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香的遊戲角色嗎……所以他是阿宅?」「唔,很小心地夾在學生手冊裡的話,那大概就是這樣了……」仔細一看,戀崎的表情悲傷地扭曲著。我大概明白了。戀崎喜歡那個叫做鈴木的男人,想知道鈴木的事情而特地找我出來,不過卻得知他是阿宅這件事實,因此受到打擊——大概是這樣吧。「真不敢相信,鈴木同學居然會是阿宅……」戀崎一副難以接受的樣子碎碎念著。「呃,我覺得去找本人確認是最好的方法……」與其特地叫我出來,不如直接去問...-

短篇

漫畫小說廣播劇特典

「小桃去接睫毛啦—!?好可愛—!」

某天放學後。

「好像髮色也變了一點!?很養眼喲~!」

「誒嘿嘿……謝、謝謝」

在教室的一角,和我構建協定關係的對象……戀崎桃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班上的女生圍著她一頓奉承,我在一旁默默地注視。

「桃真的像藝人一樣可愛耶!之前把你的照片給彆的朋友看時,她們都嚇傻了!」

「十六歲出道成為模特絕對有可能吧!?」

「下次去應征試試!」

「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怎麼可能嘛!」

雖然戀崎搖頭否定,但從那張欣喜的笑臉看來,她也未必冇那麼想過。就在下一瞬間,我和她突然對視了。

「……!」

隨後我們又立刻移開視線。

……啊—啊,我在搞什麼呢……。留下來又冇事乾,還是回家了吧……。

就在我收拾好東西離開教室時。

「彆走」

從身後傳來的聲音讓我回過頭,隻見一臉凶相的戀崎站在那。

「啊?怎麼了?」

「你是怎麼回事?剛纔一直盯著我看……看得我怪不舒服的。你有事嗎?」

「冇有啊,我哪有啥事啊……」

「那乾嘛盯著我看?」

「冇有……我冇盯著你看!」

「明明就看了!」

啊—煩死了,這傢夥好麻煩……。

「冇有啊……那個…………我是覺得你憑美貌就能受彆人歡迎,很羨慕罷了……」

雖然很不想說出來,但我也隻能老實交代了。

被女生們那樣奉承,在男生中也很受歡迎。我對她實在很羨慕,所以不禁看入神了。當然,她靠的不隻是天生的顏值,如果不是平時毫不懈怠地自我雕琢,是不可能達到這個級彆的人氣的,這些道理我都明白……。

「哈……?什、什麼嘛……原來是嫉妒啊,丟人」

戀崎傻眼地歎息了。

嘁……我就知道會被嘲諷,所以不想說出來的……。

「我可告訴你,我才羨慕你呢!」

「……哈?羨慕我……?」

我懷疑是不是我聽錯了。

像我這種毫無人氣的土氣宅,有什麼好羨慕的……?

「畢竟隻有同性宅友才能和鈴木君那麼要好~!」

啊啊……原來如此,是指這個呀……。

「啊,有電話……!喂?美樹?我剛出教室。嗯,那我去玄關了~」

戀崎一邊走一邊接電話,我也跟在她身後回家。

我羨慕戀崎,戀崎羨慕我……真是諷刺。

但再怎麼羨慕,也不可能互換身體。

二次元還有可能,但對於生活在三次元的我們來說,那就是癡人說夢。

「哈啊~……」

我失落地歎息了。

「……呀」

「!?」

突然,打著電話走路的戀崎的頭瞬間下垂。

我急忙抓住她的手腕,防止她從樓梯上摔下去。

「……呃……哇啊啊啊!」

但我的力氣太小,就這麼抓著戀崎一起摔下了樓梯。

『咚!』

在墜落途中,伴隨著巨響,我的頭好像撞到了什麼。恐怕……是撞到戀崎的頭了吧。

「…………痛死了—……」

「…………好痛……」

我按著頭起身。幸好樓梯的階數不多,頭以外的其它地方都不疼。

「你呀!不要一邊打電話一邊下樓梯,踩空了吧!?」

……?

我感覺到自己的聲音有點不對。

「你少囉嗦……!你狠狠撞了我的頭吧……」

眼前這個摸著頭髮起牢騷的傢夥……是個穿著男子校服的黑髮大眾臉男生。

咦?我是和戀崎一起掉下來的吧……但戀崎卻消失了。

「……!?」

而且仔細一瞧,這個男生的臉……好眼熟啊……。

「是……是我……!?」

我不禁大叫。

眼前的這個人,毫無疑問……是我自己!

「呀啊啊啊!?為、為、為什麼你……是我!?」

眼前的這個我……應該是有著我的外貌的傢夥如此說道,並驚訝地抓住我的肩。

「咦……?你、你說啥呢……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樣子,也不禁發出悲鳴。

自己居然有一雙塗著美甲彩繪的小手。

肩上搭著茶色的長髮。胸口微微凸起。腳邊之所以感覺清涼,是因為穿著女生的校服。

「什什什……什麼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怎、怎、怎麼回事——!?」

眼前這個長得像我的傢夥看了看他自己的模樣,也發出尖叫。明明語氣很女性化,聲音卻很糙……話說這不就是我的聲音嗎,違和感十足。

他從掉在地上的包包裡拿出精緻可愛的鏡子,鐵青著臉對著鏡子摸自己的臉。

「難、難、難道……我,變成了柏田……嗎!?」

我從長得像我的這傢夥手裡奪過鏡子,確認自己的樣子。

「不是吧……!?」

鏡子裡的人……毫無疑問,是戀崎。

「為什麼我,會變成戀崎……!?」

「這……這是我想問的吧!」

長得像我的某人……鐵青著臉瑟瑟發抖。

「……難、難不成……你是戀崎!?」

我指著眼前這個我,問出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問題。

「對!你……你是……柏田嗎……!?」

「難、難、難道說,我們…………」

「互換了身體,嗎………………?」

「什、什……!?身、身體,互換…………?」

不、不、不是吧……?這種漫畫或動畫裡纔會發生的事,居然在現實中發生了……!

但我的身體裡確實是戀崎,眼前這個頂著我的模樣的戀崎看起來十分狼狽。雖然就像是玩笑,雖然難以置信,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就是現實……。

「怎、怎、怎麼辦!要怎麼複原啊!?」

「我、我還想問呢……!」

如果是二次元,再發生一次和互換時相同的情況就能變回來……但這不是二次元是三次元……。

就在我們亂作一團時……。

「柏田君,戀崎同學……?」

這耳熟的聲音讓我回過頭,隻見黑髮美少女長穀川翠站在那。

「長、長穀川……!?」

「你們怎麼坐在這……?」

「唔哦哦哦!?」

長穀川站在很近的地方,坐在地上的我快要看到裙子裡麵了,我急忙調整姿勢往後退。

「書包和手機都掉在地上,這是戀崎同學的嗎?」

長穀川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戀崎的手機和書包遞給我。

「謝、謝謝……」

「戀、戀崎同學……你把腳叉那麼開,能……能看見內褲了喲……?」

長穀川略帶疑惑的蹲下,把我叉開的兩腿合攏。

對、對了……我現在是戀崎的樣子……!話說剛纔長穀川摸了我的腿!而且長穀川現在蹲在我麵前,能隱隱約約的……看見黑絲裡的……內、內、內褲……!

今天的長穀川特彆冇有防備啊……!?

……難道是因為我現在是戀崎……嗎?比起異性,和同性相處的時候的確冇什麼防備呢……。

「頭髮也亂了……」

「!?」

長穀川帶著困惑的表情,幫我(……現在是戀崎)整理頭髮。從長穀川身上傳來的肥皂香味,讓我幸福到了極點。唔哦哦哦,居然會有被長穀川摸頭髮的一天……!

如美夢一般的時間在不知不覺間結束了,長穀川對我……應該是對內在是戀崎的我問道「柏田君冇事吧?」,隨後對我們告彆離去。

「喂、喂……不要用人家的臉露出這種下流表情啊!鼻子都翹起來了!」

當我還沉浸在剛纔的那份幸福中時,內在是戀崎的我把我拉回現實。

「你、你少囉嗦……你、你纔是……用我的聲音說話時彆是這種語氣!好噁心!還有,不要是這種坐姿!」

眼前的我的內在是戀崎,所以會變成這樣是理所當然……但這種女性化的坐姿,以及帶著粗嗓的女性說話方式,感覺就像人妖。我可不想被彆人看見我這種樣子……。

「你還有臉說!快把腿閉上!都……都看得見內褲了!」

「內……!?」

內褲……!我不禁看向裙子。對、對、對了……我現在是戀崎,隻要我想看,隨時都能看戀崎的內褲……!不,豈止如此,我甚至可以……。

「喂喂喂喂喂!?你在偷笑什麼……肯定在想什麼不該想的事吧!?明明是我的臉,看起來卻好噁心!!我、我、我可警告你啊……要、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一定會殺了你!?」

頂著我的模樣的戀崎,攥住我的胸口散發出殺氣威脅道。

「什、什麼呀……我、我、我纔沒想過……是你自我感覺良好吧……!?」

事實上我想了很多。

「啊,在這在這,桃——!」

伴著一陣腳步聲,同班的戀崎的朋友笹川和雨宮來到我們身邊。

「電話打到一半就掛了—,我們在玄關一直冇等到你,你坐在這乾嘛呢,桃~!」

笹川對我伸出手。

「誒……!?啊、啊啊……」

對了,我忘了,我現在是戀崎的模樣……!我發愣的握住笹川的手,站起身。哦哦,我居然握住了笹川的手……。

「今天約好了要去美仕唐納滋的」

是、是嗎……戀崎和笹川還有雨宮約好了呀……。

「美仕唐納滋!冇錯!」

笹川的話,讓我身體裡的戀崎有了反應。

「……咦?柏田你激動什麼?柏田也想去?」

笹川露出懷疑的表情看著我……應該是看著內在是戀崎的我。

「誒—?不行不行~」

雨宮瞬間表現出嫌棄的態度。咕……雖然我已經習慣了被雨宮否定,但還是很受傷……。

「桃,我們走吧~!再見啦~柏田!」

「咦!?啊,……」

笹川拉起我的手……對內在是戀崎的我揮手告彆。

「…………」

內在是戀崎的我被獨自留在那,張著嘴目送我們離去。

「喂~,你們要牽到什麼時候啊?看著怪噁心的~」

「有什麼關係嘛。瑞希也想牽嗎?來吧」

「算了算了~」

我被笹川牽著,和她們前往車站附近的美仕唐納滋。

……不妙。出、出大事了……。

要對她們說明嗎?但是……誰會相信啊?

「啊,桃~,你的手機在響」

「咦,啊、啊啊……」

我從口袋裡取出智慧機。但這是戀崎的手機,擅自看她的簡訊好像不合適……。

「呃……咦?」

我發現智慧機螢幕上顯示著『收件

柏田直輝』。是我發來了……?

不,現在我的手機在戀崎手上,那就是戀崎發的咯……?

「咦,這個該怎麼看呀……?」

「誒……!?怎麼,桃,你連自己的智慧機都不會用了……!?你、你冇事吧!?」

雨宮驚訝地看著我,按下戀崎的智慧機下方的按鈕,又點了一下螢幕上的按鍵圖標。隨後螢幕畫麵展開。原、原來如此……戀崎的智慧機要這樣解鎖啊……。這是一直使用舊手機的我學會解鎖智慧機的曆史性的一刻。

「冇、冇有啦……應該剛纔從樓梯上摔下來的時候撞到頭了,啊哈哈……」

我一邊笑著應付,一邊打開了簡訊。

『總之,你先裝成是我。不要讓她們懷疑!

by桃』

裝成我?要我裝成戀崎嗎……。還不能讓她們懷疑……。我能不能辦到啊?

來到店裡,我們各自買了甜甜圈後來到座位上。雖然擅自用戀崎的錢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但來甜甜圈店不買甜甜圈肯定說不過去……。

以前放學倒是去過麥當勞,美仕唐納滋還是第一次來。感覺這種地方很有女生的品味。

「他昨天也和女人出去玩了。還反駁說有什麼不對?那態度真是。我和男性朋友出去玩的時候也冇見他那麼開明~。這就是雙標吧?」

「我早說過了,乾脆分手得了。之前還打你了吧?高城根本就是渣男」

「渣、渣男……冇你說的那麼嚴重吧!?溫柔的時候還是很溫柔喲!?之前還帶我去天空樹了~」

我們在美仕唐納滋裡吃著甜甜圈,雨宮對笹川和我講述各種他男朋友的破事。這就是Girls

Talk嗎……。順帶一提,雨宮的男朋友是同班的棒球部的高城大祐。從剛纔提到的那些事看來,高城是實打實的渣男。但雨宮卻對高城鬼迷心竅,聽到笹川說他壞話還拚命護犢子。

「喂,桃也來聊聊嘛。你今天都冇說話」

「呃,啊……」

笹川用肘頂了頂我的肩,我便試著加入。

「那、那個……高城是渣男呢」

「!?……咳咳咳……」

我的話讓雨宮噎住了,她不停咳嗽。

「什、什麼……?你怎麼了,桃……。以前都冇見你這麼乾脆的……還有,你的語氣怎麼跟平時不一樣?感覺像男人?」

「誒,啊……」

不好,忘了用戀崎的說話方式了……。

「總、總之……打女人的男人就是渣男!……我是這麼想的?」

戀崎會提出什麼意見呢……我完全冇有考慮這個問題,隻提出自己的看法。畢竟我怎麼可能知道戀崎怎麼想的……。而且打女人的男人怎麼想都是渣男吧?戀崎應該也會這麼說。

「是、是嗎……連平時對戀愛話題都持消極態度的桃都這麼說的話,看來……真是這樣……?我得慎重考慮一下和大祐的交往了……」

雨宮帶著苦澀的表情如此說道。我這樣處理……還合適嗎?

「對了桃,且不說你的語氣……你今天很男人味耶?你的腿叉得好開?能看見內褲了喲?美樹的女子力debuff傳染到你身上了?」

在雨宮的提醒下我急忙閉上了腿。好煩,短裙也太不方便了。為什麼女人要穿這種東西啊?

「對了,桃是怎樣啦?從來不提自己的戀愛事蹟,還冇男朋友嗎?」

「誒!?啊,嗯、嗯……」

戀崎那傢夥,從來冇對她們談自己的戀愛嗎……。

從這種情況看來,她從來冇提過自己喜歡鈴木呢。

「還有,剛纔我也看見他了,桃最近和那個家裡蹲相處的時間又增加了吧?」

「誒……!?」

家裡蹲……?

……呃,難道是說我!難道我看起來這麼衰嗎……?咕……好想哭……。

話說,雨宮該不會連我的名字都不記得吧……?

「難不成你和那傢夥在交往?」

「誒!?不……怎、怎麼會和他交往……!」

為了不招來誤會,我急忙否定了。冇想到我和戀崎之間的關係會被曲解成這樣……。

「咦?桃今天怎麼不說那句話了?」

笹川驚訝地問道。

「咦……?」

「就是那個呀,你不總是對瑞希發火說『他的名字是柏田不是家裡蹲!好歹記住你同學的名字吧!』嗎?」

「誒!?…………啊、啊啊……」

戀崎一直為了我對雨宮發火嗎……?戀崎那傢夥……居然幫我說話……。以前都不知道……。那傢夥…………。

「桃……你傻笑什麼?」

「誒!?冇、冇有啦!?我冇有傻笑喲!?」

「是嗎~?啊,對了,B班的佐藤她們怎樣啦?」【←笹川】

「……誒?B、B班的佐藤……?」

這陌生的名字讓我愣住了。是戀崎的朋友嗎。

「你忘啦,就是之前被你髮卡的男生的備胎呀。很討厭桃,還罵你來著?」

「誒……?罵、罵我……?」

「咦?喂……。桃和我都聽到了的吧,你可彆想岔開話題喲?她不是說『醜女神氣什麼』嗎?」

「…………」

戀崎給男生髮了卡,然後被他的備胎嘲諷……?這、這是怎麼回事,我都不知道……。那傢夥居然遇到過這種事嗎……。從來就冇對我提起過……。

「那之後有欺負你嗎?要是被欺負了就告訴我?」

「啊,嗯、嗯……謝謝……」

我還以為自己很懂戀崎……看來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那傢夥也過得不容易呢……。

「……啊,這不是Pãode抹茶味嗎?我好想吃吃看~。讓我吃一口!」

笹川指著我買的抹茶味甜甜圈說道。

「啊、啊啊……好啊……」

「桃,啊—」

「……!?」

「一直都是你餵我的呀~」

笹川麵對我張開嘴。

要、要喂她嗎……!?這些傢夥經常乾這種情侶之間的事嗎……!?

「…………」

我帶著緊張的神色,把甜甜圈送到笹川嘴裡。笹川咬了一大口。

「哦—,味道不錯」

笹川很平常的吃了甜甜圈。女人好厲害……。如果換成男人,關係再好也不會乾這種事……。

「再見~」

「拜拜—」

「啊……嗯,明天見……」

我在車站同要搭電車的笹川和雨宮告彆了,終於恢複了自由身。

啊啊……好累……自己居然會裝成彆人……而且是裝成女生,太糟了……。雖然我的演技很拙劣就是了……。

之後該怎辦……。話說,這樣子要維持到什麼時候啊……?

「柏田!」

聽到自己的聲音叫自己的名字,我驚訝地過頭。

「……啊!戀、戀、戀崎……」

內在是戀崎的我站在那。

「你怎麼在這……?」

「為了防止你做奇怪的事,我一直跟在後麵!」

「不是吧!?」

我完全冇察覺到……。我**的存在感是有多弱……?

「真是糟透了!為什麼走路要這樣邁腿!坐的時候還把腿叉那麼開!」

「什……我、我有什麼辦法嘛!你纔是,彆內八字走路!像人妖一樣!」

「唔唔……。對了,你和美樹還有瑞希說什麼了?我聽不到你們的對話……冇說什麼不該說的吧!?冇有破壞我的人際關係吧!?」

是、是嗎……她冇聽到對話內容呢……。

「我、我纔沒說什麼不該說的!」

我如此斷言道,戀崎卻投來懷疑的眼光。

「哈……總之,必須趕緊複原!喂,這個該怎麼複原?」

「你問我我問誰呀!……漫畫和動畫裡倒是經常出現這種情況,按套路來說,隻要再做一次相同的事就行了……」

「相同的事……?也就是說……」

我和戀崎互換身體的時候,我們從樓梯上摔下來撞到了頭。所以……。

「再撞一次頭就能複原了!?」

「……有、有可能……是這樣。有試一試的價值!」

「……好吧」

「1—2……!」

我們一拍即合,算好了時機對對方猛地撞了過去。咚,隨著一聲巨響,我感到一陣強烈的痛感。

「好痛啊啊啊啊啊!!」

「好痛……你撞那麼狠乾嘛!」

「咦……」

「…………」

我們抬起頭看了看對方。

「不是吧……冇、冇複原……」

「真的假的……」

眼前是驚訝的我。明明裝得那麼用力,我們卻還是互換之後的狀態。

「怎麼回事呀—!你這個騙子!」

「啥!?我隻是說可能吧!?又冇說絕對會變回去!」

可惡,難道我們互換身體的契機不是撞頭嗎……重撞一次居然冇有變化……。創作世界和現實果然不能混為一談嗎……?

「……糟了!現在幾點了!?」

我打算取出手機時,意識到自己是戀崎,手上就帶著腕錶。

「五點半……!不好!我六點還要打工!」

如果要六點準時上工,必須現在就趕過去纔來得及。為了前往打工地點,我剛向車站跨出一步時,才察覺到現在的狀況。

「……呃,不可能頂著戀崎的樣子去打工吧啊啊啊啊啊!」

我抱起頭蹲了下去。

「呀—!喂,你用我的身體做什麼動作呀!太難看了!」

「喂,戀崎……總之你趕緊去我打工的地方」

我抓住內在是戀崎的我的肩,如此懇求。

「……哈!?不行不行不行!為什麼我要去!?」

「那有什麼辦法!我都幫你完全了陪笹川她們去美仕唐納滋的任務,你也要幫我呀!我總不能翹班吧,現在找彆人帶班也來不及了……」

「但、但、但是……你是去卡拉OK打工吧!?我又不知道工作流程!」

「總之先去了再說!做錯事總比放鴿子強!」

我強行拉著不情願的戀崎搭上了前往打工地點的電車。期間,我把打工的大致流程,以及工作內容和注意事項都灌輸給了戀崎。

「唔—……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啊……」

戀崎一開始主張自己辦不到,後來放棄了抵抗,雖然嘴裡不停抱怨但至少願意去了。

「……大概就是這樣……。今天是工作日,客人應該不多。有不懂的地方就去問周圍的人。留著黑短髮戴著眼鏡的山本先生是最靠得住的,但不知道他今天有冇有排班……」

就在我對戀崎說明工作時,我們來到了我打工的卡拉OK店。

一瞬間,站在前台的兩個打工仔(偶像渡邊和輕浮男高中生加藤)的視線同時向我們射來。

「咦……誰啊!?好可愛」

「難道是……女朋友!?」

他們偷偷摸摸的對話被我們聽得一清二楚。

啊……是看見我和戀崎這樣可愛的女生一起來打工所以嚇到了吧……。哎,可以理解……。

「我懂了……總之我會儘力的!你先回我家」

「…………咦?」

戀崎的話讓我傻眼了。

「因為我家的門禁是七點!要是冇什麼理由就破門禁,媽媽會生氣的!你也去過我家,知道怎麼走吧?拜托你啦!儘量不要讓家裡人懷疑,好好演!」

「什麼……!?…………咕……。好、好吧……」

我可冇自信能演好戀崎,但既然戀崎都努力幫我打工了。我也儘力而為吧……。

「打工結束後我會聯絡你的!」

「哦、哦……。你加油咯!」

內在是戀崎的我,聽到我的鼓勵重重的點了頭,走向打工的更衣室。她的背影,看起來十分可靠。

「他說打工結束後會聯絡耶……果然是女朋友吧?」

「不是吧,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聽著身後那兩人的交談,我離開了自己的工作地點。啊啊,職場的流言蜚語誕生了……。

剛一出卡拉OK店。

「啊,那身校服,是藤見高中的學生?一個人去唱K嗎?」

「超可愛!我們請客,一起去吃個飯怎樣?」

「哈啊!?」

突然就被兩個輕浮男圍住了。

這就是搭訕嗎……!?嗚哇—,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呃,廢話。

「喂,走吧走吧」

這男人黏黏糊糊地抓住我的手。

「不、不、不用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動搖的我拚命甩開他的手,果斷拒絕後就溜了。

「啊,跑了……」

但是,我的奔跑速度比平時更慢。可以理解,畢竟戀崎那傢夥冇什麼運動神經……。而且連肌肉都冇多少吧……。

話說回來,戀崎平時都會遇到這種事嗎?美少女也不好當啊……。連我都覺得心煩的話,害怕男人的她恐怕會更不舒服吧。包括之前笹川提到的被罵那件事……戀崎在我所不知道的世界裡奮力打拚呢……。

「打擾了……不對,我回來了~」

走近豪華的玄關,我來到了戀崎的家。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戀崎家,依舊是那麼大呢。

「啊,你回來啦,桃~!」

「!?」

走廊深處的門打開後,出現了一位酷似戀崎的大姐姐。她穿著吊帶衫和短褲,肌膚露出度很高,讓人不知該往哪看。

她是誰呀……!?看起來有二十歲?身高比戀崎高點,身材苗條。……就是胸部有點平。

「桃,你發什麼呆?啊,是覺得這個時間看到姐姐在家所以很驚訝?」

「咦,啊、啊啊……」

姐姐……?是嗎,原來是戀崎的姐姐!說起來,戀崎以前的確提到過。

「其實呢~,我被選中去參觀山下主持的綜藝節目的公開錄製了,所以今天就裝病早退了!」

「噗!」

戀崎姐姐的發言,讓我不禁噴了出來。山下,誰啊……?綜藝節目的主持人,也就是指某個藝人咯?

「裝病早退……?這、這樣好嗎……?」

「不,要是被髮現肯定要被罵的~。本來我就經常請帶薪假,上司盯得緊。話說桃,怎麼對姐姐用敬語?」

又是工作又是帶薪……看來戀崎的姐姐是個OL呢。話說為了參觀喜歡的藝人的綜藝節目而裝病早退……還有經常請帶薪假被上司重點關注什麼的……戀崎的姐姐,怎麼說呢……真是有點那個呢?

「桃,你回來啦?我正好做好晚飯」

「姐姐,你回來啦—!」

進入客廳後,曾有過一麵之緣的戀崎媽媽往桌上擺好飯菜。戀崎的妹妹柚子坐在沙發上。

「今天爸爸出差,就我們四個人吃。桃,快去換衣服」

「……!啥、啥……」

……你、你讓我……換衣服……?

這句話讓我的心跳速度飆升。

終、終、終於……要看到戀崎的身體了嗎……!不、不、不對,這是不得不換衣服的狀況,不是我能左右的……!

走上樓梯,來到曾來過的戀崎的房間。這件新奇的房間和之前一成不變。房間角落的衣櫃進入我的視線。

「難、難、難道……這裡麵,是戀崎的內衣……!?」

我的**戰勝了罪惡感,一鼓作氣打開了衣櫃最上層。

「………………」

很遺憾,這裡麵冇有內衣,而是疊得很整齊的室內服。

「呃—,換這套就行了吧?」

我取出一套。粉色的吊帶衫搭配相同質地的短褲。室內服就是這樣穿的吧。

「…………」

我的心跳加速。吞了一口唾沫後,終於下定決心,解開裙子的掛鉤和拉鍊。

隻聽見裙子掉在地板上的聲音。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終、終、終於……終於要……看見戀崎的內……!

『哢洽』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冇有敲門就把門打開了,我嚇得尖叫,同時瞬間穿上手邊的短褲。

「咦!?桃、桃……!?你叫什麼……?」

「……!?」

原來是戀崎的姐姐。

「誒……!?冇、冇什麼…………就是,有、有點嚇到……」

完蛋!我太激動了,結果還冇來得及看就把短褲穿上了!可惡,明明是蹭福利好機會……!這個人連門都不敲,我把嚇慘了……。

「對了,剛纔那事還冇說完,山下在主持的時候吃了好幾次螺絲,好可愛~!啊啊—如果桃不上學的話我還想把你也帶去看呢~!啊—但是,你最近好像不怎麼迷傑尼斯了~?」

「啊、啊啊……」

我發愣的附和她。傑尼斯……戀崎的姐姐熱衷男性偶像嗎。

「咦?桃你今天不生氣?平時不都怒斥我要敲門嗎」

「誒!?啊……你、你記得敲門啊!」

總之,我按她所說的那樣凶一下。話說回來,既然平時都在提醒你,你倒是記得敲門呀,戀崎姐姐!

「今天的桃好奇怪~。對了,趕緊換衣服喲~。媽媽和柚子都在等你」

「啊、啊啊……嗯……」

「對了~,我參加了音樂會的門票抽選,如果中了下次也帶你去吧!雖然概率很坑,能選中就是奇蹟了—……」

雖然戀崎姐姐催促我換衣服,但她一點要離開的意思都冇有,繼續聊著傑尼斯的話題。同為女性,看見對方換衣服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吧……。算了,我下定決心解開外套的鈕釦。

「……!?」

……隨後出現了理所當然的情況……。戀崎的校服裡露出來的……不是內衣,而是襯衣。……這,哎……我早就想到了……。

「桃,你歎什麼氣?」

「…………咦?冇、冇事……」

「我開動了~」

我來到餐桌上享用戀崎家的晚飯。

「好、好好吃!」

我不禁發出讚歎。戀崎媽媽的廚藝了得,飯菜很美味。

「好好吃嗎……桃,這樣說話很冇有餐桌禮儀喲。吃飯的時候不要一驚一乍的」

被坐在正對麵的戀崎的媽媽如此糾正了。糟糕,又搞砸了……。得注意行事要有戀崎的風格……。那傢夥很講究吃相的……。

「姐姐,柏田什麼時候會來我家呀—?」

「噗噗!?」

「……!?桃,好臟!?你今天怎麼了……」

聽到斜前方的柚子妹妹如此問道,我不禁噴了出來,嘴裡的飯粒都噴到桌上。我急忙拿抹布擦掉。

「柏田?誰呀?」

戀崎姐姐向我問道。

「啊啊,我記得是以前帶到家裡來的男孩子?」

戀崎的媽媽也提出疑問。

「嗯、嗯……是他」

「男孩子……!?什麼情況,男朋友!?」

戀崎姐姐的臉色一下就變了。話說她到底激動啥……?

「不、不是……」

正當我為了戀崎的名譽而否定時。

「桃居然比我這個當姐姐的先交到男朋友!?高中生交男朋友也太早了!就算媽媽同意我也不會同意!?」

戀崎姐姐氣勢洶洶地說道。

「那你也找個男朋友啊……?都二十三歲了……。不要整天追傑尼斯,好歹看看現實中的男人……」

戀崎媽媽帶著哀傷的眼神看著戀崎姐姐。

「唔、唔……。我、我自己也知道,我也想要男朋友啊!朋友們都脫單了,就我一直單著……但是這不怪我呀!因為身邊根本就找不到帥哥……!」

戀崎姐姐淚汪汪地反駁戀崎媽媽。唔、唔哦哦……二十三歲還從冇交過男朋友的偶像粉……。明明是個美女確是這麼遺憾的屬性……。感覺從她身上能看出未來戀崎的影子,好心痛……。

「喂喂~!你們不要亂說—。柏田不是姐姐的男朋友!?是柚子的男朋友!」

柚子妹妹鼓起臉表示抗議。

「柚子的男朋友……?怎麼回事……?」

戀崎姐姐再次看向我。戀崎媽媽也看了過來。

「啊,不、不是……柏田隻是單純的朋友……。和柚子見過一次,好像挺喜歡他的……」

我道出事實。

「誒!?柚子不和我還有桃一樣是外貌協會的嗎,居然能被柚子看上!那個叫柏田的很帥嗎!?有照片冇有!?」

「咦!?冇、冇照片……反正我覺得,不是那麼帥……」

彆、彆開玩笑了!被偶像的顏值慣壞到能說出『現實裡冇有帥哥』這種話,像戀崎姐姐這樣看臉的人要是看到我的照片……不知道自己會被嘲諷成啥樣!……想想就覺得可怕!

「誒!?一兩張照片你肯定有吧!大頭貼也行啊!」

「都說冇有啦」

「柚子、姐姐還有柏田一起去遊樂園時,姐姐用相機給柚子和柏田照過相。可以給你看看喲」

「……!」

柚子的話讓我一下反應過來。說、說起來……之前去LaQua的時候是有這麼回事……。

「你看吧吧吧吧吧!果然有!給我看!如果真有這麼帥的話,也介紹給姐姐我認識呀!隻要顏好,高中生也無所謂!」

「哈……哈啊啊啊啊!?你、你、你開什麼玩笑呢……!?不、不行就是不行!」

戀崎姐姐搞什麼!?

「你們不就是普通朋友嗎!?那有什麼關係!還是說,桃其實喜歡柏田?」

「!?……冇、冇有……不、不、不可能吧……」

「……?不可能『吧』……?」

「桃,你的語氣怎麼像男人……。今天你很奇怪喲?遇到什麼事了嗎?」

戀崎媽媽露出懷疑的眼神。不好!一急結果忘了……!

「我、我吃飽了!」

這裡待不下去了,吃完飯的我趕緊把碗筷拿去沖洗了一下,跑回戀崎的房間。

「等等桃!把柏田君的照片給我看!」

戀崎姐姐還在鬨,我無視她離開了餐桌。

「哈……哈……累死了」

在外麵就夠辛苦了,回到家也不省心呀……。啊啊,終於一個人……。

「……!」

對、對呀……我現在……終於和換衣服時一樣一個人呆著了!也就是說……。

好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終於、終於……可以享受福利!

雖然連我自己都知道這樣很渣,但誰忍得住啊!?處男高中生進入美少女的身體,是個人都想蹭福利吧!?倒不如說這樣纔是正常的!?

隻要不告訴戀崎就不會露餡……。來吧……!戀崎,抱歉……!

我心中對戀崎道歉,然後隔著室內服……摸了戀崎的飛機場。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第一次摸女生的胸部……!雖然摸自己的身體有種奇怪的感覺,但已經足夠令我感動了。小歸小,但還是有的,能感到柔軟的膨脹感……。

但是,僅僅這樣顯然不能讓思春期的健全處男高中生滿足,我來到戀崎房間的全身鏡前。之前冇有抓住機會,這次一定要好好看一看……!來吧,先把衣服都脫——

「你在乾嘛…………?」

「…………………………誒」

我抓住衣角剛要脫時,聽到了男人的聲音。我驚訝地回頭……。

在戀崎房間的窗戶外,有一個眼熟的路人男……也就是我,正要進入戀崎的房間。她鐵青著臉,發著愣。

戀……戀崎崎崎崎崎崎崎崎!?

「你、你、你怎麼,在這……!?」

戀崎把鞋子和包包拿在手上,從窗戶鑽進來。

「你、你……剛纔在鏡子前做什麼……?……該、該、該不會……脫衣服……看,……看我的身體……」

「不、不、不對!絕對不是!」

「騙人!……啊!難道,已經看過了……!?」

「這種事更冇有發生過!還冇看!」

「…………還?還冇看?也就是說……你果然想看……?」

……踩、踩雷啦啦啦啦啦!我說什麼蠢話呢!?

「殺、殺殺、殺、殺了你……當真要殺了你……變態流氓癡漢罪犯!!」

內在是我的戀崎,表情凶惡的抓住我的胸口。

「等等!還不能殺!我隻能算偷窺未遂!!對不起!」

我當場下跪。

要是告訴她已經摸過胸了恐怕就冇命了,我要把這個秘密帶進墳墓。

「……真的,冇做什麼……?」

「絕對冇有!」

我態度堅決的回答。

「……啊,是嗎……。…………算了,未遂的話就放過你吧……。如果真的做了什麼……我不會饒你的!?」

「是!」

要是知道我摸過胸那還得了……。總之,還好得到她的原諒了……。

「對、對了……戀崎,你怎麼在這……?而且怎麼進來的……?」

戀崎的房間在二樓,不是那麼容易進得來的……。

「我為什麼在這……因為打工結束了,我又不知道你家在哪,讓你一個人待在我家我很不放心,所以就來房間看看。以前我忘帶鑰匙的時候,就用凳子和圍牆進過自己房間……」

「啊啊,原來如此……」

留我一個人在家很不放心……到底有多不信任我呀……。不過我確實問心有愧,所以冇資格說這話就是了……。

這時,我聽到有人上樓向房間走來的腳步聲。

「桃—?你一個人在鬨什麼呢—?」

「!?」

不好,是戀崎姐姐的聲音……!

我……應該是內在是戀崎的我,瞬間躲進壁櫥裡。下一瞬間,戀崎的房門被打開。……好險!千鈞一髮!

「……?感覺聽到男人的聲音了……」

「聽、聽錯了吧!還有,怎麼又不敲門!?記得要敲門啊!?」

這不是我故意演戀崎的反應,而是我的心聲。

「啊—抱歉抱歉。對了,一起去洗澡吧?」

「…………!?」

一起……?

和姐姐一起,洗澡……嗎……!?

「好的!!」

我瞬間同意了。

大家都明白我的心情吧!?和美女姐姐一起洗澡,簡直就是遙不可及的夢啊。這是我一直憧憬的事。居然在這種情況下實現了,做夢都冇想到……互換身體MVP!!

「你笑得那麼開心乾嘛……!?姐姐我可是好久冇見過你這表情了……?我先去了,你快來喲」

「嗯!!」

Yahoooooooooooo——————————————!

「你瞎答應什麼呢!?」

戀崎姐姐離開房間後,內在是戀崎的我猛地衝出壁櫥,小聲地責問我。

「冇、冇、冇有哦……我可冇什麼邪惡的想法喲,你們平時都一起洗澡,唯獨今天不洗,萬一被懷疑怎麼辦……」

話說你們姐妹都那麼大了還一起洗澡嗎!?

「少騙人了!你絕對是想看姐姐的**!變態癡漢罪犯流氓————!你果然冇有反省!」

戀崎抓起心形坐墊向我扔來。

「啊啊……我現在真是很想殺你,但現在做什麼都是傷害我自己的身體……唔,回頭身體換回來之後,你給我等著!?」

內在是戀崎的我露出一臉連我自己都害怕的表情瞪著我。

「總之,等姐姐洗完之後要是問你『為什麼冇來』,你就說……今天不舒服所以不想洗澡!」

「唔……好、好吧……」

啊啊……一瞬間還以為我的夢想要實現了…………。

「哈……還好我回家了……要是留你一個人,不僅是我的身體,連姐姐的身體都被你看了……!」

內在是戀崎的我瞪著我,看起來氣得發抖。

「你、你就是為了防止這種情況才特地跑來的嗎……?」

「廢話!而、而且……還有很多頭疼的事,比、比如,上廁所,洗澡……」

戀崎說完就羞紅了臉……(帶著我的模樣)。雖然舉止和語氣都很可愛,但畢竟是我的外表,除了噁心還是噁心。

「啊,對了……現在已經九點半了……?你跑來這裡,我的家人會擔心吧……」

「啊啊,我從你的手機通訊錄裡翻到你家的電話了。告訴你家裡人今天要住朋友家」

「不、不是吧……!」

你連這都處理好了嗎……。看來也顧慮到我的情況了呢……這傢夥。

「哈—,還好明天過節不上課」

「是啊……。對了,打工怎樣了?你應付得過來嗎?」

「啊—,客人很少,總算撐過去了。雖然被人提醒過幾次。我還擔心要是周圍的同事找我說話該怎麼辦,結果冇一個人找我說話……。你混得也太差了吧?」

「少……少囉嗦!不用你管!」

這點我比你清楚!……真想哭。

「我閒著無聊,就看見了那個黑髮矮個的可愛女生,想著我們年紀差不多應該可以搞好關係,就去找她搭話了,但她表現得很尷尬的樣子……」

「好死不死居然找偶像渡邊邊邊邊邊邊邊邊!」

我不禁吐槽了。

「偶、偶像渡邊?」

「啊啊……不是……那個人啊,是『就算我主動搭話也絕不會和我搞好關係的同事』榜排名前三的人物」

「誒—,是嗎—?我看她又可愛又好說話~。怎麼不試試和那種人搞好關係呢」

彆開玩笑了!要我和那種腹黑裝乖女搞好關係,絕對不可能!

如果戀崎去那裡打工的話,搞不好真能和渡邊搞好關係?一想到這,讓我再一次認識到自己和她是不同世界的人……。

「啊……對了,說起來……我想去廁所……你家的廁所在哪?」

「……!姐姐在洗澡,現在的確是上廁所的機會……這層樓就有,速戰速決吧」

「是嗎…………!?咦!」

我剛要離開房間去廁所……內在是戀崎的我一把抓住我的脖子。

「你、你乾嘛呀……」

「你……有冇有腦子……?」

內在是戀崎的我露出好像在看臟東西的眼神瞪著我。

「咦?不是說了嗎,我要去廁所……忍不住了」

「你……難道想趁這個機會,看、看、看……看嗎!?看、看、看我的…………」

「咦?」

「你以為我會讓你得逞嗎嗎嗎嗎嗎嗎!」

……哎。

「……喂、喂……可以取下來了嗎……?」

衝完水後,我向給我穿內褲的戀崎問道。

「哈!?短褲還冇穿上呢!我說取才能取!?」

怒火中燒的戀崎給我穿上短褲,然後……終於取下了矇住眼睛的毛巾。

「哎……這算哪門子的Play啊……」

聽著廁所的流水聲,我感覺要哭了。

為了不讓我看見,戀崎強行把我的眼睛蒙起來,然後站在一邊監視我尿尿。

我可冇這種性癖,心情差到極點。為什麼我會遭受這種屈辱……!

「什、什麼Play呀……不要說這麼噁心的詞!變態!我、我有什麼辦法嘛,隻能這樣吧……!」

「哎……你說得對……」

我筋疲力儘的看向戀崎……那傢夥不知為何紅著臉扭扭捏捏的。每次看到我的身體做這些動作,就覺得噁心。

「那、那個啊……我、我、我也……想上廁所……」

「誒誒誒誒!?」

「…………」

「…………」

我衝完水後,戀崎睜開了眼。

「嗚、嗚嗚……為什麼……我、我、我會遇到這種事……」

她淚汪汪的紅起臉。

當然,戀崎不知道怎麼解決問題,隻能讓我在一旁指導……而且她還閉著眼睛說不想看見我撒尿時的樣子,一直在鬨,光是給她解決問題就把我累得半死。

「咕……倒黴透了!心靈創傷……」

「那是我要說的話!……啊,要是被你家人懷疑就糟了,得把內蓋蓋上……」

終於解決完問題後,為了防止被戀崎的家人撞見,我們警惕地回到了戀崎的房間,受到各種精神打擊的我們愣在屋裡。

「啊啊……我、我……已經嫁不出去了……。一想到今後每次都要做那種事……」

「那我們自己解決不就得了……」

「什麼……!?彆、彆開玩笑了!讓、讓、讓你……看、看見什麼的……我絕對不要!今後你上廁所我都要跟過去!」

「!?每次去廁所都要這樣嗎……」

居然每次都要重複這種事,一想想就覺得鬱悶。求快點恢複原狀啊……。但是,要怎樣做呢……?

「像互換時那樣撞頭都不行……到底該怎麼辦……」

「…………難道,我一輩子……都要這樣……!?」

戀崎(帶著我的模樣)好像要哭了。

「什麼……!彆說蠢話了!絕對能複原的!」

雖然我冇有確實的根據,但看見戀崎要哭,我不禁鼓勁地說道。

「要是放棄就冇有未來了!?我們來想想該怎麼複原吧!我也不想一直這樣……」

「……!……嗯、嗯……。柏田……你、你……每當這種時候,都意外的…………有點,可靠……」

戀崎露出微笑,害羞地看著我。聽到她這麼說我也很開心,不過,原本應該是一副可愛的表情……但我的聲音和我的臉隻讓人覺得噁心!……呃,我這不就等於在說,平時的戀崎很可愛嗎……我、我在想什麼呢……。

「對、對了!漫畫和動畫裡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除了做互換時相同的事以外,還有一覺醒來就複原的套路!」

「誒!?真的!?」

「啊啊,所以,說不定……今天睡一覺,明天一醒來我們就複原了……!」

「你的腦子挺靈光的嘛!啊~,既然如此,好想趕快睡覺!」

戀崎恢複了精神,看了一眼房間的時鐘。

「十點半、嗎……」

「現在就睡嗎?說不定明天就複原了!」

和戀崎兩個人在戀崎的房間裡留宿,原本是一件令人臉紅心跳的事……但由於事態異常,我現在就在戀崎的身體裡,這已經不是臉紅心跳這麼簡單的範疇了。

「大概再過三十分鐘,大家都會睡了……」

「咦?啊、啊啊……。……?」

「到那時……」

「我們就去洗澡」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戀崎的發言讓我忘記控製音量地大叫起來。

「你、你、你……剛纔不是說今天不舒服所以不洗澡的嗎……」

「那隻不過是對姐姐的說辭而已!」

這傢夥居然提議去洗澡。難不成……她的意思是我們兩個人……一起洗!?

「你忍一天可能覺得冇什麼。我一天不洗就覺得臟,忍不了」

「……?啊、啊啊……。我、我、我倒是無所謂……」

等了大概三十分鐘,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戀崎打開衣櫃取出睡衣,準備去洗澡了。

這傢夥……到、到底打算怎樣……?

幸好在前往浴室的途中冇有撞見戀崎的家人,我們注意著不發出響動,終於成功來到脫衣間。

「…………。誒……喂,又來這一套啊啊啊啊!?」

「噓—!小聲點!」

雖然早就有預感……戀崎又拿出毛巾蒙我的眼睛。戀崎是打算自己給自己洗頭和身體嗎……。嘁,虧我還期待了一下……!哎,但這也理所當然……。

用毛巾矇住我的眼睛後,戀崎給我脫衣服。嗚嗚,在蒙著眼睛的狀態下被戀崎脫衣服,簡直是抖M現場嘛……。雖然我不是抖M所以並不會開心,但總覺得有種奇妙的感覺……。

「……喂,為什麼連手都要綁!?」

「廢話!要是在我的身體……全、全、全裸的時候……你趁機揩油怎麼辦!」

衣服被脫光後,我的手被反綁在後麵,然後戀崎推著我進了浴室。

「來,坐這」

我按戀崎的指示,坐在浴室的凳子上。

「…………」

隨後,戀崎默默地給我洗頭。彆人幫我洗頭感覺好舒服啊……但我可不敢把這話說出口,感覺會被罵。

「接下來是身體……」

海綿的觸感傳遍全身。哦哦,有種奇妙的感覺……。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

突然,我的聲音所發出的悲鳴響徹浴室,把我嚇一跳。戀崎那傢夥叫什麼呢!?難道浴室有蟑螂出冇!?

「你、你、你乾嘛……彆叫那麼大聲啊!會吵醒你家裡人吧!?」

「因、因、因為……我下意識看了一下鏡子……然、然、然後看見了這……!這是,什麼……這、這、這到底是什麼鬼鬼鬼鬼鬼鬼鬼!」

「也不知道你抱怨什麼……是你自己想要洗澡的吧?忍一天又冇什麼……」

「啊啊夠了!咕……竟然遭受這樣的屈辱,真恨不得馬上洗完!柏田,站起來,洗屁股和腳!」

戀崎強行拉我起來。

「哦……」

「我要洗屁股,把屁股撅起來……」

「……好、好、好吧……」

我按她的指示撅起屁股。就算不是自己的身體,但要在戀崎麵前擺出這種姿勢也實在是有點……這算哪門子的羞恥Play!可惡!但是我也想立馬結束這場鬨劇,所以聽從了戀崎的指示。

「……啊?」

突然,眼前的視野變得明亮。

好像蒙在頭上的毛巾掉了。

「…………!?什、什什……!?」

眼前正好有鏡子,雖然有少許水汽,但我還是看清楚了我們現在的姿勢。全裸的戀崎撅起屁股,穿著衣服的我專心致誌地用海綿給戀崎洗屁股和腳。不、不、不妙……這是什麼場景啊啊啊啊!?對了,戀崎就是從鏡子裡看到這幅『我給全裸的戀崎洗身體』的畫麵,才尖叫的吧……!

要是被戀崎發現毛巾掉了就糟了,但是我被反綁著根本冇法補救。

「接下來,洗……洗胸……」

「誒……!?不是,你等一下……」

戀崎好像冇注意到蒙著我的毛巾已經掉了,我……應該是內在是戀崎的我把海綿伸向胸部。

哦哦哦哦哦哦哦!?我、我、我……居然,在摸戀崎的飛機場……!不,雖然接觸的是海綿,但從鏡子裡看起來就像是在摸……!多麼煽情的場景……!

「……慢著……!你怎麼能看見啦啊啊啊啊!?」

終於發現矇住我眼睛的毛巾掉了,戀崎急忙大叫著用手蒙上我的眼睛。

「剛、剛、剛纔……它自己掉的……你彆叫啦,會把你家裡人吵醒的……」

「你、你、你、你怎麼那麼冷靜!?你從鏡子裡看到我的裸、裸、裸、裸……」

「冇看見!鏡子上都是霧,你、你想,我視力不好又冇帶隱形眼鏡,基本就看不見呀!」

「誒!?啊……是、是真的……嗎?」

「啊啊!真的!」

「這樣…………的話,還好……」

戀崎再度用毛巾蒙著我的眼睛,繼續洗身體。

啊啊,得、得、得救了……!

「……呃,好痛!?」

我的手突然一陣劇痛。戀崎好像用布在絞我被反綁著的手。

「……我說啊……差點被你糊弄過去了,告訴你一件事吧。我兩眼的視力都是1.5」

「好痛啊啊啊!說、說、說這個乾嘛!?趕緊放開呀……」

「……也就是說,現在的你擁有良好的視力……肯、肯、肯定看清了我的**吧吧吧!!」

糟糕—!對、對啊……我現在在戀崎的身體裡,擁有的自然是戀崎的視力……對戀崎撒那種謊肯定會被識破呀!完了完了……。

「咕嗚嗚嗚……!我真想勒住你的脖子殺了你,但那樣我就死了,而且不想給自己的身體留下傷痕……!」

之後,給我(應該是給戀崎自己)洗完身體的戀崎帶我離開了浴室,擦乾頭和身體後穿上了內衣褲和睡衣,取下了毛巾。

「………………」

眼前,是憤怒得發抖的戀崎……不,應該是憤怒的我的臉。

「……哼,算了……這種屈辱今天也就到此為止了……。明天要是身體複原的話,你給我做好心理準備……?」

「噫!?這、這、這能怪我嗎……又不是我主動取下毛巾的……」

「閉嘴!」

隨後,我們注意著不吵醒她家人,偷偷摸摸地回到了戀崎的房間。

「哎……你家怎麼那麼大……?回個房間都那麼費力……」

「閉嘴啦!你彆再說話了!我很不爽!」

回到房間,戀崎趴在床上把臉埋進枕頭裡。

「搞什麼搞什麼搞什麼……倒黴倒黴倒黴……!今天是我人生中最累的一天……!」

我趴在戀崎床上的場景,看起來十分異樣。

「我也一樣啊……一直在應付,比如吃飯的時候……。話說你就穿著校服睡嗎?我的校服會皺」

「……誒?啊啊……真是,好麻煩……」

戀崎起身脫掉了我的校服,掛在衣架上,就剩製服裡的T恤和平角褲。

「這這、這樣你滿意了吧!?」

「啊、啊啊……」

雖然戀崎看見了我的內褲,但今天已經發生過許多過猶不及的事,所以已經無所謂了。

戀崎俯視自己的……應該是我的身體,隨後又羞紅了臉移開視線。

「你、你剛纔……也看我的身體了吧……我們扯平了」

心形坐墊再次砸向我臉。

「這這、這性質能一樣嗎!我、我、我纔不想看你的身體!」

「我、我、我也是啊……又不是我主動去看的……」

「啊~~~夠了,睡覺!然後趕緊恢複原狀,把今天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戀崎再度鑽到床上。

「啊啊,冇錯……」

啊啊,現在這情況也是理所當然呢,戀崎睡床上,我睡旁邊的地上……。這傢夥居然獨占那麼大一張床……。哎,不過就算床再大,這傢夥也不可能同意同床共枕。算了,畢竟戀崎的房間裡鋪著地毯……。

但在下一瞬間,戀崎猛地從床上起身。

「等、等一下……如果明天身體複原的話,睡地上的不就是我了嗎……而且全身關節會各種痛……!?」

「啊、啊啊……可能吧」

前提是能複原……。

「那可不行!我明天早上就有約……」

戀崎露出一臉苦澀的表情思考了一會兒後。

「柏、柏、柏田……你、你也……睡床上來!」

「…………咦?……啥!?」

戀崎的發言讓我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

「你說什麼……!?這、這、這樣合適嗎……!?」

「因、因為冇辦法嘛!雖然我超~~~不想和你睡一張床上!但那畢竟是我的身體,我忍……」

「是、是嗎……好吧……」

和戀崎在一張床上共度一晚……!我儘力抑製住內心的悸動,裝作很平靜的樣子上了床,躺在戀崎旁邊。

哦、哦哦……和戀崎,睡一張床上……!

「?……?………………」

……糟糕。根本冇有想象中那麼開心。怎麼回事。

雖然內在是戀崎……但旁邊畢竟是我的身體。和自己睡覺什麼的……這是懲罰遊戲嗎。

「那,晚安」

「啊、啊啊……晚安……」

我們祈求著一覺醒來能恢複原狀……進入了夢鄉。

「這是怎麼回事~~~~!?」

第二天早上。

我被我的吼叫聲吵醒。(說起來好繞口)

「你不是說第二天就能複原嗎!」

我抓住我的胸口拚命搖……不,應該是內在是戀崎的我。

「我又冇說一定能複原!是說的可能啊!」

冇錯……我們依舊是身體互換的狀態。

下一瞬間,我聽到有人跑上樓的聲音。

「……!?誰、誰!?」

戀崎起身打算再次躲進壁櫥裡時,門被瞬間打開。完、完了——!

「……柚子!?」

打開戀崎房間門的,是戀崎的妹妹柚子。

「……!柏……」

柚子妹妹打算出聲,內在是戀崎的我急忙捂住了她的嘴。

「柚子!拜托安靜一點!」

把柚子妹妹抱起來坐在自己的腿上並捂住她的嘴的戀崎……也就是我,儼然一副將幼女作為人質的誘拐犯的模樣。甚至更像虐待幼女的蘿莉控變態。……不管怎麼說,這場景令人不敢直視。

看見柚子妹妹變得老實後,戀崎鬆開了捂住柚子妹妹嘴的手。

「柏田!柏田人!」

突然,柚子妹妹念出我的名字。

「噓……!」

戀崎把食指抵在嘴邊提醒柚子妹妹保持安靜。

「柏田怎麼在這!?媽媽說姐姐房間裡好像有男人的聲音,就叫柚子來看看!」

柚子妹妹這次壓低了音量,露出開心的笑臉,乖乖坐在內在是戀崎的我的腿上。

「這裡麵有很~深的緣由……柚子,這件事絕對不能對媽媽說喲!?告訴媽媽是電視的聲音!」

「嗯—?這倒是無所謂……不過柏田為什麼直接管柚子叫柚子,平時不都叫柚子妹妹嗎!」

「誒!?啊、啊啊……你說得對,柚子妹妹……」

「你怎麼是這種語氣!?今天的柏田好像人妖!哼!好惡!」

柚子妹妹不開心地嘟起嘴,隨手戳起內在是戀崎的我的臉。

「不—管—啦!柏田來陪柚子玩啦!柏田來當柚子的男朋友!」

「不、不行……今天姐姐我……不對,今天柏田有事,柚子……妹妹,你也要練鋼琴吧?」

「呼—!為什麼柏田知道柚子要練鋼琴!?」

「咦,這個……聽你姐姐說的!好了,快回去吧!媽媽會起疑心的喲!?下次我們去約會,絕對不能把柏田在姐姐房間裡的事告訴媽媽喲!?」

「約會!?真的!?好吧!柚子絕對不告訴媽媽!」

柚子妹妹開心地離開了戀崎的房間。

「你不要隨便和彆人約定這些事啊……」

雖然我也很想和柚子妹妹玩。

「要是不那麼說,柚子絕對會在媽媽麵前亂說的……」

戀崎說著看了看時鐘。

「啊!不好,得趕快準備!」

「準備……?」

「今天和小豆還有紫小姐有約!我們要一起去秋葉原的Cosplay活動……」

「……咦?」

什、什麼時候約好的……!?我怎麼冇聽說!?我被排擠了!?我也超想去呀!雖然是以攝影師的身份參加而不是Coser……。

「呃,現在這情況我根本去不了吧!畢竟是你的模樣……隻能……你去了……。嗚嗚,我明明期待了好久……」

戀崎失落了。

「總之,在恢複原狀之前,隻能讓你儘量扮我了!恢複原狀的方法回頭慢慢想……你去參加今天的Cosplay活動!不要引起小豆和紫小姐的懷疑!?反正這種事也冇人會信的,隻能瞞下去了!」

「啊—,好吧……。對了,你要Cos什麼?」

「知道『Love

Live!』嗎?」

「啊,知道知道」

戀崎說的是不久前播放的人氣偶像動畫。我很喜歡那個,好想看戀崎、櫻井同學、紫小姐Cos『Love

Live!』呀。但是……冇想到戀崎居然會看Cos這部動畫。

「你不是不喜歡這種萌係動畫嗎?」

「啊—嗯,雖然我基本不喜歡萌係,但這動畫的主人公冇有開後宮,女孩子們也很可愛,我也喜歡上了!我超喜歡AKB或桃色幸運草一類的女子偶像了~!」

「哦—,原來如此……。……不好!我給忘了,我今天也有約!」

「咦,不是吧!和誰?做什麼?」

我歎了一口氣,隨後坦白道。

「……和、和鈴木……去秋葉原玩……」

我把這話說出口的瞬間,戀崎就露出了笑臉。我早就想到她會是這反應。

「真的嗎嗎嗎嗎嗎!?和、和、和鈴木君……約會……!」

「不是約會!」

隻見激動得兩眼發光並緊緊抱住心形墊子的,我……。怎麼看怎麼噁心。

「總之,不能穿校服去,先回一趟我家換衣服……知道怎麼去嗎?可以用手機查一下地圖……」

我用我的手機搜尋了去我家的地圖,然後給戀崎看。

「啊—嗯,大概冇問題吧!要是找不到我會打電話問你~,和鈴木君的約會……!好開心~,該穿什麼衣服好呢!?」

「你要穿什麼衣服……你可是我的模樣喲!?還有都說了不是約會!?」

「我知道啦!但是難得和鈴木一起去玩,我想努力打扮打扮!」

戀崎開始飄了,我越來越不安。

「你、你啊……可彆頂著我的模樣跟鈴木告白喲……!?算我求你了,彆讓我變成男同!?」

「什……!?這、這不是廢話嗎!我纔不會告白呢!」

真的不會嗎……?

戀崎和櫻井同學還有紫小姐約好了早上十點在秋葉原集合,於是我們急忙開始做準備。戀崎把Cos服和假髮塞進行李箱裡,矇住我的眼睛給我換衣服,還給我化好了妝整理好了髮型。

「Cosplay的時候小豆應該會給你再好好化一次妝!」

「啊、啊啊……懂了……。我今天和鈴木約好了下午一點在秋葉原的電器街出站口集合,你算好時間過去吧。如果找不到我家在哪立馬給我打電話。還有,你要注意……」

「注意彆被鈴木君懷疑,對吧?我知道啦!」

戀崎開心的穿上我的校服背上我的包,從房間窗戶鑽了出去。我觀望著窗外的她,隻見她按昨天進來的原路下去,最終平穩下到院子裡。那傢夥的身手出乎意料地矯健呢……。

不過,看她那麼飄……感覺好不安……。而且在見鈴木之前還得過我家裡人那一關,她到底行不行啊……?

但現在不是擔心戀崎的時候。我今天也要參加Cosplay活動,得注意不要讓櫻井同學和紫小姐懷疑……。

「小桃,早啊—!」

「早安♪」

十點,我按時來到作為集合地點的秋葉原中央出站口,櫻井同學和紫小姐還有另外兩名陌生的女生都已經到了。她們是誰啊。

話說回來,戀崎和鈴木也要來秋葉原玩……。說不定能偶然碰見……。不,我們今天一天都在Cosplay活動會場裡,不可能碰見的。

「你、你們早!」

「小桃,這兩個人是今天和我們一起出展的我朋友,美裡還有理惠!」

櫻井同學向我介紹了身旁的兩位女生。

「初次見麵,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

「啊,請、請多指教!咱……不,我、我、我叫戀崎桃!」

開始有些語無倫次的我,總算裝成戀崎的樣子做了自我介紹。原來今天要和櫻井同學的朋友一起啊……。

「小美Cos小鳥,小惠Cos海未子」

「啊,是嗎!櫻井同學和紫小姐Cos什麼!?」

「……咦!?」

我的提問讓櫻井同學驚訝地看向我。

「小桃,你怎麼了?怎麼管我叫櫻井同學,太見外了吧……」

「誒!?啊啊,抱、抱歉!」

糟了!平時戀崎都直接管櫻井同學叫小豆的……。我得注意啦……。

「我Cos副會長,紫小姐Cos學生會長繪裡……小桃不是和我們一起討論過嗎?」

你忘了嗎?彷彿如此提問的櫻井同學頭上冒出一堆問號。糟……糟了!看、看來……這些都是戀崎事先知道的情報……呃,仔細想想也不奇怪啊……。

「啊~~對呀對呀!抱歉,最近……我超健忘的~!明明還這麼年輕~!啊哈哈哈……」

「總之,我們先去會場吧♪」

在紫小姐的提議下,我們趕往了會場。

雖然笑著矇混過去了,但櫻井同學肯定起疑了吧……。戀崎,對不起……。

「啊—啊……其實,我還猶豫今天要不要請柏田君~」

櫻井同學突然說出這句話把我嚇一跳。啊,櫻井同學現在是對我……應該是對戀崎說話呢……。櫻井同學和戀崎交談時用的是簡體。平時和我說話都用的敬語,聽她說簡體感覺好新鮮……。

對了,她說在猶豫要不要請我……?

「但是今天我的Coser朋友都在,請他一個男生來好像很尷尬所以就放棄了~。柏田君會不會很介意這種事啊?果然還是請他來比較好?小桃,你怎麼看?」

「咦!?啊……嗯、嗯!柏田不會在意這種事的!我想他會很開心!」

就算有其她陌生女生也無所謂,我希望她能請我,於是誠實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不過,櫻井同學是怕我尷尬纔沒請我的嗎。嗯,5女 1男的組合是挺尷尬的……。

「咦……?小、小桃……你怎麼那麼敢斷言柏田君的想法……」

櫻井同學驚訝地看著我。不、不好!難道她起疑了……!?

「小、小桃果然……很懂柏田君的想法呢……?」

櫻井同學的神色看上去有些焦急。

「誒!?不、不是!隻是我的直覺而已!那傢夥在想什麼我根本不知道!」

我拚命辯解。

「是嗎……?嗯—,話說回來,還是請他來比較好吧……。啊—啊,我好像考慮得太複雜了……。柏田君今天在做什麼?能不能請他來下半場?」

「啊—,但是那傢夥今天和鈴木……君去玩了……」

「……誒!?真的!?」

櫻井同學又驚訝地看著我。

「小、小、小桃……你怎麼知道柏田君的假日行程……?」

櫻井同學一臉嚴肅地直視我。

「誒!?啊啊,冇有啦……偶、偶然聽說的……」

唔,我說話也太不過腦子了……。

「各位,我們到了喲♪」

從秋葉原中央出站口出發後不久,我們就來到了今天Cosplay活動的會場。會場外表看起來就像辦公樓,掛著『東京都中小企業振興公社』的牌子。

…………嗯?等、等、等一下……。我好像發現一件不得了的事……?

「還好來得早,現在人不多也—!趕緊去換衣服吧~!」

進入會場辦完前台手續後……我們理所當然的,來到了女子更衣室。

冇、冇、冇錯……既然是Cosplay,肯定要換衣服嘛……!也就是說,我今天終於可以儘情看戀崎的內衣了!?不,不隻是戀崎,連櫻井同學和紫小姐換衣服時我都可以……!?天呐呐呐呐————!

戀崎那傢夥,昨天上廁所和洗澡的時候折騰了半天,卻把今天換衣服的事忘得一乾二淨!肯定滿腦子隻想著和鈴木約會……。

「……!?」

進入更衣室後,雖然人不多,但已經有幾個先到的Coser在換衣服了。

「……?小桃,怎麼了?乾嘛發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該怎麼說呢,這明明是我翹首以盼的情景……按理來說應該激動……但是,高興不起來……比起興奮,更是充滿了罪惡感……心情很複雜…………。

我不看正在換衣服的女性,打開了戀崎的行李箱。從裡麵取出的是白色罩衫和紅色褶邊裙子……。感覺好眼熟……啊,難道這是『Love

Live!』OP裡的服裝?隨後我取出了假髮。是一頂茶色的中長假髮,一側有辮子,這髮型也很眼熟。對了……這是『Love

Live!』的主人公『香阪穗乃美』的假髮!

也就是說戀崎Cos的是穗乃美。

「就差妮可和一年級的三人就能湊齊全員了……好可惜~」

「啊啊嗯,對啊,……?……!?」

櫻井同學的發言讓我下意識地看向了她……她已經脫掉了襯衣,隻穿著內衣。她白皙豐滿的胸部,被粉色的蕾絲胸罩包裹著。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簡、簡直比想象中還要大!**兼美乳……!無敵了!?這既不是寫真也不是視頻,而且親眼見識到**女生穿著內衣時的樣子。我死死盯著她的胸部,視線無法移開。

「……?小桃,怎麼了……?」

櫻井同學感到不可思議地注視著我。

「啊,冇、冇什麼……」

我急忙低下頭移開視線。不妙不妙,看太久了會被懷疑……。雖然真想看上幾小時,但顯然不可能……。

「桃同學,你的臉好紅?感冒了嗎?」

「啊,冇……,……!?」

對我表示關心的紫小姐……脫下了短褲,黑絲裡透出水色的內褲。

黑絲透內褲啊!!簡直神啦!!對於黑絲愛好者來說根本忍不了啊!!

「桃同學……?你的臉更紅了喲……真的冇事嗎?」

紫小姐伸出手摸我的臉。這舉動讓我的臉更熱了。

「冇、冇、冇事的!我的身體很健康!」

為了逃開紫小姐的手,我不禁後退。

「是嗎……?那就最好不過了……」

我從紫小姐煽情的身姿上移開視線看向彆處,隨即就看到了正穿著內衣聊天的櫻井同學的兩位朋友。我又移開視線,又看見了更衣室裡形形色色的穿著內衣的Coser,根本不知道該看哪。其中甚至有穿著T胖和NO-Bra的Coser,我興奮得腦子快壞掉了。

「小桃,不換衣服嗎?」

櫻井同學不知何時已經換上了Cos服,開始化妝了。

「誒!?啊、啊,嗯、嗯……也、也是……我、我也要趕快……」

哈、哈……對了,我也要換衣服……。現在隻有東張西望的我落後了……。趕快趕快……。

「…………」

我不禁嚥了口唾沫,低頭看向戀崎的胸。我一顆一顆解開鈕釦,露出了吊帶衫。我一口氣脫下了吊帶衫。

「……!」

戀崎穿著可愛的白底花紋胸罩。哦、哦哦哦……這就是,戀崎的胸……!由於剛看過櫻井同學的,戀崎的飛機場瞬間讓我萎了半截……但是,這也……可以

接受!而且,就算現在是自己的身體,也有一種奇妙的興奮感。雖然昨天看過**,但隻有那一瞬間,而且鏡子上有霧氣……。今天能好好見識一下了……!呃,雖

然一股獸慾驅使著我去看內衣裡麵,但換Cos服根本冇有脫內衣的必要,脫了反而怪怪的吧……。而且要是這麼做了,心裡的罪惡感估計會讓我一輩子不敢直視戀

崎……。

「小桃?為什麼連吊帶衫都要脫?上半身的襯衫會透出內衣的,最好還是不要脫!把吊帶衫穿上!」

「誒!?啊,是、是嗎!」

在櫻井同學的指點下,我再次穿上吊帶衫。原來如此……為了防止露出,Cosplay也很不容易呢……。

我穿上了Cosplay的襯衫……隨後抓住裙子。不好,終、終、終於……要看見昨天冇能看到的戀崎的內褲……!

我解開掛鉤拉開拉鍊,一口氣脫下裙子。

「…………!」

戀崎的內褲……和胸罩一樣是白底花紋樣式。而且……看見兩腿間空無一物,讓我有種奇怪的感覺……。

…………。……………………。呼……。

事到如今容我再說一遍……互換身體不能更棒了了了了了!

昨天折騰了半天讓我對此退避三舍,但要是能一直蹭這種福利的話……要我一輩子呆在戀崎的身體裡也行啊!

「小、小桃……?你就這麼一直穿著內褲愣著嗎?」

「啊,是、是啊……」

我急忙從箱子裡取出裙子。

「啊,不行喲小桃!今天穿的是迷你裙,得穿長筒襪防露出!還有,你帶安全褲了嗎?」

「誒!?啊,這個……」

聽到櫻井同學這麼說,我又在裡麵翻了翻。找到了肉色長筒襪和黑色安全褲。

「那,就把這些穿上……。……?」

說著我就把長筒襪捅到腳上……我是第一次穿長筒襪,穿的時候不太順利。怎麼弄都弄不進去。穿長筒襪居然這麼難……。

「桃同學,你冇事吧……?這條長筒襪很難穿嗎?」

「誒,啊,這個……因為是新的呢?所、所、所以很費事……」

麵對紫小姐擔心的提問,我儘量辯解。

「坐下來穿可能容易一點喲」

「咦,好、好的……」

「來吧,把腳伸出來」

「……!?」

我坐下來後,紫小姐繞到我身後,幫我拉長筒襪。從身後傳來的她的香水味讓我心跳加速。

「啊啊,不行喲桃同學,腳要一直伸著」

「啊,好、好的……」

身後的紫小姐的胸部碰到了我的背。但紫小姐對此毫不介意,儘力幫我穿長筒襪。

…………。……………………這、這是什麼情況……?感覺新的性癖要醒覺了……?

「……呼。差不多就是這樣了。現在站起來」

紫小姐對我露出微笑。臉、臉好近……!

「謝、謝、謝謝……!對不起,還要讓你幫忙……」

我按紫小姐的指示起身,把長筒襪往上拉,總算是穿上了。當女人真不容易……。哎,隻要習慣了就冇那麼麻煩了吧。啊啊……話說回來,心臟還是跳個不停。當然,我是第一次穿長筒襪,下半身被緊緊勒住的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啊,小桃換好了?那把髮網戴上,我給你化妝」

我看向向我搭話的櫻井同學,她的妝和假髮都已經整理完畢,櫻井同學Cos的角色,是主人公們結成的偶像團體『μ's』中胸部最大的關西腔學生會副會長『東城望』,不僅是衣服,連髮型、臉以及胸部都忠實還原了角色。

再看一眼一旁的紫小姐,她也準備完畢了。金色馬尾的假髮,擁有四分之一混血設定的學生會長『綾瀨繪裡香』。紫小姐很適合金髮……。給人一種極具氣質的美感。

櫻井同學開始給我化妝。緊張的我緊繃著臉。

化妝大概用了五分鐘。多虧離家前戀崎預先的處理,櫻井同學隻需把眉毛的顏色調整成適合假髮色就行了。

接著,我取出假髮戴上。我以前帶過一次假髮,這個還不算難。櫻井同學給我整理了髮型。

「已經準備好的各位請往這邊來~!」

在工作人員的催促下,我帶上行李移動到更衣室外,把行李放進寄存處。

「哦哦—!發現穗奈美的Cos~~~!」

「……!?」

離開寄存處後,我突然聽到這句話。轉眼一看……是一個穿著女裝的肥胖中年男性。他穿著白色襯衫和紅色褶邊迷你裙……該、該、該不會……是和戀崎一樣的『Love

Live!』的OP裡的服裝……!?

好、好、好滲人……!看他那頭黑色雙馬尾……難、難、難道……!Cos的是三年級的吉祥物『矢口妮可』……!?不、不要傷害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

「穗、穗奈美的Cos很棒喲~~~~!『Love

Live!』裡我最喜歡的就是穗奈美了~~。但、但我自己怎麼Cos都不還原,隻好Cos妮可了~~」

但你Cos的妮可也很辣眼睛!?而且我本以為這個女裝男要拜托我拍照,然而他對此隻字不提,自顧自的在那嘮嘮叨叨……。到底想乾嘛……?

「不、不不……不好意思……!」

這時,櫻井同學跑了過來。

「那個,她呢……馬、馬上要和我們拍照,所以……」

櫻井同學站在我身前掩護我。……難道因為戀崎不擅長應付男人,所以她才這麼做的……?明明櫻井同學也不擅長應付的……。隻見她緊繃著臉,聲音在顫抖。但為了保護戀崎,她還是鼓起勇氣站了出來……。真是個好人……。

「哦、哦哦~!這、這不是副會長嗎~~~!我、我很喜歡副會長喲~~!如、如果方便的話,一起聊聊『Love

Live!』吧~~?」

女裝Cos男看見櫻井同學的樣子後,更加興奮了,無視櫻井同學的話又開始嘰嘰喳喳。女裝男的視線,直直的……盯著櫻井同學的胸部。……這、這個女裝變態……!正當我打算開口趕走女裝男時。

「哎,不好意思喲,這兩位是和我們一起的,告辭了♪」

繼櫻井同學之後,紫小姐也來解圍了,她說完這句話後就拉著我和櫻井同學離開。

「哦哦哦~~~!連、連會長都在!三年級全員到齊了~~!請務必和我一起合影……」

「很抱歉請恕我鄭重拒絕」

「……!」

紫小姐帶著笑臉如此回答女裝男。但是……她的眼裡毫無笑意。

「紫小姐,太感謝你了!」

遠離女裝男後,我和櫻井同學對紫小姐表示了感謝。她身上充滿了熟女性的魄力……這個人真敢一臉可愛的拒絕彆人呢……。

話說回來,美少女真是不容易……。居然還要被那種可怕的男人纏上……說實話,這壓力也太大了?戀崎那傢夥平時在路上會被搭訕,參加Cosplay活動也會被宅男搭訕……明明討厭男人,真是討厭什麼來什麼……。

戀崎看起來是令人羨慕受人寵的大紅人,這是我原來的想法……但自從互換身體後,我終於明白這傢夥的難處了。

在學校被討厭她的女生罵,在路上和Cosplay活動裡被男人纏上……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戀崎經曆著這些困難。

互換身體前,我對戀崎的評價是『隻靠外表就能成紅人,太羨慕了』……我對說出如此膚淺評價的自己感到丟臉。其實我根本就不瞭解這傢夥……。

「哈……那個,謝謝你們兩位」

啊啊,明明活動纔剛開始,剛纔的女裝男已經把我搞得筋疲力儘了……。

「真是惹人嫌的人~。不過,小桃的穗奈美好可愛~~~!完全就是真的穗奈美—!」

櫻井同學盯著我看,隨後緊緊抱住我。櫻井同學的大胸脯貼住我的胸口……完全擠過來了。咕,戀崎……你平時被櫻井同學抱的時候都享受著此等福利嗎!雖然我剛纔對她的看法有所改觀……但還是很羨慕!

「啊,小豆同學,說到副會長……肯定少不了那個吧♪」

「咦?啊、啊啊……」

櫻井同學聽到紫小姐的話點點頭,下一瞬間……。

「壞孩子就要懲罰~!」

「咦……!?呀啊啊啊啊!?」

櫻井同學從我的身後用力揉我的胸!我不禁發出連我自己都冇聽過的怪叫。這、這、這是什麼感覺……!

對了,櫻井同學Cos的角色經常揉其她女角色的胸!

「唔嘿嘿……繪裡也要懲罰一下~!」

「呀—♥」

櫻井同學的手從我的胸部移開,一邊說著角色的台詞一邊揉紫小姐的胸部。紫小姐雖然發出悲鳴,但麵帶愉悅。櫻井同學也笑得很開心。雖說這是還原角色,但該不會……櫻井同學的本性也是如此?畢竟她的表情看起來就是那麼開心。

為什麼女生之間能夠如此親熱呢?就像昨天和笹川牽手,還給她喂東西吃,以及戀崎姐姐邀我一起洗澡一樣……。

「我們趕快來拍照吧~!難得這裡有五個人,我想拍張合影,不知道能不能拜托工作人員幫忙—……」

我們占了一處比較空的牆角,櫻井同學拿起單反給我們一個接一個的拍照。

「咦,那是……柏田同學?」

「……誒!?」

在拍照時,紫小姐突然有點驚訝地說。

我在這……?不可能吧……。

我順著她的視線向那邊看去……。

「……咦!?」

正如她所言……那邊真有鈴木……和我……但是……。

「呃……!?」

那人……真的是我嗎……!?

我一瞬間甚至認不出自己。

整理得非常整潔的黑髮,華麗的著裝。不管怎麼看……都是個帥哥呀!那、那究竟是個什麼鬼……!?

啊,說起來……戀崎說過要努力打扮得漂亮一點呢……那傢夥真的把我打扮得很亮呀!?而且她也太賣力了吧!?

我……要是努力整理自己的髮型和著裝,也能變成那種帥哥嗎……!?

仔細一看,那看著時髦的衣服,毫無疑問都是我自己的。隻要適當的搭配就能有那種效果……。戀崎,你牛……。

不過,為什麼戀崎和鈴木會在這……!?

我今天應該是約鈴木去秋葉原玩的……怎麼跑來Cosplay活動了?啊,該不會……鈴木想來看Cosplay,所以戀崎就陪他來了?

「戀……不對,柏田,你怎麼在這!?」

我向內在是戀崎的我搭話了。自己問自己問題感覺好奇怪,但現在冇心情在意這些。

「柏……戀崎,你冇看人家……冇看我的簡訊嗎?我給你發了的!」

「咦?簡訊……?」

我急忙取出包裡的戀崎的智慧機,打開簡訊畫麵。的確有。

『我和鈴木君兩人獨處……太緊張了我辦不到~!(>_場的瞬間,小燈就像瘋了似的大喊大叫起來,搞的我都聽不清電視裡的對話了。「小燈、你太吵了。都聽不見了。」之後在她的噪音騷擾下動畫終於播完了。嘛啊、也就是一般的有趣啊……說實在的動畫劇情因為小燈的破壞基本就冇怎麼看進去。為何那個黃毛帥哥一出來她就咋咋呼呼的不停啊。這傢夥腦子冇問題吧?不禁擔心妹妹起來了。「真讚呐!黃x黑果然是官配!萌死了~~!」「……哈……?」「黃峰君超主動的!超喜歡黑子的對吧!」看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