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中削好的肉片放在了翻滾的紅湯中。肉片都是楚越特意吩咐人切得很薄。故而,一下鍋,那肉質就瞬間被紅湯染上了一層辣色。此刻在場的眾人都不由安靜下來,目光都集中在了楚越麵前的鴛鴦鍋裡。就連上方的唐帝也不由朝前伸了伸脖子。不過片刻,紅湯內上下翻滾的肉片就熟了。“好了,出鍋!”說著,楚越伸出筷子一夾,冒著淡淡辣香熱氣的肉片就出鍋了。“然後,再往配好的蘸料裡麵一涮——”隻見楚越將紅彤彤的肉片往事先配好的芝麻醬一...-

大唐帝國,太子東宮寢殿。

楚越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身無長物的躺在床上,身側還有一個絕色美人,腦袋頓時蒙了。

“殿下可是說,今天要一直陪著臣妾的~”

女子嬌笑一聲,伸出雪白柔軟雙臂便纏上楚越了脖子,順勢滑進了他的懷裡。

美人身無寸縷,豐滿的身子緊緊貼著在楚越的身上,絕美的臉蛋上一雙水眸媚眼如絲,似有千言萬語。

也就在這時,一股不屬他的記憶湧入腦海。

“楚越,十八歲,大唐帝國皇帝楚龍庭的第六子,為先皇後嫡出,出生既被立為儲君。”

他竟是穿越了?!

楚越本是華夏狼牙特種部隊最為精銳的特種兵王,為救人質,被敵人一槍爆頭,當場犧牲。

一睜眼,他竟成了這大唐的太子。

懷中趙姝兒,明麵上是太子的側妃,實際上是繼後以及背後家族精心培養的細作。

自從前身有了此女之後,行事越發荒誕暴虐,整日沉迷女色,甚至精神也越發恍惚。

楚越卻從記憶中發現,其實二人從根本冇有發生過關係。

想到這裡,不經意間看到床頭的小香爐,心中頓時瞭然。

楚越懷抱著女子嬌軟火辣的身軀,二人肌膚相貼,他眼中的**越燒越烈,呼吸也越發粗重。

他忍不住一個轉身將趙姝兒壓在了身下。

‘哐當——’

床頭的香爐被撞翻在地。

趙姝兒驚呼一聲,看到打翻熄滅的香爐臉色瞬間一變。

“等一下殿下,讓臣妾先將這香點上……”

趙姝兒伸手去推楚越。

楚越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反手就扣在頭頂。

“點什麼香?!冇了香料就不能伺候孤了?在香爐中的放些使男子動情致幻的香料,這點小把戲,你以為能瞞得了孤?”

說罷,楚越嘴角一勾,另一隻手就在嬌軀上來迴遊走。

趙姝兒身體不由一僵,不等她多想,下一秒楚越的大手已經卻襲上了她胸前的柔軟,大力的揉捏起來。

不一會兒,房間裡就傳出女子痛苦又嬌媚的喘息聲。

兩個時辰後,楚越吃飽喝足,一臉滿足的起身。

趙姝兒則無力的攤在床上。

雪白淩亂的床單上,一點血紅極為顯眼。

趙姝兒眼中是無儘的恨意。

她費勁心機保留清白之身,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可以回到九皇子身邊……

可如今這一切,全都被這個廢物給毀了!

“孤勸你最好老實一點!不要在動什麼歪心思!”

一個已經敗露的細作,已經不足為懼。

忽然,門外傳來一陣鄙夷的聲音。

“這太子殿下怎麼還在寢殿裡?!”

“此次大永帝國提出比武,一看就來者不善!眼下所有皇子已前往校武場,就差他一個冇到!”

“還不進去叫人!”

寢殿外被訓斥的東宮小太監連忙應聲。

然而不等他去扣門,下一秒,寢殿的大門忽然大開。

一身玄衣的楚越徑直從寢殿內走出。

“太、太子殿下?!”

難得的看到太子自己出來,小太監眼神一亮,瞬間大赦。

“殿下可算是出來了!那就趕緊隨咱家走吧~”

說完,張公公竟是直接轉身就朝宮外走去。

楚越雙眼微微一眯,隨後抬腳跟了上去。

此刻,皇家校武場上。

一口兩耳四足青銅鼎靜靜屹立在武場中央。

高座上,一身龍袍的唐帝楚龍庭端坐上方,麵色卻無比陰沉。

大唐的皇子朝臣們則紛紛低下頭去。

一旁的大永使團看著大唐眾人的反應,一個個反而趾高氣昂,麵上都是毫不掩飾的狂傲和嘲諷。

“我說,這都過去多久了,你們大唐有誰能舉得起這四足千斤鼎?倒是出來吱一聲啊?”

大永為首是三皇子南宮焱,他懶懶的看了一眼唐帝,語氣極為不耐。

“唐帝,不如還是趁早認輸吧,也省的浪費大家的時間。”

聽到這話,唐帝臉色更加陰鬱了幾分。

目光看向下方一眾武將。

“諸位愛卿,可有人願意上場一試啊?”

此話一出,在場的武將們頭埋得更低了。

唐帝眉頭狠狠皺起,指向最前方的禁軍頭領沈岩。

“沈岩!你去試試!”

沈岩一聽這話,頓時就兩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陛下饒命啊!臣武藝不精,這鼎臣實在是無能為力啊!”

唐帝聞言看向沈岩一臉恨鐵不成鋼,隻得轉而看向其他人。

“秦太尉,你……”

“陛下,老臣一把年紀……實在是有心無力……”

“李將軍……”

“回陛下,臣、臣這身板,是真吃不住那巨鼎呀……”

“……”

眼見一圈下來,竟無一人願意上場舉鼎,唐帝震怒,一手狠狠的拍在扶手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眾臣感受到天子怒氣,都羞愧的低下頭去。

“平常一個個鼓足了勁兒出頭,關鍵時刻,卻無一人肯為朕分憂!要你們有何用?!”

一旁的大永使臣們麵上輕蔑之色越濃。

“既然大唐無人舉得這巨鼎,按照我們之間賭約,大唐的嘉陵關……可就屬於我們大永帝國了!”

“反正以你們這身板,給什麼關也都守不住。”

南宮焱漫不經心的品著手中的茶,眼中對嘉陵關勢在必得。

唐帝心中一沉。

嘉峪關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是防禦大秦帝國的一道至關重要的屏障。

一旦此處被大永帝國得到……大唐危矣!

但要是不同意大永的要求,萬一大永發兵,吃虧的還是大唐。

眼下可謂進退兩難!

“不就是舉個鼎嗎?這有何難!”

楚越抬腳踏入校武場,一雙冷眸直直看向南宮焱,聲音中氣十足。

“孤來一試!”

眾人尋聲望去。

當看見說話的人是太子後,眾人眼中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唐帝看到說話的人竟然是姍姍來遲的楚越,眉毛更是狠狠一皺。

自己這個兒子是個什麼德行,他再清楚不過了。

從小就不學無術,他這小身板……能抬得起這巨鼎?!

“混賬!校武場豈是你胡鬨的地方?趕緊給朕回去!”

-是因為陛下的病穩定住了。”“隻不過……據說陛下的病,好像不是那些太醫穩定住的。”“他們連陛下的病症都冇診斷出來,怎麼治得好?!”楚越聽到這兒,雙眼微微眯起。他這便宜父皇究竟得了什麼奇難雜症?突然發作,又好的突然。而且,就連太醫院的所有太醫都診斷不出來?!楚越垂眸思索了片刻,心中越發覺得怪異。唐帝這病,來的著實有些蹊蹺。“對了……”楚越默了片刻,抬眼看向靜靜恭候在一邊的小李子。“你有打聽到父皇這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