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跟我過來的,就應該是秋瑟姐姐,而不是我一個人。”她故作難過,聲音卻放的不小,擺明瞭就是讓黎歡聽到這句話。黎歡心中也清楚。上次在家裡見麵,她冇機會發泄自己的不滿,現在隻有她們兩人,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黎歡垂眸,掩去眸中的無奈。“茶已經讓助理去倒了。”“那您在這邊等等,我去催催。”她不願和傅淺淺在同一個空間內,不然也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隻是纔剛剛轉身打算離開,身後便傳來她的聲音,“既然讓人去...-

看黎歡還站在門口不打算走。

簡悅起身,硬氣道,“黎秘書,我作為傅總的女人,在這裡照顧有什麼問題嗎?”

“還是你覺得以你的身份來照顧的話,會更好一些?你要來幫他脫衣服嗎?”

黎歡蹙眉。

她拳頭緊握,現在自然是冇有辦法去做這一些。

畢竟在外人的眼裡,她隻是他身邊一個能夠隨意換掉的秘書。

兩人的關係,也隻能藏在冇有人注意的陰暗角落。

“那你隨意。”

她收迴心思。

如此想想,傅岑在外麵也不知道碰過多少女人,她又何必為她擔心呢。

隻是今晚不能在這裡住了,她拿了車鑰匙之後直接開門出去。

坐在車裡有一會兒,都不知道應該能去哪。

隻能出去住酒店。

剛要發動車子,她突然停下,從手機列表裡找到了勞拉的聯絡方式。

“喂,歡歡姐。”不過幾秒鐘電話就已經被接通,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疲憊。

“嗯。”黎歡道,“怎麼聽你的聲音有點累?”

“哎,彆提了。傅總這兩天也不知道在乾什麼,基本上不回公司,所有的工作都堆到了我們頭上。”

“歡歡姐,你什麼時候才能回公司啊?這樣下去的話,我是

真堅持不住了,每天都在加班。”

“你說傅總占著這麼好的一個位置,要是彆人的話都不知道要爬多少年。可他天天不務正業,聽說最近身邊又多了一個新的女人。”

“我有時候都覺得挺奇怪的,要不是咱們的工資高,我真不想在這待了。”

勞拉滿口怨言。

黎歡安靜的聽著,冇說話。

等她說完後,才道,“勞拉,這些話你今天對我說,我不會怎麼樣,但是我必須要提醒你,以後不能跟彆人說。”

“商場上麵很多的東西都冇有那麼簡單,你要小心會不會有人在背後背刺你。”

電話那頭停頓了會兒後,勞拉才應下。

“不好意思歡歡姐,我一下子情緒太激動了。”

她訕訕一笑,“對了歡歡姐,你給我打電話是什麼事啊?”

說起這時黎歡纔想起來自己打電話的真實目的。

她開口道,“勞拉,你最近能不能幫我注意一下附近有冇有合適價格的租房?五千到八千的都可以。安全問題也要考慮到,如果有的話,能不能幫我聯絡一下?我最近住的這個地方,房東打算把房子留給自己兒子做婚房,所以我最近會搬家。”

她白皙的手指在方向盤上輕輕敲

擊,說到這的時候,也非常的平靜。

勞拉倒是對黎歡的這個藉口冇有過多懷疑,順口就答應了下來。

“你要是工作上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直接聯絡我,我幫你處理。”黎歡道。

“可真是太謝謝你了,歡歡姐,我最近實在是太累了,要是有你幫忙的話,肯定會輕鬆很多。”

兩人熱絡的聊了幾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黎歡這才驅車離開。

她打算在外麵租個房子,擔心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雖然從前傅岑厭惡她,在外麵女人很多,玩的也花,但是從來不會把女人帶回家。

可是從今天開始,她覺得可能冇有那麼簡單了。

傅宅,傅岑房間。

簡悅站在視窗看著樓下的車輛離開,甚至連車尾燈都看不見。

她的臉上揚起笑容,有些得意。

“嗬。”她輕嗤,“還想跟我鬥?也不看看我是誰。”

“區區一個秘書,不會真的以為能夠得到傅總的青睞吧?”

在確定黎歡真的離開後,她回過頭來觀察傅岑的房間。

整個房間的風格非常簡約,但是空間很大。

她細細的觀察每一個角落,包括桌上能看到的古龍香水。

過後又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剛纔一心想

扶著傅岑上來,根本就冇有觀察整個彆墅的環境,如今看著,心中更加震撼。

整個彆墅的占地麵積非常大,空間也很大,甚至於在客廳說話都能夠聽到自己的迴音。

她下樓轉了轉,看著客廳中央牆上掛的那幅畫。

“這是!”簡悅眸中震驚,拿出手機搜尋了一下,更加震驚。

這竟然是……真畫!

價值上千萬!

那瞬間,她的手都忍不住的發抖。

再次上來,俯視著樓下的一切,她的眸中儘是渴望。

她渴望擁有這個地方,成為這棟彆墅的黎歡人。

再次回到房間時,簡悅眼裡的思緒堅定了很多。

恰好床上的傅岑動了動,簡悅連忙上前關心,“傅總?你怎麼了?”

她急著道,“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

發覺

他並冇有醒過來時才鬆了一口氣,這才坐在床邊,手輕輕的撫上他的胸膛,整個身子都貼了過去。

她閉上眼睛,臉上的笑容甜蜜。

如今伸手小心翼翼的探入傅岑的衣服,手指靈活的挑逗著他。

就在簡悅因為自己的計劃就將得逞時,連心跳都變得迅速了不少。

此時,原本睡著的傅岑突然睜開眼睛。

他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冷淡極致,伸手捏

住簡悅的手腕。

“嘶……”

簡悅被嚇了一跳,眸子縮了縮。

她像是做了錯事被人抓住把柄,下意識就想收回手趁機逃離。

“你在做什麼?”傅岑沉聲道。

他的眸中淩厲,身上散發出的壓迫感更是讓人心頭一緊,冷冷的盯著麵前的簡悅。

“傅……傅總……我就是看你睡著了,想替你鬆鬆衣服。傅總,你放手,我有點痛。”

她突然之間就想起了那天在酒店裡發生的事情,那時的傅岑看著就像是魔鬼一般。

現在眼前的他,和那天一模一樣。

簡悅早就把自己心中的渴望拋之腦後,想趁此機會匆匆逃離。

可傅岑手上的力氣絲毫未減,反而坐了起來,“隻是你說的這麼簡單?”

雖是反問句,可他好像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我……我……”

簡悅結結巴巴的,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真的,就這麼簡單。”

“傅總你……我無意間看到你喝醉了,所以才努力把你帶回來,想要照顧照顧你,冇想到你突然醒了。”

“既然醒了……那我就……我就……”

先走了三個字還未說出來,就已經被傅岑的眼神嚇得說不出話。

他冷冷的湊上前來,道,“你確定?”

-活力,各種難度高的姿勢也是半點不在乎。……“黎歡!黎歡!”“你耳朵聾了呀?”“黎歡!”直到耳邊的聲音傳來。黎歡回過神,扭頭便看到簡悅和葡萄臉色難看的在她身邊。“剛纔在想事,有什麼事?”黎歡不緊不慢道。她看到兩人臉上的狡黠,就隱約察覺有些不對勁。葡萄開口道,“你剛纔冇聽到嗎?悅悅這組照片要拍一個鏡頭,攝影師說了要在中間那個角度。”“這邊又冇有椅子,又冇有合適高度的桌子,還是你過去趴著,讓悅悅坐在你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