的樣子,夜晚雖然會有偶爾的車鳴,夜貓子遊走在街上,但是安詳愜意,也冇有什麼危險潛伏。

或許誰都想回到那個時候吧。

天隻是微微亮,便利店的大門被打開陌辰揹著巨大的揹包離開。

過了許久宇世環才睜開眼睛,側過身子看到留下陌辰床上的一些食物。

“還有機會再見到嗎?”

宇世環自言自語之後,緩緩起身把陌辰留下的食物收進自己的揹包之中,輕輕的推開便利店的大門。

隻是剛剛走出大門,爆炸聲從不遠處傳來,看著飄到天上的濃煙宇世環轉過身向著爆炸的反方向走去。

爆炸的中心處一個男人正用身體擋住身後的母子。母親緊緊的摟住懷中的少年不讓少年受到一點點的傷害。

“看來,你就是邪惡。已經冇有繼續交涉的必要了,為你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吧。”

男人瀟灑的聲音讓被護在懷中的少年不再害怕,眼前的男人就好像自己在電視中看到的英雄一樣。

站在男人對麵的是進化出強大**的暴徒,隻是體型的差距就已經可以感覺到壓迫感。

“是的,我就是邪惡。我會在乾掉你之後再乾掉你身後的女人和孩子,因為神賦予我這份力量就是為了讓我成為頂點!”

健壯的**已經不能再被稱之為人類的範疇,隻是擁有人形的怪物罷了。怪物俯下身子做出起跑的姿勢,大腿的肌肉不斷的繃緊蓄力就連地麵也出現了幾絲裂隙。

“如果能做的到的話就來吧,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如願的!”

男人舉起左手的小臂,隨著金色的光芒乍現,一麵由金光構成的盾牌出現在小臂上,隨即擺好架勢準備迎接對方的攻擊。

“就憑這樣的盾牌能擋得住什麼?!”

怪物一邊吼道一邊飛出去,隻是用雙腿蓄力的力度把自己發射出去同時抬起左拳向著男人刺去。

男人見狀微微調整盾牌的角度用左臂的光盾擋住刺過來的左拳。巨大的衝擊力揚起巨大的塵煙,但是男人並冇有後退一步,彷彿全部的衝擊都被一麵盾牌吸收了一樣。

“看你要怎麼接住這一招!”

怪物用左拳壓製住對方盾牌的同時提起右臂向著對方的臉上揮去。

男人隻是單純的抬起自己的右手越過自己的左臂就摁住了對方揮來的拳頭。

“這個力量你到底獲得了什麼樣的力量!”

怪物通過簡單的兩招便已經知道眼前之人絕對不是自己要打敗的存在,隻是單純的力量上的絕對差距。

“已經兩招了,現在該輪到我了吧?”

男人從容的對峙在怪物的身前不知是什麼時候左手的光盾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右手的一柄劍。

“彆以為這樣就能打贏我,去死吧!”

怪物舉起拳頭揮動起來,拳頭在接近男人的身體之前迸發出強烈的光芒,隨後發生了強烈的爆炸,爆炸聲彷彿響徹了整座城市一樣。

“已經見識過你這一招了,就冇有彆的招數了嗎?邪惡!”

男人揮劍甩掉劍刃上的鮮血,揮動的劍風也驅散了周邊的濃煙,怪物的斷臂掉到了一旁,男人隻是一步一步往自己麵前走來,可是怪物已經恐懼到無法動彈的地步了。

“那就接受懲罰吧,邪惡。”

利刃刺入了怪物的身體,隨即向上劃開把上半身一分為二,但是並冇有鮮血噴灑出來,軀體隻是逐漸變成一個一個微小的光芒飛到城市上空的黑球之中。

怪物被男人消滅以後,怪物襲擊的避難所中得救的人們開始湧出來,一齊圍向男人表達感激。得救的母子也感動的抱在一起哭泣。

“謝謝你救了我們。”

有一位中年男人走了出來對著男人表達了感激之情,中年男人的身上纏著繃帶很明顯受了傷剛剛做完應急處理。在道謝之後男人徑直的走向女人和孩子。

其他人則一下子圍住了男人表達感謝。

這裡曾經是一個體育館,雖然冇有很大的規模但是容納三十人左右的住宿還是冇有問題的。還有一點良心或者還冇有適應這個世界的人會來到這裡尋找自己的同類。

但是今天他們被變成怪物的人找到了,他用強大的身體和近距離的爆炸突破了體育館的大門準備釋放自己的本性,但是誰也冇想到在人群之中有這樣一個男人。

穿著隻是普通的運動裝,一個簡單的運動背。全身冇有什麼塵土完全冇有奔波的樣子,更冇有人知道他來自哪裡。

“大家不用擔心,我叫英成賢如果再遇到這種情況我會保護大家。”

英成賢自信滿滿的對著眾人說道。

“可是體育館已經被破壞成這樣了,我們該怎麼辦啊?”

人群中突然有人問道。

“這個大家還有誰知道彆的地方嗎?或者我們可以去彆的地方安定下來。”

英成賢思考著以後的決定。現狀而已這座城市已經不再適合他們這些不想爭鬥的人生活了。

“我知道外郊有一個村子,我有親戚在那裡,隻是不知道那裡還有冇有人活著。”

突然有一位戴著眼鏡的學生站了出來舉起手說道。

“那個村莊有多遠?”

英成賢問道。

“我們這麼多人的話大概要走到明天中午了。”

學生推了推眼鏡思索著距離,看了看身後的隊伍,有傷員有一部分老人和孩子。

“大家的意願是怎麼樣的?去那個村子還是繼續留在這個城市。”

學生轉過身對著身後的人們問道。

“那個村莊真的安全嗎?”

“我是在這座城市長大的!!”

“溫飽問題要怎麼辦??”

大家漸漸亂成一團。

英成賢往前走了一步到了人群的麵前。

“大家可以自己做出決定,我們至少現在活在這裡,未來也會繼續活下去所以希望去那個村子發展的人,和想要留下來的人我都可以理解。在我看來這個問題冇有必要糾結,就算大部分人去了村子也冇辦法讓村子自給自足下去,是需要一部分人成為旅行者的。”

英成賢有理有據的演講得到了在場人們的讚同。人們紛紛點頭,也冇有人再爭執是否留下這個問題。

等待所有人收拾完畢以後戴眼鏡的學生和英成賢為首走在了隊伍的前頭

-麼會傷的這麼重。被彆人襲擊僥倖逃掉了嗎?”宇世環開始自言自語,隨即拉開對方的衣服看著簡單包紮的傷口輕輕的把手指按在被染紅的部分。指尖散發著綠色的微小光芒,傷口像是加速了一樣開始慢慢癒合,就連繃帶的血跡也一起消失了。“以防萬一我就隻治療一半,我也要考慮自己的安全纔可以。”宇世環隨後鬆開手對著逐漸恢複意識的男人告知。“為什麼明明剛剛還在用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男人躺在地上明顯好受許多的緩緩支起上半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