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隨著與大永帝國相約的商定結盟的日子也越發接近。唐帝與朝中眾臣,就兩國盟約的內容、條件等也進行了多次商議探討。與此同時,另一邊被楚越派去調查雲聚軒底細、監視丞相張穆林的荊雲也回到了東宮。此刻,大唐皇宮。東宮,書房內。隻見楚越正坐於桌案前,目不轉睛的仔細看著擺在桌上的奏書。三日後,便是大永和大唐商定的結盟之日。而楚越身為大唐的太子,自然也參與了多次關於盟約內容條件的商討。此刻這桌案上擺開的奏書,正是唐...-

趙姝兒聽到楚越終於鬆口,答應自己可以留下來,頓時喜不自勝。

“殿下,您、您同意臣妾留下來了?”

楚越看向趙姝兒眉頭一挑,語氣頗有些戲謔道。

“自然,孤剛纔自己親口說的話,哪裡會有假?”

“更何況,趙侍衛不也說了嗎?”

“這次薊州遇害的受傷的百姓一定數量龐大。”

“那些隨孤一起來的太醫不過幾個而已,他們醫術再好,也難保嗎,忙的過來啊。”

“而你也會醫術,帶著你去薊州,就相當於多了一個醫者。”

“多一個醫者,就能救回幾個、十幾個、甚至是幾十、幾百個人命!”

“這可是有利於災情救治的大好事,孤冇有拒絕的理由啊。”

說著,楚越清冷的麵上冰霜退卻,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趙侍衛既然有這份救世救民之心,那孤當然要成全啊~”

聽完楚越這一番話,趙姝兒麵上笑意更甚,看向楚越的眼中更是冒出一道晶亮的光芒。

“臣妾、哦不,是屬下,屬下多謝殿下成全!”

趙姝兒一聽楚越同意了,立馬改了稱呼,麵上霎時也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殿下放心,屬下這一路就跟在您身邊,絕對不會讓殿下為難的。”

“等到了薊州,屬下也一定會儘自己所能,儘自己全力去救治那些災民!”

楚越聽了趙姝兒的話,看著對方臉上的堅定神色,微微點點頭。

“好,孤相信你。”

“那麼,等到了薊州……孤可就要多多仰仗趙侍衛了!”

這次,趙姝兒狠狠的點了兩下頭。

她自覺被楚越安排了任務,一瞬間感到自己的肩上也多了幾分責任。

要說之前,趙姝兒開口說自己留下的好處,隻是想要讓楚越留下自己的因素較多。

那麼此刻,她心中更多了幾分責任。

此時,趙姝兒留下的原因其實已經不僅僅是因為楚越了。

救治那些遇難受傷的薊州百姓,也成為了一個趙姝兒要去薊州的重要原因之一。

畢竟,她有這個能力,幫助殿下分憂,也可以救治那些百姓。

而與此同時,一旁的荊雲見到事情如此發展,也是愣了一瞬。

好傢夥,這上一秒殿下還言辭嚴厲的讓他將趙姝兒帶走,結果這一轉眼,他這親妹又給留下了?

這轉變要不還要太快啊。

“……這,殿下,您真就這麼同意了?”

“這回我們可是去薊州賑災的,那邊情況還猶未可知,也不知賢王那邊這回會有什麼動作……”

“就這麼將阿姝留下來,是否有些……”

荊雲看向楚越,麵上露出擔憂之色。

然不等他說完,趙姝兒就又狠狠瞪了一眼他,嬌喝一聲。

“哥!殿下都同意了!”

“我的醫毒可是從小就學了,而且連當初交我的師父都說我在這方麵天賦極高!”

“我知道薊州情況不好,可我這一身的醫毒術不是正好可以幫你們嗎?”

“你也真是的,有個人給你們分憂,你還不樂意了~”

趙姝兒最後說最後一句時,聲音雖小,卻是滿滿的吐槽。

可這聲嘟囔聲音是小,說話的人卻吐字清晰。

再加上撒三人都在密閉的馬車內。

因為,趙姝兒這最後一句話,全都清楚的流進了楚越和荊雲的耳朵裡。

荊雲一聽這話,雙眼一下張的老大。

哎?這小妮子……

他這個做哥哥怕她去了吃苦,好言相勸,想要為其再爭取爭取……

可結果這丫頭,反手就吐槽自己親哥!

這還不算,她還瞪他?!

哼!不識好人心,看他瞪回去!

下一秒,荊雲瞪圓了雙眼,然後猛地看向趙姝兒。

趙姝兒一見荊雲雙眼瞪圓了,她當即睜大了雙眼,毫不退縮的對上荊雲的眼睛。

楚越聽著二人的對話,目光在二人身上流轉。

看著這一左一右的兄妹,像兩個幼稚園的小孩似的大眼瞪小眼賭氣,楚越一手撫額,無奈歎氣。

“行了,你兩個也是,多大的人了,跟兩小孩似的賭氣瞪眼。”

楚越這話一出,果然剛剛還在大眼瞪小眼的二人當即回神,都有些尷尬的收回了視線。

“讓殿下見笑了。”

荊雲輕咳了一聲,以此掩飾尷尬。

而趙姝兒則是飛快的給了自個兒大哥一個白眼。

緊接著,她又迅速整理好麵部表情,坐的那叫一個端正。

楚越先是看了一眼趙姝兒,隨即又看向左邊的荊雲。

“荊雲,孤知道你心有顧慮,不希望姝兒受苦。”

“但她既然有這個能力,又願意幫忙,何況做的還是好事,有時候該支援的還是要支援啊。”

“況且,這次我們主要的任務是賑災和救治百姓。”

“除了對於海災連續性的猜測……其他的也什麼太大的危險。”

“隻要姝兒不離開孤和你的視線,那麼她就是安全的。”

“她是孤的妃子,難道孤還能讓她出事不成?”

聽到楚越這話,荊雲哪裡還有什麼意見。

“殿下這話說的,可真是折煞屬下了。”

“您都這樣說了,屬下自然是相信殿下可以保護阿姝。”

“一切就聽殿下的!”

聞言,楚越微微點頭,一旁的趙姝兒麵上立刻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那今後,除了平日,趙侍衛就跟著你一起跟著孤。”

“是!屬下明白!”

荊雲這回的語氣斬釘截鐵了許多。

楚越則是垂眸思索了一番,又再度抬眼看向趙姝兒說道。

“對了……你這回出來,東宮有人知道嗎?”

趙姝兒聞言,麵上頓時一怔,眼神又開始飄忽起來。

一看這模樣,楚越還有什麼不明白呢?

果然是自作主張溜出來的。

……罷了,其實他心裡已經想到了,剛纔詢問,也隻是想要再確認一番。

“雖然,孤已經允許你留下跟著我們薊州……”

“但是,你是東宮的側妃,也是上了皇家玉蝶上有身份的人。”

“一個好好的太子側妃平白無不在宮裡消失,一旦鬨大了,可不好收場。”

“蓮雲和小李子發現你不在了,也會著急的,還是得通知他們一聲。”

說著,楚越目光一轉,落在了荊雲身上。

“荊雲,立刻讓雲衛傳信到東宮,說明情況,莫要讓他人發現端倪!”

“遵命殿下!”

-們這些茶農的時候,眼中、臉上依舊會露出一絲輕蔑之意。他們……都是看不起悠州人的。然而,今日這個青年卻不是。一個會向茶農行禮說抱歉,並給予他們尊重的人,這樣的人品,怎麼會做出坑人的事呢?!“……哎,罷了,這次是老頭子太以偏見看人了!”“這娃子這般有禮,應是個好的……”劉老這麼說著,但是看著楚越越發遠去的背影,有心想要叫楚越回來,卻又顧忌的麵子,始終張不開口。一旁的李小河見狀,也看出了劉老的彆扭,當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