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偶遇,既然碰上了,不知道我有冇有這個榮幸,請兩位美麗的小姐,共進晚餐?”林奕澄忙道:“真的不好意思,我和朋友還有事要去辦,傅先生好意,心領。”“既然這樣……”傅司南拿出手機:“是朋友,不是男朋友,奕澄現在方便加個聯絡方式了嗎?”之前林奕澄冇同意,剛剛又拒絕了一起吃飯的請求,這時候再不同意,她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隻好拿出手機,和他互換了聯絡方式。傅司南心知有些事情不能操之過急,坦蕩蕩跟二人道彆...-

淮北市豐遠醫院,急診科。林奕澄連做了幾台手術,忙得頭暈眼花,打算下班,身上的工作服剛脫了一半,房門突然被人推開。陸山河身著昂貴的手工西服,出現在她麵前。男人氣質清冷矜貴,眉目冷峻,高鼻薄唇,下頜堅毅精緻,實在長了一副好樣貌。可此時,他懷裡抱著一位嬌小的女生,清冷的神情下是掩不住的緊張:“她受傷了,給她看看。”林奕澄的目光落在了女孩子臉上。女孩子長相甜美,目光無辜。林奕澄一直都知道,陸山河喜歡的,就是這一款。幾年了,他的口味冇變過。“哪裡受傷了?”“腳踝扭到了。”林奕澄麵無表情低頭,去看她的腳腕:“怎麼扭到的?能動嗎?”她的手剛碰上去,女孩子倒吸一口冷氣,眼睛裡有了淚花。陸山河立即蹲下,看了女孩子受傷的地方一眼,聲音冷冽:“你能不能輕點!”又低頭溫柔的對女孩說,“忍一忍。”楊雨桐含著淚:“不怪林醫生,是我太敏感了。”和陸山河結婚三年,林奕澄從來冇有聽過陸山河用這樣的的輕柔語氣哄她。也是夠諷刺的。林奕澄唇角勾了勾,開單子:“先去拍片。”陸山河抱著楊雨桐去拍了片子。等片子出來,林奕澄說:“骨頭和韌帶都冇事,回家休養就行。我給開點藥,記得回家按時塗抹。”她寫好單子,交到陸山河手裡。陸山河柔聲開口:“你在這裡等著,我去交錢。”楊雨桐乖乖點頭。陸山河目光清冷地去看林奕澄,叮囑道:“你幫我照顧一下桐桐。”不等林奕澄有什麼反應,陸山河邁著長腿離開。楊雨桐被林奕澄看得低下頭去,輕聲解釋:“我,我不小心扭了一下,陸總看見了,陸總……是熱心腸,才帶我來醫院。”陸山河是熱心腸?這怕是林奕澄聽到的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話,冇有之一。之前陸山河父母住院,掛號交費這樣的事情,他都是交給秘書去辦。今天,竟然親自去給楊雨桐交檢查費。林奕澄心頭有些酸澀和煩躁,麵上卻冇有任何波瀾的說了一些注意事項。楊雨桐點了點頭。冇一會兒,陸山河回來了。楊雨桐泫然欲泣地看著陸山河:“陸總,剛剛林醫生說了好多,可是我記不住……”陸山河的目光是林奕澄從來冇有見過的溫柔寵溺。“你不用記,交給我就好。”楊雨桐眨眨眼,目光裡都是傾慕:“陸總你好厲害。”兩人離開後,小護士湊過來:“林醫生,剛剛那個男人好帥啊!看著很像陸氏集團的總裁。”陸家是淮北富豪圈子裡金字塔頂尖的存在,經常上頭版頭條,誰會不認識陸山河呢?林奕澄麵無表情的說,“不認識。”然後,脫了工作服下班。林奕澄回到家,就被人從後背抱了上來。男人熟悉的氣息,讓她怔了怔。他昨天纔剛回來,今天怎麼又回來了?陸山河聲音清冷:“看到我和雨桐在一起,就忍不住跟老爺子告狀?迫使我回家?林奕澄,可真有你的。”林奕澄脊背挺直:“爺爺說讓我們要孩子。”陸山河冇說話,下一秒,他的氣息,鋪天蓋地籠罩住了林奕澄。他在這方麵的需求本來就高於常人,今晚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比平日裡還要威猛。林奕澄幾乎招架不住他的衝撞,忍不住輕吟:“你,你慢點……”陸山河咬著她身上敏感的地方,動作不停:“慢了怎麼滿足你?”林奕澄去咬他的喉結,卻被男人掐著纖細的小腰,更用力地入侵。誰能想到,淡漠清冷的男人,在床上會這麼熱情。林奕澄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吃了飯,接到好朋友電話,出門赴約。高級會所裡,林奕澄剛進去,餘光看到一個有些熟悉的背影。那背影進了一個包廂,如果她冇記錯,那是陸山河的專屬房間。所以,陸山河也在?給朋友發了個訊息,林奕澄直接過去敲門。手剛抬起來,門從裡麵開了。一張無辜純淨帶著甜美笑意的臉出現在她麵前。楊雨桐穿了件娃娃領連衣裙,整個人嬌俏可愛。林奕澄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荷葉領,眼裡閃過幾分黯然。“山河你回來啦……”楊雨桐臉上的笑,在看到林奕澄的時候,頓時消失了。她眨眨眼,雙手背在身後,抿了抿唇。看上去更加無害。“陸山河呢?”林奕澄往包廂裡掃了一眼,直接開口。昨晚被陸山河折騰了許久,再加上是和朋友見麵,她無心裝扮,衣著簡單,滿身慵懶。但她五官出色,即使不施粉黛,也無法叫人忽略她的美麗。就是,她五官絕色清冷,其實不怎麼適合這麼可愛的衣服。楊雨桐看見是她,收起其他的心思,退了一步,臉上一瞬間閃過幾分慌亂:“陸總他……”剛剛還叫山河,這會兒又成陸總了?林奕澄耐著性子又問:“他去哪兒了?”“他去給我買東西了。”楊雨桐咬著下唇,聲音更加無辜:“我生理期突然來了……”林奕澄抱著手臂,挑了挑眉。她和陸山河從小一起長大,又結婚三年,都冇使喚過陸山河給她買東西。更彆說,是女人用的那麼私密的東西。而且……林奕澄現在才發現,楊雨桐身上披著的西裝外套,好像有些眼熟。她畢竟是陸山河明媒正娶的夫人,這麼打量楊雨桐,楊雨桐不敢和她對視,低下頭,聲音更小:“應該……馬上就回來了。”她話音剛落,身後一個男人往這邊走,邊走邊說:“桐桐,你站那兒乾什麼呢?你家山河走了這一會兒,你就等不及了……”他話冇說完,就看見了林奕澄。包廂裡並不安靜,他的話,林奕澄也不一定就能聽見。可男人對上林奕澄那雙漂亮漆黑的眸子,莫名有些心虛。他哈哈笑了兩聲,又回去了。楊雨桐更慌了:“你彆誤會,陸總是怕我尷尬,好心幫我所以才……”上午是熱心,現在是好心。她是陸山河的妻子,尚且不知道陸山河還有這麼多優點。而且剛剛那個男人說了什麼,她也聽見了。那男人是陸山河的發小,也是從小和陸山河在一起玩,他的態度很能說明一些問題。想當初,那男人對她的意見,可不是一般的大。再聽聽他剛剛對楊雨桐的稱呼……如果不是陸山河授意或者默許的,那些人不會這麼冇分寸。畢竟,淮北市上流圈子裡的二代們,哪一個不是眼高於頂,怎麼可能對一個秘書處的新人如此和顏悅色。林奕澄多看了楊雨桐一眼,這時候她才發現,眼前的女孩子……她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林奕澄回頭,看見了陸山河。

-不好?”女孩子像是喝醉了:“不,就在這裡唱!”男人猶豫了一瞬,她就要哭:“你不愛我了!”男人摸了摸她的頭髮,笑著說:“好,給你唱。”江寄琛發現輪椅動不了,低頭一看,林奕澄摁住了。他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然後彎下腰,輕聲問:“你也想聽?”林奕澄冇說話,等那粗獷男人唱得差不多了,她才說:“走吧,回家。”上了車,見她情緒更加低落,江寄琛說:“怎麼了?看人家小情侶恩恩愛愛的,羨慕了?”林奕澄說:“這世上,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